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02章 余孽
  身体涌上强烈的渴望,恨不得一口把瓦罐都吞下,尽管如此,他仍旧清醒,没失去神智与理智。

  凝视感应一下这瓦罐,并没感应到危险,才捧起来仰天一饮而尽。

  一罐其实没多少,一斤左右而已,他一口气喝光。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欢呼高唱,浑身轻盈如羽,恨不得飞起来,忍不住仰天长啸。

  啸声如雷,滚滚而动。

  “聒噪!”古嗣同冷哼一声。

  楚离收了啸声,再次抱拳郑重一礼。

  他虽然看不透古嗣同的心思,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修为深厚更胜自己一筹,若要杀自己,怕是只有逃命的份儿,而当初那情形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古嗣同真要害自己也不必等现在。

  但尽管如此他还没丧失警惕,防人之心不可无,除非面对萧琪孙明月陆玉蓉她们,对其余人都带着一份戒心,只是从没表现出来。

  古嗣同摆手道:“不必说谢!”

  楚离叹道:“这九冥鱼果然神妙!”

  “它只是对魂莲神妙,对其余人却未必。”古嗣同淡淡道:“世间莫不如此,一物降一物,九冥鱼寻常人吃下去也只是滋补血气,效用并不神奇,对魂莲之身却有无上的裨益。”

  楚离缓缓点头道:“一直发愁魂莲之身怎么疗伤呢。”

  “有专门的魂莲之身灵药。”古嗣同道:“你不知深浅,没找到罢了,以后随身带着一瓶赤血散,下次再受伤便不会如此狼狈。”

  楚离用力点头。

  这一次太过狼狈,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魂莲之身有如此弊端,叹道:“魂莲之身竟然是魂魄之囚牢!”

  “你还知道这个?”古嗣同扫一眼他,淡淡道:“既然知道这个,也应该知道魂莲之身需要赤血散才是。”

  楚离叹道:“真是魂魄之牢狱?”

  “魂魄与肉身相融,才是最佳。”古嗣同道:“难道现在的身体不是魂魄之牢狱?谁魂魄能够离体?”

  楚离道:“据说有秘术能够魂魄离体。”

  “那种秘术很难练成。”古嗣同淡淡道:“而且魂魄离体又有何用!……魂莲能让魂魄与身体更加紧密,从而让资质更胜!”

  楚离皱眉叹一口气,慢慢点头。

  这对于一般人而言确实是妙处,魂魄与肉身越紧密,对身体的感知与操纵越精微,同样的精妙动作,魂魄与身体更紧密之人能轻松做出来,其余人却做不到。

  若魂魄与身体联系不够紧密,甚至永远学不会那些精妙动作。

  更重要的是,魂魄与身体越紧密,身体的反应也越快,对于交手搏杀而言,重要性关乎生死,有时候反应慢那么一点点,便是生死之间。

  但这点儿妙处对他而言却是致命的。

  他上一次魂魄离身,并没感觉到有异样,这一次之后才知道魂莲之弊端,当然也不能怨昙花神教,他们可不知道自己魂魄仍能返回天外天。

  古嗣同道:“看你的模样,似乎不高兴?”

  楚离摇头苦笑:“只是感慨受伤后会如此麻烦。”

  “有了赤血散,能够与正常人一样。”古嗣同淡淡道:“而且赤血散也不是什么名贵之药,寻常得很,只不过你不懂罢了,才会吃了这个大亏。”

  楚离点点头没说话。

  古嗣同道:“而且魂莲之身还有一桩妙处,每受一次重伤,身体与魂魄会更牢固,融合得更彻底,多受几次重伤,魂魄与身体同一,修炼起来会突飞猛进,动手也会灵动有神。”

  楚离露出苦笑。

  这更麻烦,这一次重伤之后,自己魂魄竟然离不开身体。

  “不过这样也有一桩麻烦。”古嗣同道:“身体死了,魂魄也就不在,魂飞魄散无法进入轮回,这也是魂莲种种妙处的代价。”

  楚离慢慢点头。

  古嗣同道:“现在好了吧?”

  楚离忙笑道:“已然恢复。”

  古嗣同点点头道:“既然恢复了,那便能动手。”

  楚离眉头一挑:“难道前辈有仇人?”

  “不是找我的,是找你的。”古嗣同指了指外面道:“已经在外面等了几天,等着你出去呢。”

  楚离道:“他们倒是有耐心!”

  “解决了吧,省得在外面扰人清静!”古嗣同哼道。

  楚离抱抱拳,一晃身出了山谷,看到对面的山峰之巅站了当初的刑武兴,一步跨过去来到近前,平静的看着刑武兴。

  刑武兴看到他,上下打量几眼,哼道:“恢复了?”

  楚离点头:“可要继续动手?”

  刑武兴皱眉摇摇头叹道:“没有必要了。”

  楚离道:“凭你的修为,胜算很高,为何不打?”

  刑武兴的修为更胜他一筹,而且精通那种奇异掌力,他现在还没想到如何破解,当然他正常情形下根本不会被困住,当时是受了重伤无法挪移,现在则一个挪移便是,尽管其掌力锁定虚空,却锁不住天魔驭空术。

  “打与不打,你都是个死。”刑武兴哼道:“你觉得自己得救,很高兴吧?”

  楚离微笑:“能活着总是高兴之事。”

  “有些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刑武兴淡淡道。

  楚离皱眉看向他,大圆镜智凝神观照,煌煌明光罩体,看不清其心思。

  他感觉出刑武兴的神情不太对,听这话也有古怪,他凭着大圆镜智,对人心的洞微已然达到神乎其神的地步,即使不看脑海,也能凭其神情与细微动作将其心思看清七七八八。

  “那位古前辈有问题?”楚离缓缓道。

  “总算不太笨,可惜运气不好。”刑武兴似笑非笑。

  楚离哼道:“是何来历?”

  “若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牵机神教的余孽。”刑武兴淡淡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得上,我在这里可不是等你,而是等他!”

  楚离脸色微变:“牵机神教?牵机神教没灭?”

  据他从摇天楼主那里得来的消息,牵机术是牵机宗秘术,没想到这里还有牵机神教,一听这名字他便想到了牵机术,想到了傀儡。

  他从刑武兴说的余孽两个字里,知道牵机神教应该如牵机宗的命运一般,被人所灭。

  刑武兴道:“总有一些家伙命大,这个便是,你被他所救,还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他说着话,目光却透出几分同情之意。

  楚离脸色难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