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29章 心法
  楚离此时早就明白,自己得了天风掌的正宗传授。

  他大是好奇,这传承之法对受传承之人要求太高,他实在无法想象,天风宗到底有几人能够接受传承,能够坚持下来。

  真能坚持下来的,必然是极为可怕的弟子,精神强横对于一个人太重要,精神强,则内力运转速度快,越强越快,而且能够坚持更久的修炼。

  驱运内力运转是最耗神的事,精神强弱对一个人来说天差地别,一天两天看不出差别,一年下来,相差便是巨大的,不可道以里计。

  真有这般精神强大的弟子,纵使悟性不高也足以成为顶尖弟子,必然脱颖而出,而且他所见识过的天风掌,都不是完整的。

  他现在也没能见到完整的,因为俊逸中年还在演练。

  虚空充满了各种阴风,每练一遍掌法,掌力都不同,形成不同的掌风,这些掌风不随着掌力的消散而散,便形成了阴风,威力惊人,竟然有蚀魂销神之效。

  楚离感觉自己在变得虚弱,不停涌动的狂风宛如刀子般在切割着自己,不停的损耗自己。

  脑海诸佛与天魔不必他指挥,自行运转,转化出精神力量,源源不断涌过来维持着他在这一片虚空的存在,无处不在的狂风则在削弱他,形成僵持之势。

  他不理会狂风,死死盯着俊逸中年的掌法,烙印入脑海,不再忘记。

  这一会儿功夫俊逸中年已经施展了十二种掌法。

  待俊逸中年停下之际,他已经施展八十一种掌法。

  楚离感觉自己到了极限,再不能坚持一秒,俊逸中年冲他一笑,忽然化为一片光芒,骤然扑向他,楚离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受着。

  “轰隆!”一声炸响,他恍惚之间化身为俊逸中年,在虚空开始一一演练那八十一套掌法,每一套掌法则自然衍生了一种心法。

  每练一遍掌法,他精神越强,感觉越清晰,对身体的把握精准无比,从没有过的灵动与指挥如意。

  待他演练完毕八十一套掌法,已然精神强健,于是再次催动,又练了八十一套掌法,感觉更强,对天风掌法的领悟更深,而且也深刻明白了天风心法之妙。

  天风心法便是这八十一套掌法衍生的心法,集其精化,简其枝叶而成。

  楚离感慨万千,没想到这天风心法如此精妙,当初创立如此之难,耗尽如此庞大的心力,而练成了这八十一套掌法,对天风心法豁然贯通。

  他对前人的智慧极为敬佩,换成自己可没有这般心思,可能因为自己一直匆匆忙忙的追索,还没到静下心来闲来无事索玩心法,沉潜往复的阶段吧。

  他悠悠醒来,精神归于身体。

  睁开眼睛之际,大殿内陡然一亮,随即那幅图已然黯淡无光,好像精华尽去,但却在慢慢的吸纳着天地精华,照这个速度,想恢复过来需要百年。

  楚离想了想,摇头感慨,双手合什朝着图画拜了拜,低声说了句得罪,然后轻轻一拂,图画顿时化为灰烬,然后蓦然一闪消失在原地,片刻后又拿了一幅画过来。

  这幅画与原本的一般无二,他已经烙印入脑海,照原本的摹画出来,而且上面也附着了他的精神力量,将来随时能过来。

  如此一来,外人是看不出虚实,甚至天风宗弟子真发现了这传承之宝,也能进入其中得到传授,不过仅仅传授三十六套掌法而已。

  楚离对于传经之法最有研究,在下界得之,一直没怎么施展,此时将天魔驭空术与传经之法相合,达到与原本传承之画一般无二的效果。

  他打量着这幅画,满意的点点头,这虽是临摹,却也算是自己的杰作,以后天风宗弟子有得奇遇的,看到的便是自己的传承,想来便有趣。

  他盘膝坐在大殿中央的蒲团上,开始修炼天风心法。

  第一层第二层,一口气贯通到了第八层,只剩下最后一层没能圆满,需要更深的领悟才好,他修炼八十一套掌法的领悟只能推进到第八层。

  即使如此,他也感觉到了天风心法的玄妙,天风之谓,乃是无形之风,无声无息,最利于暗算,可惜天风宗弟子往往走的刚猛路数,狂风呼啸声势惊人,而且身法奇快也惊人,不逊于飞天宗的身法之快。

  楚离此时却明白,天风宗走了歪路,一味的阳刚,天风掌恰恰相反,应该走阴柔的路数,无声无息,算人于无形才是天风。

  郑大他们好像也没能得其三昧,怪不得修炼一万年还不能飞升,却是因为走岔了路!

  他不再强求苦修,起身又在整个天风宗转了一圈,仍没找到秘境的线索。

  即使得了天风掌嫡传,他推衍也无用,还是推衍不出秘境所在,最终皱眉想了想,放弃了秘境的推衍,反而施展通天彻地神通,感应程远的所在。

  他下一刻蓦然消失,出现在一片山谷的树林内。

  这是一片野山谷,树林郁郁,杂草丛生,谷内有一座水潭,水草杂乱无章的掩住了大半的水面,一些野兽在潭边喝水,静谧异常。

  楚离好奇的扫一眼这山谷,隐隐发现了一些人迹,但没有大圆镜智却发现不了,已经被小心的掩盖过,显然蕴着秘密。

  他脸色微变,大圆镜智陡然撤去,皱眉摇摇头,却是程远。

  程远位于旁边的树林里,恰在他的上方,隔着百米远,正站在一棵树梢俯看山谷,似乎在研究这山谷,显然是发现了这山谷有问题。

  楚离好奇程远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难不成这里便是秘境的入口?

  若真是秘境的入口,程远是如何找到的?

  他随即便想到,程远很可能在天风宗内安插了眼线,发展了秘谍内奸,从而留下了痕迹,让程远追踪到了这里,想到这里不由的兴奋起来。

  程远说不定真能找到秘境入口。

  天风宗内有大梦宗的秘谍,那飞天宗呢?

  他想到这里,心下焦急,想要马上回去细细查一遍,第二宗门要是被人发现,那最危险不过,程远不必多做,只须将第二宗门的位置透露出去,飞天宗马上面临危险。

  而程远一直怀着野心,把飞天宗视为阻碍,未必会放过这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