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54章 逼迫
  他再次闭上眼睛,重新观想一次,顿时一颗流星扑面而来,猛的撞中自己,魂魄仿佛都要被震散,飞出身体。

  楚离这一次比上一次清晰得多,眼睁睁看着流星撞击,然后硬挺过去,顿时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力量。

  这种力量极为奇异,不是精神力量,也不是内力,更不是灵气,却是一种奇异无比,让他神清气爽的力量。

  吸纳了这股力量,他感觉自己强大了无数倍,好像一拳便能把天打个窟窿,世间再无任何事难得倒自己。

  他马上知道这是错觉,世间还没有这种美事。

  默察片刻后,他一下便知道,魂魄之力再次壮大,不由露出笑容,这传承竟然如此厉害,炼神诀虽然增涨魂魄之力极快,但比起这个反而显得是循序渐进的,是渐法了。

  他再次观想,这一次流星更大,速度更快,冲击更迅猛,他顿时魂魄松动,竟然要被震出身体。

  他吃惊之余更紧守心神,堪堪守住魂魄,猛然明白,果然世间没有这般好事,此术是顿法,却更危险。

  更重要的是,每施展一次,下一次便更加凶险,若非他有诸多奇功,脑海里有着诸多佛与天魔,怕是承受不住两次冲击。

  贪心之人怕都已经丧命。

  他慢慢睁开双眼,昏暗的屋内骤然一亮。

  孙明月道:“如何?”

  楚离抚摸着巡天牒,感慨的道:“不愧是神物,确实神妙。”

  “有何妙处?”孙明月好奇的问。

  楚离道:“你试试看。”

  他伸手握住孙明月玉手,清凉而柔软,宛如一块儿软玉,细腻感觉直传心底,顿时将自己先前经历的回想一遍。

  两人心心相印,真无上金刚无上经相连,所以只要想放开心神,对方便能看得清清楚楚。

  孙明月宛如亲历,慢慢睁开眼睛,讶然看向他:“没别的?”

  楚离笑道:“这已经是了不得。”

  “那倒也是。”孙明月道:“亏得是你,心志坚定,否则这一下就送了性命,这巡天牒……”

  她收回了不吉之言,郑重的道:“千万不能贪心,它便是贪心者的坟暮。”

  “确实如此。”楚离道:“那观想增强魂魄之法便是最大的陷阱,不知有多少人死于它身上。”

  “自寻死路怨不得旁人,你可得小心,别仗着自己有诸多秘术而大意。”孙明月道。

  楚离笑着点头:“你真不想看看上一层天的情形?”

  “不必。”孙明月道,她起身往外走:“你继续修炼吧,我那边还有事呢。”

  “狂风殿与列缺殿来人了?”楚离道:“当初便在他们的同门之前动的手,所以不会瞒过。”

  “嗯。”孙明月道:“气势汹汹的过来质问。”

  楚离失笑道:“他们胆子还真够大的。”

  “他们自恃你不敢乱来。”孙明月摇摇螓首叹道:“动手都已经动手了,他们还有这么足的底气,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多年养成的底气。”楚离道:“以为我顶多只对付一两人,却不敢对付整个狂风殿与列缺殿。”

  “真是……”孙明月冷笑一声道:“他们不依不饶的,我躲避不见,狂风殿的那家伙竟然要自杀。”

  楚离笑道:“自杀?”

  孙明月哼道:“要是不给他一个说法,他便要死在咱们光明胜境。”

  “这便是威胁了。”楚离皱眉道:“什么说法?”

  “要咱们承认人是咱们废的。”孙明月哼道:“是要捉住话柄,想干什么?要开战么?”

  楚离脸色肃然,沉声道:“可别大意了,说不定他们真有意要开战。”

  “你呢?”孙明月笑道:“难不成他们真不怕你?”

  “万一有了应对之策呢?”楚离道:“我可不是天下无敌。”

  “……好,我会小心,不让他们捉住把柄。”孙明月缓缓点头,收起了散漫之意。

  楚离坐在床上,大圆镜智观照,看到了正在一座大殿内的两个中年男子,皆是一脸正气,正在低头喝茶,彼此并不说话。

  楚离直接看透他们脑海,这两人却是好友,默契十足,准备联手共同逼迫光明胜境露出破绽,从而给他们动手之机。

  两部确实得到了上面的指示,寻找破绽,提供动手之机,至于说楚离,自会有人专门对付他,让他应接不暇。

  楚离沉吟不语,还真有要对付自己的,看似是对付光明胜境,其实是准备对付自己吧?

  这两宗好大的胆子,真断定自己不敢对两宗出手,还是断定真有高手能对付自己?不会是傅采薇吧?

  片刻后,一个白衣少女轻盈的来到大殿,抱拳道:“二位大侠,实在对不住,境主已经闭关。”

  “昨天还没闭关,今天就闭关了?”两人同时起身怒目而瞪。

  白衣少女轻轻一笑道:“境主忽然有所领悟,自然要闭关的,总不能因为二位大侠在这里,便推迟闭关吧,二位想必也知道这种灵光一闪最需要巩固,否则便是白白错失最好的时机。”

  “哼,看来是你们境主故意躲着咱们!”贺振德冷笑道:“是不是心虚之故?”

  他身材魁梧高大,相貌俊朗,英气勃发,一脸的堂堂正正,一看便知不是恶人,是个行事正直品德不俗之人。

  白衣少女抿嘴笑道:“二位大侠这是何意?”

  “哼,咱们两位弟子被人废掉,一定是光明胜境动的手,否则不会这么巧,恰好是他们被废。”贺振德冷冷道。

  白衣少女道:“这位贺大侠,其实事情很容易弄清,咱们需要这般做吗?他们两个是追求咱们许师妹的,又没伤害许师妹,何必要废他们?”

  “想必是嫌咱们咄咄逼人。”贺振德哼道。

  白衣少女笑盈盈的道:“贺大侠也知道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又如何?”贺振德冷冷道:“谁让你们不是九部之一呢,若是九部,咱们可不敢如此。”

  白衣少女道:“即使咱们不是九部,却也不惧九部,所以也不会派人去废了这二位少侠,慢慢来便是了,二位大侠如此英明,想必不会想不到有人嫁祸吧?”

  “嫁祸?”两人摇头哼一声:“能做到这一步的当今天下寥寥无几,这些高手何必去嫁祸?”

  白衣少女摇头道:“那便不知了,总之不是咱们做的。”

  “你们说不是便不是?”贺振德冷冷道:“孙境主一直如此的话,那咱们回去只好实话实说!”

  “好啊,二位便实话实说吧。”白衣少女道:“不管怎样,咱们光明胜境都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