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488章 天选
  他已然死去,郑二他们却仍不罢休,宛如十九道狂风般席卷而来,再次把程远打飞到空中,不放过他的尸首,掌力所致,硬生生把程远打成了一团肉泥。

  没了护体神功的庇护,程远的尸首在郑二他们掌下不比一块石头坚硬,骨头都化为粉末。

  “啊——!”郑二怒吼。

  他们一直被困在秘境一万年,二十四个师兄弟相依为命,感情深厚,尤其是郑大,身为大师兄,公正严明,更是深得他们拥戴。

  这一次秘境出,他们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一统整个天魔境,才不枉被困秘境万载。

  虽说活了万载之久,远胜常人的寿元,但困在秘境内无异于坐牢,再美丽的景色一直看了上万年也是一种莫大折磨,他们宛如囚徒一般,一定要成就最惊人的伟业才能弥补自己所受的苦。

  但现在伟业未成,大师兄却已经殒落,首级被带走便再也不能复活,即使秘境再玄妙也不可能让大师兄复生,这让他们愤怒而憋屈,恨不得把楚离撕成粉末。

  但楚离狡诈,已然逃得无影无踪,先撒一口气再说,程远便撞到了他们枪口,被他们怒杀。

  此时遥远的大梦宗内,宗主大殿忽然响起钟声,悠扬钟声响彻整个大梦宗,所有弟子清晰听闻,听到一口气响了六声,脸色皆是大变。

  他们都知道六声钟响意味着什么,是宗主身殒,新任宗主即位。

  他们纷纷出了自己的院子来到了宗主大殿前,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大殿。

  三十六个袖子绣着金色条纹的青袍老者匆匆而至,众人纷纷让开路,让他们进入大殿内,片刻后又出来,脸色沉肃,缓缓点头。

  一个青袍老者沉声道:“宗主确实身殒!”

  “不可能!”

  众人纷纷叫道。

  在他们眼里,宗主不仅修为深不可测,还计谋多端,更重要的是推衍之术天下无双,所以趋吉避凶,几乎不可能遇到真正危险。

  他们从没想过有一天宗主会身殒,死的都是对方而不会是宗主。

  易青松也在人群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也无法相信宗主会这么突兀的死去,感觉是给大家开的一个玩笑,委实太过奇怪,拥有一身惊天动地修为,还精通推衍,怎会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

  他沉声道:“蒙长老,是谁杀的宗主?”

  先前说话的蒙长老蒙井摇摇头:“推衍不出!”

  “这怎么可能!”易青松大声说道:“宗主身怀宗主指环,怎么可能推衍不出。”

  “被蒙蔽了天机。”蒙井摇头叹一口气道:“若非如此,宗主也不会冒奇险,大伙先散了吧,新任宗主三天之后便会选出,待选了新宗主再报复。”

  众人摇头,都站在大殿外不走。

  蒙井沉声道:“现在咱们对程宗主的死一无所知,但当务之急还是新任宗主,这是大梦宗的铁规矩,新任宗主会天选而出。”

  易青松道:“蒙长老,我退出天选。”

  蒙井哼一声道:“凡十八代弟子以上者皆需参与天选,无能例外,青松你也一样!”

  “可是……”易青松皱眉。

  他乃阿修罗,怎能成为大梦宗的宗主,况且天选也不可能选中他,不如直接放弃,对大伙表明心迹,减弱一些敌意与戒备。

  虽说现在阿修罗境变得平和许多,不像先前那般喜欢杀伐,仍不能不防。

  “不必多说,天选已经开始。”蒙井沉声道。

  他这话说完,三个枯瘦老者从大殿而出,皆身穿青袍,衣边皆绣着金线,比蒙井他们袖上绣的金线更长,当中一个枯瘦老者手捧一个紫木匣,另两个老者捧着两个玉匣。

  紫木匣被他放到了旁边一座高台上,高台是一座祭坛,坛上供奉着历代祖师的灵位,紫木匣放在诸灵位跟前,然后被缓缓打开。

  一颗拳头大小的青色圆珠呈现在众人跟前,宛如一块碧玉雕成,但却是一块儿寻常的玉,黯淡无光。

  他们顿时肃然,此乃天机之眼,乃大梦宗的镇宗之宝,大梦宗的推衍之术与天机之眼相合,无物不算。

  两个枯瘦老者也将两个玉匣放到两旁,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一块的玉坠,都是大拇指大小,晶莹温润宛如泉水在其中流淌。

  这些温润小玉坠上雕刻着一个一个的字,却是十八代弟子及十七代弟子的名字,所有弟子印符皆在此,无一遗漏,乃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三个枯瘦老者扫一眼众人,双眼如电,众人皆不由低下头。

  “天选大典便要开始。”当头的枯瘦老者缓缓说道:“诸弟子们亲眼见证,上一任宗主意外身殒,现在徒悲伤无益,诸弟子振奋精神,给他报仇才是。”

  众人轰然应是。

  他抬头看看天空,正是烈阳当头照,他叹口气道:“那便有请祖宗神灵选出下一任宗主吧!”

  他说着话,轻轻一按青色圆球。

  其余两人分别拍在他后背,四掌抵到后背,他周身青袍猎猎抖动,宛如充了气的皮球,然后又慢慢平伏,原本黯淡的青球慢慢放光。

  光芒越来越亮,而三个枯瘦老者脸色越来越苍白,头顶白气蒸腾好像沸水滚滚,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们的吃力,都有些担心会不会支撑不住。

  “嗤!”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从青球里射出,照到天空,仿佛把天空照出一个洞来,天空上原本的白云竟然也出现一个洞,好像被光柱直接穿透。

  “叮叮叮……”玉匣里的小玉坠清鸣作响,然后轻飘飘的浮起来,如乳燕归林般投进了光柱内,随着光柱往上,似乎乘着风的羽毛般向上。

  到了百米高处,它们停止向上,在光柱内翻滚,越来越亮。

  “叮……叮叮叮……”

  清鸣声中,一只只玉坠碎去,化为粉末沿着光柱慢慢飘落,最终只剩下一只玉坠在光柱内悬浮不动,而且在吸纳着光柱的光芒,越来越亮。

  光柱则越来越淡,最终全部投入了玉坠内,而玉坠也渐渐融化,凝成了一枚碧玉指环,倏的钻向了人群里的易青松,落到他手上。

  易青松茫然的握着玉环。

  众人倏的让开,他周围十米之内空荡荡的。

  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