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62章 斩情
  “八荒派宋斩情!”清朗笑声响起。

  “宋斩情!”唐远脸色骤然阴沉,冠玉般脸庞忽然变成了一块黑铁一般,咬着牙,冷冷道:“倒是看得起唐某!”

  这宋斩情乃八荒派九龙之一,青年一代最厉害的九个高手之一。

  “只能怨你眼光不明。”宋斩情的声音在虚空响起,荡荡悠悠,袅袅不绝:“竟然敢杀咱们八荒派弟子,还杀了咱们八荒派一位长老之孙,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怪不得!”唐远脸色阴沉更厉害。

  他心不停的下沉,八荒派长老的地位可不得了,死了一个八荒派长老的孙子,自己再厉害,一路打上去,纵使侥幸能坚持到最后,面对的将是八荒派的长老,必死无疑绝无幸理。

  这一刻他满心绝望,反而冷静下来,反正是必死无疑,那便疯狂一把,拉着更多八荒派弟子去死,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楚离大圆镜智仍在不紧不慢的观照,看到了宋斩情站在虚空,明明站在那里,却偏偏消失不见,好像有隐身符一般,竟然是彻底的融入虚空。

  这宋斩情身形魁梧高大,相貌英俊,剑眉朗目气宇轩昂。

  在出声之际,宋斩情在虚空里游走,宛如鱼儿在水里游动,声音却清晰而精准,没有因此而飘忽不定,但无处不在,却无法通过声音窥得他的方位。

  楚离看着宋斩情在虚空里游刃有余,动作轻柔而优雅,忽然灵光一闪有所领悟,天魔驭空术不知不觉精进一层,不由大喜过望。

  宋斩情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唐香主是想拉着几个门下陪葬,还是成全他们,舍弃自己一人而保得他们的周全?”

  “宋斩情,你休得挑拨人心!”唐远冷冷道:“本城主职责所在,斩杀违法作乱之辈,理直气壮,你们八荒派长老之孙肆意妄为,其罪当诛!”

  “呵呵……,这话你还是去跟长老说吧。”宋斩情朗声大笑起来:“看来是要拉着门下一块儿死了,好罢,那我便成全你。”

  他忽然出现从唐远身后出现,竖掌一斩。

  唐远双掌猛推。

  “呼……”似乎有巨浪涌起,汹涌澎湃,周围形成灵气之海,花草与一切东西都被席卷到空中,翻滚着撞向宋斩情,声势惊天动地。

  宋斩情的一掌斩下,灵气之海一分为二,但凡挡在这一掌之前的东西全都化为齑粉,分向两边。

  他这一掌劈出一道刀气,分开灵气之海击向唐远。

  “砰!”唐远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

  “砰砰砰砰……”他一口气撞穿了三道墙,最终落到大街上。

  宋斩情出现在他身后,轻轻一掌拍下。

  唐远软绵绵倒地,如一滩烂泥。

  宋斩情摇头叹道:“唐城主,这是你自己作的孽,这些七海教的弟子算是帮凶,只能一块儿去死,才能平息孙长老的怒火。”

  唐远怒瞪着他却说不了话。

  宋斩情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道道凌厉的刀气斩中城主府护卫,一个个护卫倒飞出去,软绵绵落地后一动不动,已然气绝而亡。

  楚离大圆镜智观照到那个昙花神教的弟子徐静怡也身处其中,挨了一记掌刀,在中刀的瞬间运转昙花一梦,化实为虚卸去了这一刀气。

  随后她又装作中刀,倒飞出去吐血箭,然后软绵绵落地一动不动,昏死过去。

  楚离赞叹一句,徐静怡的昙花一梦确实比傅采薇层次更高。

  这宋斩情的刀气威力惊人,不仅仅是灵气所凝成的精纯如一的刀劲,还夹杂着一丝虚空之力,无视距离瞬间而至,还夹杂着精神力量,换了傅采薇可卸不了这一刀。

  宋斩情一刀一个,斩出三十刀,然后扫一眼正重重喘息的八荒派弟子,颌首道:“这一次行动勇气可嘉,我代表孙长老给你们记功,每人七转功一次。”

  众人大喜过望,纷纷抱拳行礼:“多谢宋师兄!”

  功分九转,每九转升一级,九次九转功可成一次八转功,九次八转功可成一次七转功,而一次七转功,无异于参与一次护派大战。

  宋斩情摆摆手,身形闪动一下来到一个重伤的八荒派弟子跟前,伸手轻轻一拍。

  这八荒派弟子胸口有一个大洞,却是被剑刺中后用力绞了两圈形成,血流如柱,脸色苍白如纸,血几乎要流干,性命垂危,虽然服下了灵药,仍旧气息奄奄,生机微弱。

  宋斩情这一掌拍下,胸口翻卷着的大洞顿时开始蠕动,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几息的功夫,已然重新合在一起,仅仅有一道细痕表明曾受过伤。

  “多谢宋师兄!”那八荒派弟子吃力的抱拳。

  宋斩情道:“难得你们一片赤心,我会据实禀报掌门!”

  “是。”众人更加兴奋。

  记了七转功,他们高兴,而能上达掌门,他们更兴奋,意味着还会得一次功,甚至被掌门所记住,掌门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之能,提到过一次便能记住。

  从此之后他们也算得入法眼之人,一旦有升迁的机会,定会被掌门想起。

  宋斩情摆摆手:“去吧!”

  众人马上消失于夜色中。

  宋斩情则提起唐远,瞥一眼周围,然后跃入虚空,宛如跃入一片深潭,没了踪影。

  楚离甚至追踪不到他,已然彻底消失在自己大圆镜智观照范围。

  城主府的诸护卫们一动不动,多数都毙命,宋斩情看似轻飘飘的一刀,却足以灭绝他们的生机,唯有一个幸存者便是徐静怡。

  她身体无声无息的虚化,好像影子般慢慢消散,彻底消失。

  楚离忙紧随其后,看她在城主府内穿梭,宛如一缕影子无声无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城主府内除了护卫还有一些杂役人员,及唐远的家眷,听到外面的喊杀声,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即使完全安静了也不敢出来。

  徐静怡无声无息掠过一间间屋子,然后落在一间有些朴素破落的小院,钻进了房间,然后在书架上找到一本薄薄的册子,打开之后,如获珍宝,忙塞入怀里再次化为一片影子。

  楚离已然观照到这册子上所载,却是一篇奇物志,上面写了一些珍奇之物的传说。

  看小册子的泛黄程度,还有奇异材质,显然是久远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