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323章 威逼
  他们想靠近大殿却被邹文渊与蓝伯发喝退。

  两人脸色阴沉,扭头狠狠瞪一眼来看热闹的弟子们,暗骂不知死活,这种大战岂能观之?

  蓝伯发沉声喝道:“都滚!赶紧滚!”

  邹文渊缓缓道:“此处乃危险之地,不可靠近,诸弟子们都退下吧,回到各自院内不得外出!”

  “……是。”众人无奈的抱拳答应。

  蓝伯发与邹文渊都是峰内长老,他们不敢违令,只能一步一步慢腾腾的挪动。

  邓升道:“蓝师伯,邹师叔,到底是哪个狂徒敢闯上咱们太昊峰?自寻死路!”

  “闭嘴,赶紧滚蛋!”蓝伯发瞪眼喝道,双眼电光迸射,慑人之极。

  他对邓升失望,心胸狭窄不说,还目光短浅,心浮气躁难成大器,这个时候还不甘寂寞的往前凑,自寻死路,更是面目可憎。

  邓升狼狈不堪,红着脸抱抱拳,不敢违逆蓝伯发。

  邹文渊笑道:“蓝师兄何必发这么大的火,他还年轻,磨砺一番就会好。”

  “哼,扶不上墙的烂泥而已!”蓝伯发冷冷道。

  邹文渊摇头:“这可未必,咱们太昊峰弟子没有差的!”

  蓝伯发斜睨他一眼,懒得揭破他收买人心之举,扭头看向大殿。

  大殿如被湖水泡在其中,似乎随着湖水在荡漾,若隐若现。

  “轰!”一声巨响,整个大殿顿时四分五裂。

  众人正在后退,此时听到巨响忙扭头看去,见势大惊,峰主大殿可是传承数千年甚至万年之久,虽经历了数十次修补,却从没达到这般程度。

  虚空中站着白衣如雪的隋妙珠,还有青衫飘飘的王守仁。

  两人站在虚空,衣衫猎猎宛如仙人。

  “好本事。”隋妙珠轻哼一声,圆润柔和的声音响彻整个太昊峰。

  王守仁冷冷道:“神王难道真以为咱们天外天无人?太昊峰无人不成?”

  “那又如何?”隋妙珠淡淡道:“你能留下本座?”

  王守仁道:“神王若敢胡来,那老夫也只能效仿!”

  “咱们阿修罗不死不灭。”隋妙珠轻笑一声:“杀不光的,你们太昊峰却不同,本座只要下狠心,你们太昊峰弟子能剩下多少?”

  王守仁淡淡道:“那神王可以一试!”

  隋妙珠明眸一转,目光迅速掠遍太昊峰诸弟子。

  他们顿时浑身僵住,被她清波般的目光所慑,竟然没有一丝反抗之意,好像绵羊遇到了狮子一般,想要乖乖的束手待毙。

  “哼!”王守仁冷哼一声。

  众人神智顿时清醒,涌出冷汗。

  隋妙珠轻笑一声道:“杀他们不过一招而已,峰主真要包庇楚离?”

  “楚离已经离开。”王守仁冷冷道。

  隋妙珠摇头:“楚离我是一定要杀的!”

  “神王为何非杀楚离不可?”王守仁平静的道:“他杀再多的阿修罗,阿修罗却是不死不灭,神王怎与他有如此大仇?”

  “他太过可恨,必须得死。”隋妙珠淡淡道:“他杀阿修罗倒没什么,天人与阿修罗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你,但他不该冒犯神女,冒犯神王殿!”

  “原来如此!”王守仁平静的点头:“那就看神王的本事!”

  “楚离,你若不出来,我便杀光太昊峰弟子!”隋妙珠轻笑一声,温柔而慵懒,似乎是情人间在开玩笑,没有一丝的杀意。

  众人却听得胆寒。

  隋妙珠即使蒙着脸,仅看其曼妙婀娜的身段与明眸,便知是一位绝顶的美人,他们却丝毫没有欣赏美人之闲心,只有寒意森森如坠冰窖内。

  他们都知道隋妙珠不是开玩笑,一定能做得到。

  楚离的声音遥遥响起:“峰主,他若敢杀太昊峰弟子,你便去杀神女!”

  王守仁淡淡道:“这是自然!……除非神王杀了本座!”

  隋妙珠轻哼一声道:“那也要看你没有那本事!”

  她说罢轻轻一掌拍向太昊峰弟子所在位置。

  王守仁蓦然一闪挡在掌力身前。

  “轰隆!”宛如惊雷炸响,地动山摇。

  掌劲相交,周围的石阶翻滚,一块块石条飞出去。

  这些做台阶的石条都是最结实沉重不过的青石,人身大小,此时一条条飞出去宛如一根根木头,远远飞出了十几米外,落在地上翻滚不休。

  远处的弟子们摇摇摆摆,踉踉跄跄,宛如喝醉之人走在狂风中。

  蓝伯发与邹文渊努力稳住身子,但双脚却在地面滑行,不停的往后退。

  王守仁道:“神王何必白费功夫!”

  隋妙珠哼道:“果然名不虚传,倒有些本事,楚离!”

  楚离的声音遥遥传来:“神王想找我还是自己来吧!”

  他越说声音越小,似乎在逐渐远去。

  隋妙珠哼道:“楚离,你弃太昊峰于不顾,岂不是无义小人,你今天不现身,我便把太昊峰连根拔起!”

  “好大的口气!”王守仁平静的道:“神王真敢如此,本座拼着一身修为不要,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他说话平和,却透着不可置疑的气势。

  隋妙珠蹙眉横他一眼道:“峰主才是好大的口气!”

  她自信能压得住王守仁,毕竟自己的修为更胜一筹,而王守仁虽也施展天神降临,却差了自己一筹,他所选择的天神不如自己所选的天神强大。

  天神降临皆强大绝伦,有惊天动地之能,但天神与天神有强弱之别,施展天神降临之人有强弱之差,故威力也不相同,她自信能压得住王守仁。

  可一旦逼急了王守仁,惹得他拼命,她也讨不了好,实在没有必要,只是想杀楚离而已,她现在只要找到楚离能够离开之因,上一次被逃脱,这一次在不可能的情形下也逃脱,必有古怪。

  邹文渊扬声道:“神王,楚离有破虚珠,你追不上他的!”

  “破虚珠!”隋妙珠蹙眉:“他竟有破虚珠?”

  她当初以为楚离能逃得掉是因为石塔故,如今看来石塔只是障眼法,破虚珠才是关键。

  “邹师弟!”王守仁冷冷看一眼邹文渊。

  邹文渊只觉双眼刺疼,禁不住泪流满面,疼痛难当。

  王守仁压下恼怒,扭头看向隋妙珠:“神王,痛快的打一场吧!”

  他说罢一掌平平按出。

  “砰砰砰砰……”隋妙珠击出数掌,在空中如炸雷,连绵不绝,太昊峰诸弟子不停的后退,一步步退下台阶,一会儿已经退出百米外。

  王守仁脸色沉肃,隋妙珠也明眸闪动,两人都不轻松。

  隋妙珠脸在修为更高,王守仁却胜在招式精妙,弥补了修为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