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22章 畏惧
  程远扭头道:“清雪,咱们先走一步!”

  陆清雪冷冷瞪他一眼。

  程远道:“咱们走可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为了元思,咱们在的话,他不能安心脱身,咱们走了,凭他的武功,纵使打不过也能逃得掉!”

  陆清雪黛眉轻蹙,明眸闪了闪,轻轻点头:“有点儿道理!”

  程远忙道:“那清雪你先走!”

  “你先走吧,我再看看。”陆清雪道:“这里毕竟是蝶舞宗的地盘,我有办法脱身!”

  “清雪!”程远沉下脸来哼道:“你还看不明白?再不走,就走不掉了!难道你要你们整个蝶舞宗都受他们驱策,为他们征战?”

  他一眼便看明白了天风宗的如意算盘。

  蝶舞宗虽然不算最顶尖的宗门,但关系盘根错结,各宗都有娶蝶舞宗女弟子的,她们看似不强,其实发挥的威力却是最强的。

  而且蝶舞宗弟子中女子占大多数,而且个个美貌,如花似玉,用来说服别人最有威力,美人计自古以来便是无往而不利,英雄难过美人关。

  天风宗一旦得了蝶舞宗弟子,便能最大限度的削弱各宗的抵抗之意,所以他们宁肯先收服蝶舞宗,不先灭飞天宗立威。

  陆清雪一旦落到他们手上,蝶舞宗弟子定会屈服,到那时候,天风宗必然势大,那就没大梦宗什么事了,事关重大,他不能不生气。

  他相信陆清雪也明白这一点,偏偏还这般执拗,讲什么情义,不趁着邬元思激战缠住他们之际赶紧逃走。

  “呵呵……,还真有聪明人!”一声轻笑声蓦然响起。

  他们身后出现了四个灰袍老者。

  一看他们的模样便知道与先前的八个灰袍老者是一批,都是秘境里出来的老怪物,他们虽然相貌仅中年,看不出衰老,身上却缭绕着独特的气息,沧海桑田仿佛在他们身上流转,尤其眉宇间的沧桑意味更浓,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谁也没办法驱除。

  十二个人,竟然都过来了!

  程远心下冰冷,冲着陆清雪苦笑一声。

  所有算计在绝对实力跟前都是笑话,自己纵使有推衍之力,却推衍不出这十二个家伙,也推衍不出邬元思,宛如巨浪里的小舟。

  他心下苦涩,低声道:“清雪,我断后,你走!”

  陆清雪轻轻摇头道:“到了现在你还抱着侥幸心思?我已经让梦云做了宗主,现在我已经不是宗主,死便死罢,总不能任由他们在蝶舞宗肆虐!”

  “唉……”程远笑容越发苦涩。

  他还不如一个女子的决断,明知有大劫,还存了侥幸之心,现在看来,自己难逃一命,大梦宗的野心也要烟消云散了!

  楚离蓦然长啸一声,腰间天魔刀再次出鞘,轻轻一划。

  众人只觉天地为之一暗。

  待恢复光明时,一个灰袍老者已然殒落,尸首分离跌落在地。

  “老五!”正在程远与陆清雪身前的四个老者怒吼。

  他们顿时失去笑容,顾不得程远与陆清雪,射向了楚离。

  其余七人身形迅速一闪,让四人进来,顿时形成十一人的阵法,楚离感觉到庞大的力量汹涌而至,要压得他粉身碎骨。

  天魔经迅速流转,施展天魔驭空术,枯荣经流转,操纵大地,天与地形成一方小天地,归于他自由操纵,消解着外界庞大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太过庞大,渐渐要催毁他形成的一片小天地。

  他扬声喝道:“程宗主,陆前辈,你们先走一步,我马上便走!”

  陆清雪道:“能撑得住?”

  “没问题!”楚离露出笑容:“他们奈何我不得!”

  “清雪,快走吧!”程远忙催促:“元思,别逞强!”

  楚离点点头。

  程远扯起陆清雪便走。

  剩下的十一个灰袍老者根本不在意,狂风暴雨般攻向楚离。

  一万年的交情,他们在一起时纵使有龃龉,磕磕绊绊,但毕竟是一万年的交情,难分彼此,他们无法容忍同伴被杀,怎么也要报仇。

  更何况楚离还是飞天宗的宗主。

  楚离觉得摇摇欲坠,随时会被覆灭,反而激起了怒火。

  他朝天空一招,同时在脑海里观想一幅图案,顿时天空涌现一道强横力量。

  这道强横力量直贯而入,要从百会钻进他身体。

  “轰隆!”脑海里一声惊雷响起。

  随即诸多佛与魔同时开始诵经,而且一道道手印打出,不知不觉中,天灵经也跟着运转,原本要钻进来的强横力量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下竟然钻不进来,直接飘散开去。

  虚空仿佛有一道惊叫声,随即强横力量消散无踪。

  但这一下却解除了楚离的危机。

  这股强大的力量挡了一下十一个老者的掌力,搅乱了阵法,给了楚离一丝喘息之机,天魔刀再次出鞘。

  这一次他施展了与陆玉蓉两人一起悟得的刀法,刀势悠然,却一口气斩断了三个灰袍老者的脖子,然后站在虚空,冷笑俯看着剩下的八个老者。

  八个灰袍老者死死瞪着他,恨不得吃了他。

  楚离却冷笑一声道:“今天我便是拼了一死,也要斩灭你们,什么做梦的一统天魔境,简直是笑话,不怕死的便来罢!”

  八个灰袍老者一动不动,双眼炯炯如烈焰。

  死一个人的时候,他们愤怒欲狂,恨不得把楚离粉身碎骨,死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更加愤怒,捉住了楚离不能马上让他死,要折磨他不停的折磨他,让他想死都死不了。

  死第三个人的时候,他们心中发冷,觉得不妥。

  当死第四个人的时候,他们已然畏惧,浑身发紧,有了退缩之意。

  活了一万年,依照人们所想,一定是生无可恋,活得不耐烦了,想早早解脱,事实恰恰相反,随着他们活得越久,越是贪生,留恋生命。

  他们所有的目标都是要飞升,到了上一层天会有更悠久的寿元,而飞升之法便在一统天魔境上,若非为了飞升,他们才不会干这种事。

  他们原本觉得天下难有威胁到自己性命的高手,可以放手而为,可遇到了楚离的天魔刀法,已然杀了四个同伴,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想到不能飞升到上一层天,马上便要死去,莫名的恐惧,比常人对死亡的恐惧更甚数倍,驱使着他们裹足不前,踌躇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