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穿越时空 >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秘密会面
  紧赶慢赶,萧霓一行人还是如期到达了晋国都城不远的一处小镇上,当日她即下令休整不再赶路。``し

  “永阳公主,怎么不走了?”晋国那位肥胖使者满脸焦急地问,这都快要到都城了又不走,这楚国公主不会是想毁约吧?

  萧霓瞥了他一眼,“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话一出,晋国使者立即识趣地收声,表情悻然地站在一旁,他现在有求于人,哪敢与萧霓唱反调?

  他现在就怕她临时退缩,毕竟一路行来得到的消息都令人发愁,严家被御林军包围不准进出,严皇后那边也没有任何指示,他的心几乎都要沉到谷底,只怕自己的家人现在日子也不好过。

  萧霓也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这晋国使者的胆子并不大,她也犯不着吓唬他,刚吩咐完禁十事情,就看到上官旭急匆匆上来,“怎么了?”

  “晋国皇帝派人前来迎接。”林雪琪抢先开口,并且一副感兴趣的样子看着萧霓,看来他们这一行人的行踪,晋国使者都知之甚详。

  上官旭不悦地看了眼自家师妹,方才看向萧霓道:“晋国皇帝的人约摸三个时辰内就会到达。”

  “完了完了,永阳公主,这该怎么办?我国皇帝一向看严家不顺眼,如今严大将军又成了这模样,他只怕不肯善罢甘休。”晋国使者立即抱头衣嚎,皇帝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要快得多,简直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萧霓仍旧一副淡定的样子,“我们没有刻意隐瞒行踪,贵国皇帝知道也在情理当中。”

  若连这样的掌控力都没有,那这晋国皇帝早就被人推翻下台了,依她看在这场角力中,晋国皇帝之所以现在占了上风,一是严宇突然出事,严家反应不及;二就是想拖等她到来,这才给了晋国皇帝可乘之机。

  “永阳公主,皇后娘娘那边……”晋国使者最为担心还是严皇后的安危,严家两大支柱就是严宇兄妹二人,若连严皇后也倒下了,那他也得跟着严家一块儿完蛋。

  “你且放心,在与贵国皇帝接触之前,我会先与贵国皇后会一会面。”萧霓接过上官旭递过来的茶水轻茗了一口,一脸仿佛此刻天气颇好的样子。

  晋国使者眼前突然一亮,“永阳公主知道皇后娘娘被关在何处?”

  萧霓笑了笑,未答。

  有百晓阁阁主上官旭在,她不至于连这点消息也收不到,晋国皇宫还没有她楚宫来得防守严密。

  “你真的要去?”上官旭不太赞成地道。

  晋国皇宫最近加强了防守,尤其关押严皇后的那处小宫殿更是滴水难进,他不太希望萧霓去冒这个险。

  “无防,我心里有数。”萧霓给上官旭一个安抚的笑容。

  一旁的林雪琪见状,冷哼了一声,就算心理知道他俩不可能有什么暧昧情愫,但她仍旧不高兴看他俩互动。

  “让雪琪跟你一块儿去,她使毒虽然比不上她师父,但也聊胜于无。”上官旭突然道。

  “师兄!”林雪琪跺了跺脚,有他这样当人家师兄的吗?

  萧霓本想拒绝,区区一座晋宫,她自信可以安全来去,不过看到林雪琪那跳脚的样子,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唇边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也好,这就麻烦林姑娘陪我走一趟了。”

  “我才不去。”林雪琪怒道,她当她是什么人?她的手下吗?

  “林姑娘是不是怕了晋国皇宫的防守?若是那我也不强人所难……”

  “笑话,那晋国皇宫算什么?我一阵毒雾过去,就能把他们全放倒……”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林姑娘了。”

  萧霓立即笑眯眯地给她摊派工作。

  “我……”

  林雪琪正待拒绝,就看到自家师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师妹就走一趟吧。”

  她这才瘪了瘪嘴一脸不高兴地道:“看在师兄你的份上,好吧。”

  晋国皇宫虽然比不上三大国皇宫恢宏大气精美异常,但也颇具自身特色,最近更是守卫森严了许多。

  某处楼阁之上,一位身着华衣的年轻女子正执酒杯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眼睛却是嘲讽地斜睨向缓步走进来的男子,“这深更半夜的,皇上不去搂美人,到我这冷宫做甚?”

  “你别给脸不要脸。”男子动怒地几步上前毫不留情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你那好大哥离死不远了,严青玉,你别给我耍花样,不然……”

  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名唤严青玉的女子讥笑一声,直接就将还没吞下的酒水喷向对方的脸上。

  晋国皇帝不察被她喷了一脸酒水,伸手抹下酒水,本来阴沉的俊脸更是现出凶厉之色,“严青玉你找死?”

  “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折磨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严青玉冷笑,随后似醒悟道:“我忘了你他娘的就是个懦夫……”

  话还没有说完,晋国皇帝就甩了严青玉一耳光,看到她嘴角流血满眼恨意地看着自己,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快意从胸腔溢出,“别以为朕不敢杀你,你们严家把持朝政,朕绝不会放过你们,朕要让你看到严家满门抄斩断子绝孙……”

  他曾经对严家有多畏惧,心理就有多憎恶,以前是无可奈何,现在没有严宇支撑,严家也不过尔尔,是他案上任宰的肉。

  严青玉看着他那张让她倒尽胃口扭曲的脸,眼里的不屑与轻蔑越来越多。

  晋国皇帝看着这样的严青玉,愤恨地又狠甩了她好几个耳光,毫无还手之力的严青玉瞬间被他打得鼻青脸肿,不过她眼里依旧盛满毫不屈服的目光,看得晋国皇帝心里窝的火就越来越大。

  夫妻二人恨不得杀了彼此,可他们也知道现在将对方弄死自己并没能得到太多好处。

  晋国皇帝发泄完愤恨的情绪,甩手离去时还不忘狠踢严青玉一脚,看着她倒地不起,这才觉得心理舒爽不少。

  “娘娘。”一旁的宫女这才敢上前去扶起严青玉,看着伤痕累累的自家主子,眼里不禁都含着泪水,皇上太过份了。

  “我没事。”严青玉抚了抚疼痛的脸庞,努力忽视身上传来的痛楚,“有外面传来的消息吗?”

