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68章 追杀
  他以为自己能轻易的入门,但修炼的时候,才发现纵使有强大的精神力量,还有精细入微的操纵之力,仍旧无法练成牵机术。

  他练来练去,研究了两天,最终还是没能入门,却已经找到了原因。

  牵机术的修炼需要一枚种子,而没有这枚种子怎么练都是没用,而这枚种子却是代代相传,只有牵机宗的宗主与传承长老才有。

  可现在牵机门已然消散,根本没什么宗主与长老,牵机术湮灭于历史长河里不知多久,现在想找一枚种子,简直是不可能之事。

  他越是研究这牵机术,越是觉得可惜,真得了这秘术,纵使有其限制,仅能操纵一人也足够强横,而且想对付宋无忌,即使不能操纵,关键时候捣一下乱便决定了生死。

  他研究着孟尘凡收集的资料,上面是一些牵机宗的所做所为,他们操纵别人,任意妄为,而且手段狠辣,行事周密,短短百年时间便几乎一统天外天。

  可惜最终被诸宗门所忌,于是诸宗联手灭掉了牵机宗。

  牵机术则在诸宗的见证下毁掉,而这流传下来的牵机术可能是一个牵机宗弟子所为,这牵机宗弟子没死于这一场大战中。

  因为当初牵机宗所有弟子被杀之后一一核对过他们的身份与人数,只有一个漏网,还是一个修为浅薄的弟子,但天下大索寻找这个弟子时,却没能发现,众人推衍可能是死了,于是搜索了一年之后便停手。

  而这牵机术便是这位弟子所传,可惜这弟子资质寻常,没能练成牵机术,所以才会被逐出宗门,后来偷偷把牵机术默写下来,死记硬背,可能还有一些谬误。

  楚离看罢这些,摇头无奈的叹口气,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原本以为终于找到了对付宋无忌的办法,结果却是能看不能修炼。

  任凭他精神如何强大,没有种子,他便无法练成这牵机术。

  他最终放下这个,为了散一散郁气,再次神游。

  他出现在最先开始出现的位置,明白自己的推断没错,巡天牒确实是入口,他魂魄一闪出现在了当初跟着徐静怡的地方。

  出现在那里之际,脸色微变,徐静怡已然消失不见,方圆三百里之内没她的影子,看来是已经离开,他在天外天耽搁的时间太久,这里过了更久,可能徐静怡伤势痊愈已然返回昙花神教

  楚离直接运转推衍之术,很快找到了方向,沿着东南方向疾驰,一口气跑了三个时辰还犹有余力。

  这短短三次神游,让他的魂魄壮大一倍,增进之速让他都吃惊。

  而且他隐隐有个担忧,魂魄之力并非越强越好,到了一定的强度,便超越了身体极限,身体是承载魂魄的皮囊,魂魄太强的话,皮囊受不住。

  他觉得自己快要达到极限,需要身体更强,而身体更强却难,他服下神魔草,身体日渐强横,早就超过了人的极限,仍在变强,但速度已经放缓。

  魂魄不能一味的强大,这个道理他到了现在已经知晓,再强下去,反而会妨害身体,所以神游也不能经常进行,每次神游魂魄都会壮大一分。

  所以要尽快找到萧琪,见一见萧琪。

  便捷之法有二,一是让朝廷相助,二是让昙花神教相助。

  七海教与八荒派固然强大,但比起打听消息,还是昙花神教更胜一筹,他们的教众无处不在,虽然限于高手不够多,算不得顶尖大派,消息却无比灵通。

  但这两个办法都难实现,他现在是魂魄状态,一旦表露存在,马上会招来杀身之祸,看徐静怡得到的小册子上,这世界克制伤害魂魄之物可不少。

  故他须慎之又慎。

  他一口气疾驰三个时辰后,大圆镜智看到了徐静怡。

  徐静怡正坐在一片树林里疗伤,重伤垂死。

  左肩裹着绸布,袖子撕下的来包裹伤口,鲜血浸透了绸布,原本的白绸化为了褐色,她脸色苍白如纸,头发披散狼狈不堪。

  楚离大圆镜智观照开去,她对面一里处有三个中年男子,已然毙命,看其衣衫竟然是七海教弟子。

  他不由疑惑,于是大圆镜智观照看到了徐静怡脑海,发现了缘由。

  七海教正在追杀她,因为把她当成了叛徒,觉得若非她泄露,七海教的香主不会被宋斩情所杀,所以非要杀她替七海教香主报仇。

  唐远这个七海教香主已然被宋斩情所杀,死于八荒派。

  楚离不由觉得荒谬,明明是八荒派杀的唐远,七海教却非要迁怒于徐静怡。

  显然七海教惹不起八荒派,想找一个发泄的渠道,只能找上逃得性命的徐静怡。

  徐静怡的昙花一梦威力惊人,介于虚实之间,七海教能找到她,还能重创她,楚离不敢再小瞧这七海教,那八荒派更是强横。

  楚离观照徐静怡内外,暗自叹息,这徐静怡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境,即使在疗伤,也只是强撑着,似乎用过消耗寿元的秘术,现在后遗症发作,气息奄奄,若非有灵药撑着,已然倒下不能再动。

  徐静怡运功疗伤,却心绪翻涌,气机已然压不下杂念,往事一幕一幕的浮现,五岁时的一个午后,父母被杀,那个蒙着脸的凶手要杀她之际出现了一位神仙般女子。

  这是一位昙花神教的寻常弟子,直接杀了那凶手,然后看她可怜无家可归,父母俱已不在,再是收她为徒,带着回到了昙花神教。

  从小在昙花神教长大,可惜她还没能报答师父,师父已然被害,她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仇人,可惜当初师父死得太快,而且毫无线索,谁也不知到底是哪个杀的。

  神教调查了一番最终还是没能有结果,只能封存了卷宗,等待后面有新的线索出现,才能再查,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安慰的说法,一旦封存了卷宗,几乎再没机会打开,会成为一桩悬案。

  她不顾一切的拼命立功,修炼艰深无比的昙花一梦,就是为了能找到杀师父的凶手,找不到凶手,她愧为师父的弟子。

  这一次若能立下大功,她便能参阅昙花神典,从而让昙花一梦更进一步,甚至修炼别的秘术,而武功增强,便能立下更大功劳,不停的提升,获得更多的权力,也能驱使更多的弟子来追查录年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