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19章 现身
  柳剑飞忽然睁开眼睛,一步跨到杨青梦身前挡住她,冷冷瞪向灰袍老者,沉声道:“一统天魔境便能飞升?简直可笑!”

  他这话直指对方之心,想缓一缓对方行动。

  同时暗自捏碎了袖中藏的玉符,盼望楚离及时赶过来。

  灰袍老者嘿嘿一笑:“小子,想使缓兵之计,还嫩了点儿!不过嘛,倒要看看谁还敢过来送死,一统天魔境便能飞升,这是确定无疑之事,不过你小子孤陋寡闻而已!……咦,你不是天魔境中人!”

  柳剑飞哼道:“不错,我乃天外天境!”

  “好!好!”灰袍老者上下打量着他,幽火般的眸子仿佛要看透他,不断的点头:“确实是良材美质,难得的资质,那便修炼我天风宗武学吧!”

  柳剑飞冷笑道:“天风宗是什么东西!”

  “先前的天风宗确实不肖,都是那帮弟子的错。”灰袍老者也不生气,嘿嘿笑道:“不过现在嘛,有了秘境,那便是天下第一宗,早晚要一统天魔境,你现在成为天风宗弟子可是走了大运,也是老祖我心善,进了天风宗,这小姑娘我就饶了她!”

  他说着一指杨青梦。

  杨青梦细腻如玉的嘴角沾着血,宛如羊脂白玉上沾了一点儿朱砂,明眸清冷,平静的看着灰袍老者,淡淡道:“现在不是从前,不可能再有一统天下的宗门!”

  “那是因为秘境不出!”灰袍老者笑道:“怎么样,这小子要不要进天风宗?”

  他忽然一掌拍出。

  程远再次惨叫着倒飞出去。

  红焰一直在灰袍老者身边熊熊燃烧,却一直不熄灭,他仿佛毫不在意,平静的跟柳剑飞说话,一步一步朝着杨青梦走近。

  隔了三米远时,柳剑飞沉声道:“罢了,且停步!”

  “答应了?”灰袍老者嘻嘻笑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等我灭掉这些家伙,便随我回宗吧。”

  “砰!”他再次一掌把程远击飞,同时幽幽目光看向柳剑飞。

  柳剑飞揽起杨青梦,无奈的露出苦笑。

  他想逃走,却发现虚空被锁住,无法施展挪移虚空之术,明白为何楚离没出现,想必是因为虚空被锁,他无法找过来。

  死心之后他忽然平静下来,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能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未尝不是一种相守,两人能死在一起也是可遇不可求。

  他低头朝杨青梦微微一笑,杨青梦读懂了他心意,也微微一笑,美艳动人,紧紧偎依在他怀里,不再理会外面的风雨与自己的生死。

  “你们两个感情倒是好,不过老祖向来不喜欢成人之美!”灰袍老者嘻嘻笑一声:“你们两个甭想死在一起,先杀了小姑娘再说!”

  他说罢一掌拍出,无声无息。

  “你敢——!”柳剑飞怒吼一声,剑光大亮。

  剑尖瞬间刺至灰袍老者胸口。

  “叮……”剑尖被弹开,火花迸溅。

  灰袍老者的掌力却结结实实撞向杨青梦。

  “砰!”一声闷响,忽然出现一只手掌横在杨青梦身前,挡住这一记天风掌。

  灰袍老者后退一步,脸色一变。

  他骷髅般的脸庞肌肉有限,几乎没有表情,但凡有了表情,都是因为肌肉剧烈变化才能看得出来。

  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楚离从虚空出现,站在虚空宛如站在大地上,负手而立,白袍飘飘,平静的打量着他。

  “你是谁?!”灰袍老者失声叫道。

  程远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大,露出喜悦,嘶声叫道:“元思!”

  他声音已经沙哑难听。

  楚离微笑点头:“程宗主!”

  他又冲陆清雪颌首:“陆前辈,我来晚了一步。”

  “你确实来晚了。”陆清雪轻轻松开手,看着身下的秦梦云,轻声叹道:“你再也看不到梦云了!”

  楚离一步跨到秦梦云身边,蹙眉扫一眼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竟然不由一颤,脸色越发难看,没有妄动。

  柳剑飞长舒一口气,一把扯过杨青梦,搂入怀里紧紧抱住。

  “梦云已经离世。”陆清雪淡淡道,清冷目光投向灰袍老者,眸子闪烁如粼粼湖光。

  楚离摇摇头:“还有一线希望。”

  他双手一抬,仿佛对天向一个大礼,随后如洗的碧空竟然闪过一道星光,然后星光如一道白线坠下,落到楚离双手之间,凝成一团白芒。

  宛如一个苹果大小的白芒似乎在跃跳,然后被楚离捧着送进秦梦云的额头,额头被白芒映亮,隐约闪现一座小小的宫殿,然后白光钻进宫殿。

  白光迅速缩小,钻进宫殿之后,宫殿似乎变得真实一些,然后再次消失,白芒也消失不见。

  “嗯……”秦梦云轻颤,慢慢睁开眼睛。

  “梦云!”陆清雪失声叫道。

  她讶然看向楚离,又低头看向秦梦云,伸手捉住秦梦云的手,唯恐只是虚幻。

  秦梦云的手凉丝丝的很柔软,与她平时无异。

  楚离微笑道:“幸好幸好!”

  秦梦云忡然不解,眼神迷茫。

  楚离看向灰袍老者,平静的道:“不知阁下是……?”

  陆清雪淡淡道:“天风宗的秘境再开,他乃秘境之人,寿元过万年,一身修为通天彻地,咱们的天神降临之术都不及,你小心一些。”

  她此时已经撤去了天神降临之术。

  程远的天神降临之术也已经撤去,免得被九幽阴风所伤。

  赤血珠固然能损九幽阴风,但看这情形,一时半会儿不能废去,只能耗时间,可惜这一点儿也做不到,灰袍老者修为太过强横。

  他原本已经绝望,以为今天死劫难渡,那一丝机会怕是不会再出现,没想到楚离打破虚空,终于来到,他们也算是得救。

  楚离知道秘境的传说,皱眉看着灰袍老者:“秘境中人?”

  “小子你是何人?”灰袍老者冷冷道,周身的红焰越发旺盛。

  楚离道:“飞天宗宗主邬元思。”

  “你便是那个新任的飞天宗宗主?”灰袍老者冷冷道:“果然有几分道行,怪不得他们忌惮,也好,今天顺手收拾了,下一步便是去灭飞天宗!”

  楚离轻笑:“好大的口气!”

  “那就看看罢!”灰袍老者轻哼,轻飘飘一掌拍出,无声无息。

  楚离双眼微眯,湛蓝光华一闪。

  “砰!”灰袍老者周围的红焰忽然凝现一柄短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