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71章 玲珑
  “哼,玲珑谷弟子!”徐静怡收掌冷笑。

  她转身便走,声音在空中飘荡:“今日之恩他日必报!”

  削瘦卖货郎皱眉,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胸口,已然挨了一掌,但掌力奇异,似乎没有钻进身体破坏之意,反而缭绕不绝在胸口。

  他不解的看着消失的徐静怡,脸色肃然,想着到底是哪一宗的弟子,如此古怪的掌力还真没见识过,随后脸色大变,蓦然一闪。

  下一刻徐静怡出现在他原本位置,看他避开,摇摇头道:“玲珑谷弟子竟然替七海教效力,当真可笑,此事我会告诉天下人。”

  “你找死!”卖货郎一掌拍出。

  徐静怡却再次消失。

  她的昙花一梦最宜挪移虚空,只可惜七海教可恶,在第一次追上她之际,便施展了秘术,让她无法挪移虚空,昙花一梦能够隐入虚空。

  卖货郎的掌力击中虚空,毫无阻碍的穿过,空荡荡的。

  他脸色大变,沉声道:“昙花神教!”

  “哼,你知道便好!”徐静怡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冷笑道:“为了七海教而得罪咱们昙花神教,你这个玲珑谷弟子当真厉害!”

  “谁知道你是昙花神教弟子!”卖货郎没好气的道:“你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否则等会逃不掉!”

  “你为何替他们效力?”徐静怡哼道。

  卖货郎道:“一桩交易而已,你还不赶紧走?”

  “你若不助我逃脱,你必受咱们昙花神教的追杀!”徐静怡道。

  卖货郎低头看一眼胸口,那里正是中掌之处,昙花神教独特的掌力一定会让她们查得自己,想抵赖是不可能了,现在只能选择,七海教还是昙花神教?

  其实不必多想,只能选昙花神教,无奈的哼道:“好吧,我会跟他们说你逃往东边,……你其实逃不掉的,因为你已经中了他们的秘术。”

  “什么秘术?”徐静怡蹙眉。

  卖货郎道:“七海教的追踪手段有三种,一种是直接找人帮忙,像我这种,另一种是下药,直接在你身上下了奇异的药,你自己闻不到,需要特殊的秘法才能闻得到,最后一种嘛最麻烦,却是追魂术。”

  “追魂术?”徐静怡一听这名字便感觉不妙,好像不是什么善茬。

  “追魂术是一种代价极大的秘术。”卖货郎说道:“把自己的魂魄分出一丝来投到另一个人身上,然后时刻都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而且这种秘术还能锁住虚空挪移之术,想逃走是不可能的,你不能挪移虚空吧?”

  徐静怡脸色阴沉。

  卖货郎一看她的脸色便知道说中了,叹道:“不过放心,这种秘术除了施术者解除,是有时限的,过了时间便失效。”

  “多久?”徐静怡咬牙问道。

  “一年。”卖货郎道。

  徐静怡狠狠瞪他一眼:“你是耍我么?”

  卖货郎笑道:“只要躲到你们昙花神教,一年之后再出来,他们便追不到了,但前面两种反而更麻烦,时刻会有人盯着。”

  “杀了施术者呢?”徐静怡冷哼。

  “那追不着你了呗。”卖货郎道:“不过嘛,还是不能挪移虚空的,只能乖乖等上一年了,看来你已经杀了施术者,不过嘛,你还是逃不掉的。”

  徐静怡道:“滚蛋!”

  “那……”卖货郎忙殷切的盯着她。

  徐静怡冷冷道:“我若没命,你得偿命,我若逃得掉,你就捡回一条命!……对了,先拿出名牒来!”

  卖货郎没好气的道:“只不过多了一句嘴而已。”

  “休得啰嗦,别耽搁时间!”徐静怡哼道。

  卖货郎无奈的从怀内掏出一个大拇指大的玲珑小塔,银光闪动。

  徐静怡一把扯过来,冷哼道:“果然是女儿身!”

  玲珑谷弟子精擅易容变化,几乎无人能看出异样,除非对方主动现出本来面目,但谁也知道是不是本来面目,名牒是他们的根本。

  只要看到名牒便知道他们真实身份。

  银色玲珑塔是女儿身,金色玲珑塔是男儿身。

  徐静怡扫一眼名牒,冷冷道:“胡晓晓,哼,我记住你了,再会!”

  她把名牒往胡晓晓身上一抛,消失无踪。

  徐静怡出现在城外一片树林里,低声说道:“前辈可听过这追魂术?”

  “没有。”楚离的声音在她脑海响起:“现在先不必理会这追魂术,先布置阵符,拿出来玉佩。”

  徐静怡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这位前辈是见多识广,这种秘术应该有办法解开的,可惜竟然没听过,自然也解不开了,还要继续逃亡。

  她将四块温润晶莹的白玉拿出来,宛如清泉在其中流淌。

  它们从徐静怡手上浮起,在空中慢慢旋转开来,随后虚空一道道光芒落到了这四块玉佩上,每一道玉佩落下的光芒都不同,有的明亮有的阴涩,有的温暖有的寒冷。

  一刻钟功夫过后,四块玉佩已经变了模样,朴实无华,好像四块钝玉般落到她手上。

  徐静怡亲眼看着一道道光芒钻进去,最终不但没有更明亮,反而变得晦涩朴实,她惊叹奇妙之余,对楚离的手段越发敬畏。

  楚离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可以了,收好啰,一旦看见他们,马上把这四块玉佩抛到空中,……他们过来了!”

  六个中年男子射了过来。

  楚离皱眉,看来这追魂术别有玄妙,施术者死了还有办法能感应得到,只不过感应得没那么清晰,否则早就找到徐静怡。

  他一直冷眼旁观,不到关键时候不出声,徐静怡遇到的危险越多越好,他帮忙越多,徐静怡欠的人情越大,最好是几次救命之恩,凭她的心性,就能对自己言听计从了。

  而且他竭力隐藏自己存在的痕迹,免得被这世界的厉害人物推衍出来,所以只出手阵法,阵法是借天地之力,是无法被推衍出来的。

  楚离沉声道:“抛到空中。”

  徐静怡看着他们目光大亮,运足周身内力扑过来,忙把四枚玉佩抛起来。

  四枚玉佩光芒大放,随后带着她消失不见。

  她只觉周围扭曲了一下,然后六个中年男子朝旁边射去,然后是紧追不舍,一会儿功夫消失不见。

  她对阵法的奇妙越发羡慕,低声道:“他们看到了什么?”

  楚离道:“看到你朝那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