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76章 怒剑
  “阵法大师?”鹿婆婆的动作缓了缓,随后又两道黑光射到楚离魂魄上,扭头看向徐静怡道:“你怎知是阵法大师?”

  “前辈便是用阵法助我脱身的。”徐静怡忙道:“我想向前辈学习阵法之道。”

  “你——?”鹿婆婆上下打量她几眼,露出笑容道:“也不全然是傻瓜,知道自己想要的,怪不得你一直拦着我呢。”

  徐静怡忙道:“是,有前辈在,一直指点我的话,我相信一定能进入阵法之门的!”

  “若能成为阵法大师,确实对神教助益极大。”鹿婆婆颌首。

  徐静怡忙露出笑容:“是呀,所以鹿婆婆还是饶前辈一命吧,我一定好好跟前辈学习!”

  “阵法很重要。”鹿婆婆叹息一声,摇头道:“天下间的聪明人何其多也,可偏偏能学会阵法的那么少,当真是奇怪。”

  徐静怡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鹿婆婆感慨一声后,打量着徐静怡,摇摇头道:“你也没有阵法天赋。”

  “只要前辈一直指点,总能入门的。”徐静怡忙道。

  她其实已经放弃,但知道神教对阵法极重视,所以提出来给楚离增加保魂的筹码,看鹿婆婆这模样,觉得有门儿,希望大增。

  鹿婆婆叹道:“可惜,阵法之道不是努力与聪明就能成的,天赋是第一位,你学不会的,……即使能学会,安危与阵法相比,还是安危更重要,所以他要死!”

  她说着话,双手猛的一按龙头拐杖,顿时一道粗壮的黑光射向楚离魂魄。

  楚离只觉周身无处不疼,魂魄的疼痛无法阻遏,眼前阵阵发黑,便要昏迷过去,凭着无上定力硬生生撑住,诸多奇功秘术齐齐运转,维持着清醒,寻找一线生机。

  忽然脑海里一直懒洋洋趴伏的小兽抖抖皮毛,在脑海虚空站起,四蹄的白毛与周身绸缎一般的毛皮猎猎抖动,仿佛绽放着光芒。

  它猛的瞪大眼睛,宛如刚刚苏醒,看到这般状况勃然大怒,双眼迸射寒光。

  楚离猛然一轻,顿时大喜过望,没想到竟然是天灵经克制这灭魂之光,可惜天灵经需要身体的运转,而此时却只有小兽。

  他觉得身体一轻,诛神雷剑顿时射出。

  他心中森严杀意宛如实质,凝成的诛神雷剑乍一射出,便射中鹿婆婆。

  “砰!”鹿婆婆身体亮起一道黑光,抵消着诛神雷剑。

  黑光闪烁,宛如湖水起涟漪,一道蓝光闪烁的短剑在虚空闪现。

  楚离哼一声,避开了两道黑光,数道诛神雷剑射出。

  数道蓝光短剑围住鹿婆婆,而且不停的有蓝光短剑围过来,一会儿功夫把鹿婆婆围得密密麻麻,好像形成了湛蓝剑雨。

  鹿婆婆哼一声;“果然是害人之心不死!”

  楚离的声音在她脑海里震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偏要寻死!”

  他这话说罢,虚空凝出一道道长剑,一柄长剑,两柄长剑,三柄,四柄……,眨眼功夫,数十把长剑遮住了他的上空,然后扑天盖地笼罩住了鹿婆婆。

  “砰砰砰砰……”这一次却是忘情神剑,以更上一层天的灵气所凝,在楚离狂怒之下凝聚得结实无比,宛如实质,威力惊人。

  鹿婆婆想挪移躲避,却偏偏被锁住了虚空,竟然无法挪移,唯有施展轻功闪避,但已然来不及逃离剑雨笼罩范围,于是怒哼一声挥动龙头拐杖。

  “轰隆轰隆……”龙头拐杖在剑雨之下发出一声声轰鸣,黑光闪动。

  剑雨仿佛无穷无尽,便如楚离的怒火,扑天盖地。

  徐静怡原本想说什么,却被楚离挪移出了这里,出现在两里之外的一座山巅,遥看向这边,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换了是谁,忽然被下死手,都要愤然反击,自己说什么也没用,换了自己也会不顾一切杀死对方,可偏偏不能眼睁睁看着鹿婆婆身亡。

  而她若去求救,便会引来神教更强的高手,前辈的魂魄怕是……

  她矛盾挣扎,一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一方是自己的长辈,两者她都不想死。

  “呜……”一道厉啸声在天空响起。

  一个灰袍老妪出现在虚空,鹤发童颜,头发如银丝,脸庞红润娇嫩宛如婴儿,而且五官秀美,手执长剑扬声喝道:“大胆妖孽,敢来昙花神教放肆,受死吧!”

  她挥剑虚刺。

  楚离的魂魄陡然一闪挪移出一丈,原本位置出现一个小洞,无声无息的燃烧着,没有熄灭之相,好像能够一直燃烧下去。

  楚离心下悸动,知道这也是能毁灭魂魄的奇物,这柄剑不寻常。

  他越发愤怒,虚空一道道剑气分了一半射向她。

  即使如此,虚空的剑气好像无穷无尽,笼罩了两个老妪,她们眨眼功夫便脸色苍白,竟然有力竭空虚之相,看得徐静怡吃惊不已。

  这位灰衣老妪乃单长老,是神教顶尖的高手,一身剑法虚实相生,无物不克。

  两位长老的功力深厚之极,都有数千载,便是与人打上几天几夜也不会缺内力,已然生生不息,无穷无尽,但此时仅仅几次呼吸而已,却已经力竭,委实难以置信。

  两长老心下叫苦不已,知道惹上了大麻烦,这无形剑气已经显化其形,威力达到了惊人的层次,而且精纯无比,一道道剑气钻进身体后,不停的攻击五脏六腑,纵使她们身体强横,也已经受伤。

  徐静怡抿嘴紧张的跺跺脚。

  鹿婆婆平时神出鬼没,她见到的很少,但单长老不同。

  自从师父死后,一直得单长老照顾,若无单长老指点与照顾,她日子不知会如何凄苦,现在看到单长老遇险,她不能不开口。

  “前辈,手下留情!”徐静怡扬声喝道。

  无穷剑气没因此而停止,两大长老脸色苍白,神情狼狈,周围地面坑坑洼洼,一个个小洞看不到底,可见神剑的威力。

  “前辈,手下留情啊!”徐静怡大声道:“前辈若杀两位长老,还是先杀了我吧!”

  楚离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愚蠢!”

  徐静怡精神一振,她最怕楚离不搭理自己,先一口气把两大长老杀了,到时候她也无可奈何,楚离在这个时候开口,给了她希望。

  “前辈,咱们还是先去太上峰吧!”徐静怡忙道:“不宜节外生枝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