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四二章 势成
  沈溪提出创办军事学堂的构想,对此大臣们都保留看法,但因朱厚照乾纲独断,而邀请沈溪回朝的主要目的也是对抗刘瑾,因此大殿里一片沉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武将那边却觉得没什么。

  因为就算大明没有专门的军事学堂,但自从举办武举以来一直要考核兵法韬略,行军布阵,现在不过是把自学变成学堂学习罢了。

  文官们悄悄打量谢迁。

  既然沈溪跟谢迁一起入朝,那沈溪的提议谢迁必然知晓,这会儿如果要提出什么意见,自然谢迁出来说话最合适。

  可他们低估了谢迁的忍耐力。

  谢迁是什么人?他自居发掘沈溪的“伯乐”,怎么可能打自己的脸,轻率地站出来表态?此时他想的是:

  “虽说姜是老的辣,但我不服老不行了,沈溪小儿虽然看起来行事偏激,但他想出的鬼点子无人可比,对于未来的预见他也比我强太多,他说要怎样我听他的就是!”

  屠勋等人非常着急,他们都希望谢迁站出来说话,但等了好一会儿发现谢迁伫在那里跟块石头似的,任凭别人怎么瞅他,就是巍然不动,没有提出任何意见,这些人暗自瘪嘴:“谢老儿又开始装死了!”

  朱厚照赞同沈溪所提建议,见没人反对,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既然众卿家都觉得沈尚书所提成立军事学堂之议没有任何问题,那事情便如此定下来。军事学堂隶属于兵部,归沈尚书管辖,诸位没意见吧?”

  在场还是没人说话。

  但朱厚照为了表现自己很民主,还是要征询一下特定人等的意见,比如说英国公张懋,毕竟眼下是张懋掌兵。

  朱厚照打量张懋,问道:“老公爷,您认为这件事如何?”

  张懋是个老狐狸,不想牵扯进朝廷派系斗争中,笑呵呵道:“老臣认为沈尚书所提构想……基本可行,哈哈,既然陛下觉得合适,老臣赞同便是。”

  说“基本可行”,意思是尚有改进之处,如果回头这提议被否决,他张懋也不会觉得丢人。

  不但张懋会当墙头草,外戚张氏兄弟也跟张懋态度一样,因此当朱厚照目光扫过来时,张鹤龄赶紧出列:“臣同意陛下之议!”意思是我们只支持陛下,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管。

  朱厚照满意点头:“既然连英国公、寿宁侯都表示赞同,想来这件事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之后朕便给兵部调拨……五万两银子用来组建学堂,沈尚书,这笔钱应该够用了吧?”

  听到“五万两”的额度,刘瑾又开始一阵肉疼,不过他在心疼之余稍微想了一下:“上次给沈家修宅子那一万两就是我掏的腰包,心疼得我两三天没睡好,这次为朝廷组建军事学堂,没理由也要我来出银子吧?”

  沈溪道:“回陛下,臣认为用不到那么多银子,开办军事学堂,并不需要专门聘请先生,只需印刷些书籍,还有找个合适的场地和学舍,臣认为前期在兵部衙门或者五军都督府开办便可,如此方便将校进出,无须另行找寻场地,增加开支……所有支出算下来,有个两千两银子足矣!”

  听到沈溪给出的数字,在场大臣都松了口气。

  他们不是为朝廷开支发愁,而是为自己部门的预算忧心。

  如果朝廷给了兵部五万两额外银子修建什么军事学堂,那意味着这笔银子要从别的衙门克扣,毕竟每年各衙门的预算相对固定,现在沈溪只需要两千两银子,那对各衙门没什么影响。

  朱厚照很满意沈溪的态度,赞许道:“还是沈尚书懂得精打细算,既然这件事朕已全权委托给爱卿,那这件事就交由爱卿安排,至于让什么人进入学堂学习,那也由沈尚书您决定!不过……朕希望偶尔能到学堂旁听一下……”

  大臣们原本就已经满腹意见,听到朱厚照这话,乾清宫内气氛突然又有短时间的凝滞。

  所有人都看向沈溪,目光不再是质疑,而是带着一种复杂难明的情感。

  朱厚照居然提出要进军事学堂读书?

  这可是天大的奇闻!

