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81章 双使
  单长老诸人惊奇的看着楚离。

  他们没想到楚离如此年轻,至少也该是中年人,飞升是需要将一门武学练到圆满,而将一门武学练到圆满是极艰难之事。

  要知道前辈们创立的武学往往是集数代人的智慧而成,而且每一代都是经历万年的呕心沥血,一门武学凝聚着多少的智慧与精华,想要修炼圆满谈何容易。

  下界之人几乎无法修炼圆满,即使有天赋绝顶,因缘巧合的天之骄子,也往往需要足够长的岁月,而看楚离的模样仅仅是二十几岁而已。

  而魂莲重塑肉身,出来的往往是飞升前的,或者死之前的,而并非想变成什么样便什么样,是不由魂魄控制的,显然他便是以这般容貌飞升的。

  “真没想到,楚先生如此年轻!”单长老赞叹道。

  楚离微笑:“还好,魂莲果然玄妙,竟然真能重塑肉身。”

  “楚先生还要去太上峰吗?”单长老道:“依老身看,还是不去的好,北境太过凶险,南境靖平,更加安宁,可以静心参悟武功。”

  楚离摇摇头道:“多谢单长老美意,我还是要去太上峰一趟的。”

  “那老身便不勉强了。”单长老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如此年轻便修炼圆满,必然是智慧通透的人物,外人很难撼动其心,只要决定要做的事,没人能改变。

  徐静怡忙道:“楚前辈,我随你一起。”

  楚离转身看向她,沉吟片刻,摇摇头道:“有了这具肉身,我行事方便,不需你跟着了。”

  “可是楚前辈你不认得路。”徐静怡忙道:“还有一些风俗习惯,我虽然没去过北境,却有过了解,能避免很多麻烦的。”

  单长老笑道:“若不嫌静怡累赘,带着她也好,端茶送水跑个腿。”

  楚离正要说话,脸色忽然一变,扭头看向身后虚空。

  虚空泛起波纹,随后出现两个中年男子,身穿金袍,脸色肃然,双眼灿灿不可直视,目光扫过楚离几人,最终落到了对面的昙花神教总坛。

  两个中年一个高壮一个矮瘦,截然分明,皆脸色肃然,气势赫赫,楚离竟然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两人所立的周围虚空似乎在扭曲。

  这两人的修为之强乃他所仅见,甚至可与宋无忌相当,他现在没有十足把握。

  大圆镜智观照之下,两人仿佛两轮烈日当空,灼灼光芒耀眼,几乎不能直视,形成庞大的压力,周围诸人的光芒无一能比。

  “二位是……”单长老脸色微变。

  她已然认出两人的身份,心跟着沉下去,天阳神教!

  “昙花神教,嘿,胆子不小!”矮小削瘦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杀了咱们天阳神教弟子,以为真能掩饰住身份!?”

  “老身不知这话是何意?”单长老皱眉道:“咱们昙花神教向来不招惹事端。”

  “把人交出来吧。”瘦小才中年男子冷冷道:“只要交出人来,咱们可以不牵扯到你们昙花神教身上,如若不然,嘿嘿……”

  高大魁梧中年男子冷哼:“不交人,连你们昙花神教一块灭了!”

  “好大的口气!”鹿婆婆哼一声,斜睨他们:“你们随随便便说句话就要灭了咱们神教?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看来是不准备交人喽。”瘦小中年男子摇摇头,扭向同伴道:“昙花神教嘛,底气挺足,那就先给他们点儿厉害瞧瞧?”

  高大魁梧中年男子“呼”的一掌拍出。

  虚空扭曲,掌力狂涌,鹿婆婆龙头拐杖刚一举起,掌力已至。

  “砰!”鹿婆婆直直倒飞出去,龙头拐杖已然飞出去,挺直的杖身已然弯成了一个圆弧。

  鹿婆婆喷出一口血,整个人迅速萎靡,宛如大旱天里的庄稼,蔫头耷脑无精打采,精气神迅速的衰竭,努力想振奋精神却有心无力。

  楚离脸色肃然,看着这一掌的掌力刚猛霸道,迅速的摧毁着鹿婆婆的身体,这般下去一刻钟她就要没命,如此掌力委实强横。

  单长老飘身接住鹿婆婆,内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却无法挡住掌力的破坏,脸色肃然,紧盯着两人沉声道:“不知二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削瘦矮小中年男子沉声道:“天阳神教巡阳使邵克武!”

  高大魁梧男子肃然道:“天阳神教照阴使原靖!”

  孙长老四个中年男子围到单长老她们身边,浑身紧绷,随时要出击。

  徐静怡紧抿红唇,双手攥紧。

  但她也知道,自己这点儿武功动手只是累赘,能不添乱就不添乱,在一旁看着就好,省得让单长老他们分神,眼前的希望还在楚前辈身上。

  楚离大圆镜智观照,可惜两人身如烈阳,大圆镜智照不进他们脑海,唯有煌煌烈日之威,几乎没有抵挡之勇气,当真厉害。

  他不知道这两人在这个世界是什么层次的高手,但想来并非最顶尖的,却已经如此厉害,看来自己要小心一些,别把魂魄葬送在这里。

  “巡阳使!照阴使!”单长老凛然,心不停的下沉。

  巡阳使与照阴使虽非天阳神教最顶尖的高手,却已经是超越坛主的高手,是天阳神教最顶端的战力,怕是要教主亲自出动才能压得住。

  自己诸人是万万挡不住的,想到这里,心下大急,看来他们是笃定小邢是昙花神教的弟子了,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动手。

  “交出人来吧。”巡阳使邵克武淡漠的道:“想活命,得赶紧回去进到鼎里,鼎里放水烧沸腾了,在沸水里运功才有希望拔除掌力,否则一刻钟内必死无疑!”

  “咱们不知二位说什么。”鹿婆婆一抹嘴角的血,恨恨说道。

  邵克武冷笑一声,摇摇头:“自寻死路,我想帮也帮不了你们,只交出凶手,咱们两教还能相安无事,不交出凶手,那就开战吧,倒要看看你们昙花神教的底气从何而来!”

  “战便战,怕你们不成!”鹿婆婆冷笑。

  她精神越发萎靡不振,神情狠厉,语气却虚弱,已然中气不足。

  “那先灭掉你们再说!”邵克武摇头看一眼原靖。

  原靖一掌拍向单长老。

  “砰!”一个中年男子迎上掌力,身后三个中年男子同时手掌抵背,一个抵一个串到一起,内力合一。

  四人合力却仍被震得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血雾,软绵绵的倒在单长老她们跟前。

  PS: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