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74章 护魂
  大圆镜智观照,他则开始修炼,脑海里的枯荣经运转,顿时一股精纯无比的灵气落下,然后这股灵气直接运转炼神诀,转化为魂魄。

  楚离忙停住了枯荣经。

  他发现枯荣经的玄妙所在,竟然接触到了更加精纯的灵气,比这一界的灵气更加浓郁醇厚,更加精纯,宛如实质,甚至不必转化为内力,直接运转炼神诀便能化为魂魄之力。

  这对于魂魄来说是莫大的补益,有了这个,根本不愁魂魄之力损失,当真是妙不可言,可惜现在的自己却不能增强魂魄之力,否则会伤害身体。

  他无奈的摇摇头,停止了枯荣经的运转,于是缩进旁边一片山脉,开始搭建转轮塔。

  他建的转轮塔都位于人烟无法抵达处,或者是一座山洞,或者是一片绝谷,或者是一片悬崖背阴处,人们即使看到也不会注意之处。

  建这些转轮塔是为了以防意外,这昙花神教很危险,真要进去有性命之危,一旦魂魄灭亡,转轮塔很有可能救自己一命。

  枯荣经若有转轮塔相配合,想必更增一分生机。

  徐静怡忽然出现在空中,绿衣飘飘,秀美动人,她站在虚空如履平地,明眸顾盼俯视四周,想要寻找楚离。

  她带着玉佩回到总坛,竟然瞒过了总坛,回到自己的小院时,还没被人发现,她这才惊觉自己得到的阵法是何等了不得,而自己碰上的阵法大师是何等厉害。

  她趁机装作没回来,想看看到底能瞒多久,直到昨天,玉佩化为碎末之后,旁人才发觉她已经回来,她对楚离的阵法越发敬佩,对楚离也越发看重。

  自己若能得到这般了阵法,即使得不到,得到这位前辈的帮助也好,能省多少力气,所以她马上查询太上剑经,然后才去奉上薄册子,报上功劳。

  这一次的功劳极大,而且她受追杀之事也被总坛得知,也知她生死之际也没泄身份,奖励更重,可以进总坛昙花殿观昙花神典两天。

  她大喜过望,她有把握让昙花一梦更进一层,但想到楚离的阵法,更加想知道为何忽然消失,还会不会出现,于是心神不定,一天跑出来数次,想看看还会不会出现。

  “咳。”楚离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响起。

  她顿时露出喜色,忙压低声音:“前辈?”

  楚离道:“我先前忽有急事,如何了?”

  “查到太上剑经的消息了。”徐静怡忙道。

  楚离顿时大喜,忙道:“在何处?”

  “太上峰。”徐静怡道:“但它距离这边极遥远。”

  楚离道:“多远?”

  “即使以我的轻功,一直不停的赶路,怕也要一年。”徐静怡道。

  楚离闻之心不停的下沉,一年,这里一年虽然在天外天只有一个月而已,但一个月易捱,这边的一年却难捱,萧琪现在最是难受的时候。

  “没有别的办法?”楚离道。

  徐静怡摇摇头,低声道:“太上峰与咱们这边隔着一座飞岩山脉,无法挪移虚空,只能施展轻功翻过去,最快只能挪移到飞岩山脉,省下一个月时间。”

  楚离道:“没有再快的?”

  徐静怡叹道:“再就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能一步一步来。”

  “可有去过那里的?”楚离道。

  徐静怡摇头叹道:“咱们教内没有翻越飞岩山脉的。”

  翻过了飞岩山脉便是另一番天地,号称北境,据说那边的武风更加鼎盛,但手段暴烈,而且人们行事也狠辣,远不如这边的温和。

  人们动辄生死相斗,朝廷的威严荡然无存,宗门力量主导一切,而宗门之间攻伐不断,混乱无比,即使是寻常百姓也凶悍异常。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南境之人绝不会翻越飞岩山脉,倒是有不少的北境之人翻越过来,有的是逃难,有的是跑过来劫掠。

  可南境纵使四海靖平,宗门与朝廷的配合却极好,面对这种越境而来的凶徒,从来只有绞杀,绝不放跑一个,付出现再大的代价也要杀掉对方。

  有如此威慑,这些年来北境来犯之徒才罕有,除非那种疯子才会过来送死。

  北境翻越过来有危险,同样的,南境翻过去也危险,翻过去会被北境之人当成肥羊宰割,所以她很想劝楚离别过去,但想到他必需去宗门,只能叹道:“那边很危险,纷争不断,厮杀不绝,所以要小心一些。”

  楚离越发想要见萧琪,道:“何时能过去?”

  徐静怡道:“过两天,我找人帮忙认一下路,然后再翻过飞岩山脉,如何?”

  楚离道:“甚好。”

  徐静怡咬咬牙,低声道:“我这次立下足够功勋,能进昙花殿参阅昙花神典,能够精进一层武功,进北境才更有把握。”

  楚离道:“你不必进北境,只要到飞岩山脉即可。”

  “飞岩山脉很难翻越的。”徐静怡道:“而且那里是锁魂之处,魂魄……”

  她说着话摇摇头:“需要一个宝物护住魂魄,我已然得到了这护魂珠,需要带着护魂珠过去的。”

  楚离无奈,没想到这个世界对魂魄防备如此之严。

  徐静怡道:“只需要两天。”

  “好,有劳。”楚离道。

  徐静怡忙不迭摆手:“前辈千万别这么客气,我性命是你救的。”

  “……去吧。”楚离道。

  徐静怡抱抱拳,转身一步跨进虚空,显然她的追魂术已然解开。

  楚离想跟着她一起,却又止住,理智压制住了情感的冲动,纵使想看昙花神典,也不能冒此奇险,昙花神教的总坛太过危险,尤其对他的魂魄而言。

  他等了两天,第三天清晨,徐静怡再次出现,身上气势已然变化,越发的缥缈虚无,似乎存在于眼前又似乎不在,昙花一梦再次精进。

  徐静怡踏出虚空后扫一眼周围,她明知看不到楚离,却仍忍不住想看看。

  楚离的声音在她脑海响起:“恭喜。”

  “咱们走。”徐静怡露出笑容,从怀里掏出一个圆滚滚的小珠子,拇指大小,漆黑无光,宛如黑土所捏成,充满着粗糙与沧桑。

  “这便是护魂珠。”徐静怡道:“前辈可否感觉出来?”

  楚离道:“唔,是有点儿奇怪。”

  一股奇异气息弥漫出来,朝他包裹过来,楚离脸色随之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