  熟悉皇帝的人都知道,这是个从来都不爱学习,甚至可说不学无术的少年天子,自打登基以来,朱厚照成天吃喝玩乐,朝政全部丢给一个阉人处理。

  但现在沈溪要建军事学堂,朱厚照竟然主动提出要去当学生,这让人不由浮想联翩,明白为什么谢迁不出来反对了。

  “沈之厚提出这构想,应该跟谢于乔商议过,或许二人都看出陛下尚武,若提出如此国策,可以让陛下把精力从吃喝玩乐转移到对外族用兵上,虽然这对大明来说未必是好事,但对于皇帝才能培养上,却绝对是一着好棋,可以让陛下近贤臣而远小人!”

  之前很多人对沈溪和谢迁非议,随着朱厚照这句话彻底改变。

  每个人都觉得沈溪非常高明。

  看起来是提出对鞑靼人用兵,但其实却是利用皇帝的信任,让其兴趣转移,从而达到让皇帝疏离刘瑾,亲自打理朝政的正确道路上来。

  沈溪听到朱厚照所请,点头道:“两年后,陛下作为大明军队最高统帅,御驾亲征漠北,一切都要以陛下为主导,确实有必要强化领兵才能,如此方可率领我大明军队封狼居胥,凯旋而归。”

  “臣认为陛下应该进入学堂读书,不过陛下乃九五之尊,去做学生显然不那么合适,无论是微臣,还是未来学堂里那些讲习,都没有资格做陛下的先生。”

  朱厚照一脸着急:“没事,沈尚书,你本来就是朕的先生,当初在东宫时,你便曾教授朕军事上的知识,如今你再做朕的先生,再合适不过。”

  经过这番君臣对话,大臣们终于了解到许多宫中秘辛,明白二人渊源,看向沈溪的目光变得无比热烈。

  沈溪道:“陛下当以祭酒身份入学堂为好,不过由于学堂学的是军事,为了跟国子监区别开,祭酒就叫做校长好了……不知陛下是否愿意做大明军事学堂的校长呢?”

  朱厚照有些迟疑,屠勋赶紧出列反对:“陛下,您乃富有天下的天子,不适合担任……”

  “没事没事。”

  朱厚照最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称呼,听到什么“校长”的名头,高兴得不得了,笑呵呵道,“既然国策是由朕和沈尚书一起制定,而且朕还把主导权交与沈尚书,那只要沈尚书提议合情合理,朕便无条件听从。”

  “沈尚书,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朕出任大明军事学堂校长,待学堂开课,朕会亲自前往上课,除了听讲外,朕还会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教授给我大明将士!哈哈!”

  在场大臣面面相觑。

  乾清宫内最年轻的两个人,完全主导了朝会走向,朱厚照和沈溪一唱一和,其他人连嘴都插不上,实在憋屈。

  在场一干人中,最恼火的莫过于刘瑾。

  刘瑾千方百计控制朱厚照,没想到苦心经营那么久,沈溪回来一天就给改变了。朱厚照对军事学堂兴趣之浓厚,似乎比对豹房更甚,这让刘瑾担心不已。

  君臣各怀心思,不过有一点确定下来,那就是正德朝将开始推行一个为期两年的基本国策,在此基础上会衍生出很多东西,而这一切的主导者非把持朝政的刘瑾,而是刚刚回朝的沈溪。

  到了这个地步,朝会已经没办法继续下去了,就算有人原本想奏禀什么事情,也无心再说。

  每个人都在思考,两年后皇帝就要御驾亲征,能打败鞑靼人还好,若是失败,是否会步当年英宗的后尘,实在是难说。

  “别是沈之厚误我大明啊!”很多大臣如此想。

  ……

  ……

  朝会在朱厚照和沈溪的表演中结束,朱厚照兴致很高,他已经许久没对朝廷的事情如此热衷了。

  只是他的热情让大臣们感觉惶恐不安,熊孩子分明是想穷兵黩武,甚至要以大明江山基业来“胡闹”,而帮凶则是沈溪。

  出了乾清宫,谢迁跟沈溪一同往宫门而去,大臣们对着二人背影指指点点,没一个愿意跟上去打招呼。

  沈溪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远远跟在后面的屠勋等人,谢迁拍了他肩膀一下,安慰道:

  “朝臣对你什么意见,你不用太过在意,只要老夫觉得妥当便可。这件事你已经尽力,就算你提出国策有所不妥,老夫也会为你撑腰,你只管放心大胆做下去,有老夫在内阁,没有人可以影响你!”

  沈溪笑了笑,道:“看来学生得好好感谢谢阁老的支持!”

  谢迁扁扁嘴:“你这话要是真心实意还好,就怕只是敷衍应付了事。此番你回京,提前没跟老夫打招呼,到京后又径自去找陛下,谈出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你要知道,多少人在看着你,你若不想身败名裂,最好能够规行矩步。”

  看到沈溪一脸的不以为然,谢迁叹了口气,摇头道:“唉,也罢,让你规行矩步,比登天还难,你便放手去做事情。两年内出兵鞑靼,这可是你对陛下的承诺,若两年后战事出现差池,你恐怕就要遗臭千古了!”