  其中一个稍年长的宫女轻摇了摇头,“最近皇上派来的人守得太严,消息没法传进来,不过按时间算,楚国的永阳公主应该将至。”

  严青玉接过宫女递过来的帕子擦去嘴角的血水,想到家中的寡母等人,心里不禁焦灼万分,自从哥哥出事后,晋国皇帝的反扑一次比一次强烈,若不是他还顾忌着严家军的存在,她相信他是恨不得立即送自己到地府去。

  “想法子与外面取得联系……”她暗声吩咐,怕隔墙有耳。

  正在她与一众心腹宫女相商之时,突然自半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初次会面,严皇后。”

  “谁?”严青玉立即竖起寒毛,谨慎地抬头,眼里满是戒备之意。

  随着声落,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好歹她也出身将军府,打小也是个胆大的,定了定神后,她开始细细地打量这突然出现的两个黑衣人,看身形应该是女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缓步走向她,随着她的步伐靠近,蒙面的黑巾也渐渐被那人随手扯开,随后露出一张美艳至极的脸庞。

  这女人严青玉并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她猜出对方的身份,毕竟对方身上的贵气与威严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她渐渐坐直身子,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永阳公主。”

  话里并无疑惑之意,显然对自己的认知十分的自信。

  萧霓微微一挑眉,这严青玉有点意思,竟然只凭一眼就肯定她的身份,低头看了看她那张满是伤痕的脸,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笑问,“你就不怕我是冒充的?”

  “公主说笑了,公主毕竟是龙子凤女,身上的气势必与旁人不同。”严青玉示意萧霓坐在她的对面,然后朝自己的心腹宫女道,“上茶招待贵客。”

  “娘娘,我们这里并无……”

  好茶二字并未出口,严青玉就打断道:“拿出我们手中最好的便是,相信永阳公主定不会嫌弃。”说完,她朝萧霓露出一个笑容。

  萧霓微微点了点头,依她刚才看到的,严青玉被软禁于此,怕是不少生活用品都被苛扣了,这晋国皇帝如此为难一个女人,还是他的妻子,实在没风度至极,连她父皇都比不上,至少她父皇将蔡氏打入冷宫二十多年,生活用品上的供应还是十分充足的。

  严青玉与萧霓问候了一番,这才把目光看向另一个来者,这也是个女人,长相却逊色萧霓太多,看着还有几分江湖草莽气,实在不像是萧霓会结交的人,不过就算心里有疑问,面上却是半分不露,“姑娘,请坐。”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她采取了一个保守的称呼,别说如今她有求于人,就换做往日高高在上的皇后身份,她也不会出言令对方不快。

  林雪琪对着严青玉的脸看了半晌,嘴里发出啧啧之声,没看出那个皇帝居然还是个打妻子的货,实在没风度至极。

  出于同情,她从怀里掏出伤药递给严青玉,“给你。”

  严青玉一愣,她这里缺医少药,每次晋国皇帝在她这儿发泄了情绪后,她都只能靠撑过来对付,此刻看到别人眼里的同情,她不禁苦笑一下,并没有拂了林雪琪的好意,伸手接过,“谢过姑娘。”

  林雪琪看她没有摆架子,方才对这严皇后有了几分好感,屁股却是不客气地坐到了萧霓的旁边,“你让让。”

  严青玉听到这明显比萧霓年轻几岁的姑娘说话十分不客气,心下对她们的关系十分好奇,但出于礼节她一字不问。

  萧霓对林雪琪的不客气并没有什么不满,这一路走来,她对上官旭这师妹倒是改观了几分,这小姑娘若是毛撸顺了,性子其实也不坏,就是过于自我与任性才让她看起来并不好相处。

  遂屁股挪了一下,任由林雪琪坐在她的旁边。

  “公主,我哥哥他……”严青玉一提到兄长严宇,眼睛就开始发红。

  萧霓愧疚道:“不瞒你说,令兄的伤势没什么起色,不过你放心,倾我所有,必定要寻到名医救严大将军的性命。”

  “公主无须愧疚,我哥的性子我了解,他这人一向正义至极,那会儿他选择出手救令子就必不会后悔。”严青玉轻声道。

  知悉兄长受伤不醒的消息时,她不是没怨过兄长多管闲事,犯不着为了俩黄毛小儿搭上自己的性命,只是时间一长,她也明白兄长疾恶如仇的性子,那份埋怨渐渐也就消散了。

  随后想得更多的时失衡的局势,她那皇这丈夫是凭借严家的权势登基的,只是登基前后就像换了个人罢了,无论她严家如何做,他都能找到理由憎恨厌恶严家,乃至在她的吃食中暗暗下了绝育药。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她才彻底看清了他丑恶的嘴脸,对这人再也不抱半分希望,并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严皇后,我想听听你对如今的局面将做何打算?”

  正在她出神之际,听到萧霓淡声相询,这才稍稍回神定定地看向对面的年轻女人,她还有一场仗要打,需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对待才行。

  “我已暗中调派我严家军回援,但毕竟时日尚短,他们一时半会还到不了京城,公主,我需要你的配合,不然对付不了那昏君。”

  提及丈夫,严青玉恨得咬牙切齿。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