  此时谢迁就跟个老古董似的,嗦嗦,说的话没有丝毫建设性,除了恐吓就是警告,让沈溪一阵无语。

  沈溪心想,你谢老儿还有脸说要给我撑腰?却不知是谁因心灰意冷要离开朝廷回去当闲散之人?现在朝中出现的新气象,还不是我一手推动的?我知道事情的轻重,更明白其严重后果,不会无的放矢。

  尽管沈溪腹诽不已,但他还是保持了对谢迁的尊重,毕竟谢迁算是如今朝中跟刘瑾相斗的一股清流。

  如果连谢迁都告老还乡,那沈溪谁都指望不上了。

  谢迁可是一朝首辅,曾经开创大明弘治中兴的关键人物,能力方面毋庸置疑。而且,不管是皇帝朱厚照还是张太后,对谢迁都有足够的信任,许多事情他不方便说的时候,由谢迁代劳,再好不过。

  出了宫门,谢迁提醒:“兵部衙门你暂且别去了,先回府看看吧。自打失火后,这几日你府中都一片风声鹤唳,你若不归,家里人不能安心。至于兵部那边,老夫替你走一趟,为你铺垫一番。”

  沈溪看了谢迁一眼,尽管觉得这样做不那么合适,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谢迁的安排。

  离家日久,他也想早些回去看看。

  ……

  ……

  出宫人群中,有两人落在最后面,一点儿都不显眼,交头接耳说着关于沈溪的事情。

  此二人便是外戚张氏兄弟,先前朝会上除了附和皇帝的意见,他们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但这不代表他们心里就很舒坦。

  这次沈溪的目的他们看得清楚明白,就是利用军事吸引皇帝的注意力,独树一帜,跟刘瑾分庭抗礼。

  张延龄道:“……沈溪这小子刚一回来就做了笔大手笔,他说要建什么军事学堂,那以后不是会损害我们的利益?是否需要去跟姐姐说一声,让姐姐设法阻止?”

  张鹤龄白了弟弟一眼,道:“有这个必要吗?你也不想想,沈溪现在多得陛下宠信,若贸然跳出来跟他作对,引起陛下反感怎么办?况且现在刘瑾在朝中势力太过庞大,难得有沈溪站出来跟刘瑾对抗,这对我们来说是大好事,可以坐山观虎斗,等他们斗出个结果,我们出面收拾残局便可。”

  张延龄一脸不以为然:“大哥所说残局,不会是两年后对鞑靼之战兵败垂成,甚至连大明京师也沦陷,你我兄弟出来拯救江山社稷吧?”

  “大哥,现在已经到了我们选择站边的时候了,我觉得,不如把刘瑾收揽麾下,这样姓沈的小子就闹不出什么花样来。”

  二人谈话间出了宫门,远远看到沈溪和谢迁分道扬镳,谢迁前往六部衙门,而沈溪则上了马车,似乎回家去了。

  张鹤龄一脸深沉,最后他猛地回过神来,看了弟弟一眼,道:“刘瑾是什么人你不知晓?你有把握能将他收揽麾下?这远比收拢沈之厚困难……”

  张延龄笑道:“大哥,我看未必,刘瑾再怎么嚣张,也只是阉人,只能靠陛下对他的信任才能揽权,但现在沈溪回来,他已然失势,这个时候我们主动向他示好,事情未必便不能成功。”

  张鹤龄听到后没有马上驳斥自己的弟弟,认真思索一番,道:“那你派人去试试……哦不对,你暂且先别尝试,看看沈之厚把这什么基本国策实施成什么样子再说……陛下或许只是一时热度,没人知道陛下能将热情维持多久,刘瑾在没有遭受挫折前,对于我们的示好恐怕不会领情。”

  张延龄点头:“我明白大哥的意思了……先看看沈溪怎么做,等真做出了成绩,刘瑾那边惊慌失措,感觉穷途末路时,我们再出面帮他一把?”

  “嗯。”张鹤龄点头。

  张延龄道:“大哥,你说的固然有理,但就怕那时沈之厚闹出的阵仗太大,莫说刘瑾,就算你我对此也无能为力,那当如何?”

  张鹤龄冷笑不已:“沈之厚没有通天的本事,只管让他放手去做,不过是两年时间……我们完全可以等,你要知道,这大明江山始终姓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