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04章 动手
  楚离摇摇头。

  他用离魂草却是为了分离魂魄,能够返回天外天,孙明月在那边不知道多着急呢,还好这边的时间与那边相差十二倍。

  “你有什么主意?”刑武兴道。

  听楚离能布置隔绝气息的阵法,他对楚离的态度陡然不同。

  天阳神教自然知道他通阵法之事,可刑武兴身为供奉,却是懒得去了解,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从北境而来的高手罢了,还是一个丧家之犬,自己斩杀便是。

  没想到竟然没杀掉,还被逃了,但顺便碰上了牵机神教的余孽也是一桩幸运,杀北境的一个高手与杀牵机神教的余孽乃天壤之别。

  且不说别的,仅仅是各宗的奖励他都会笑醒,为了斩灭牵机神教,所有参与围剿的宗门都设下了重奖,只要能杀牵机神教余孽,奖励之重足让人瞠目结舌。

  关键不是金钱,而是一些奇药灵果。

  有了这些奇药灵果,无异于多几条命,又增涨了修为,可谓无人能够抗拒的诱惑,有杀楚离的功夫不如保存精神来杀古嗣同。

  楚离道:“你一人可能对付得了他?”

  “自然没问题。”刑武兴哼道。

  因为有楚离在,他顾忌拿不下古嗣同令其逃之夭夭,再也追不上,否则他早就出手。

  有了楚离在,古嗣同非常难缠,傀儡会奋不顾身,以命相搏,甚至会同归于尽,凭楚离的修为,真要同归于尽,他自己是一定要受伤的,从而失去了杀古嗣同的机会。

  楚离点头道:“我需得先设一道阵法隔绝了气息,然后待他过来,再将另一阵法激活,将其困入阵中,这其中便要你先缠住他。”

  “……此法甚好。”刑武兴点点头,随即道:“你不会连我也一块儿除去了吧?”

  楚离道:“有这离魂草,咱们的帐便是清了,杀你又有何益。”

  “那倒也是。”刑武兴颌首。

  楚离道:“我现在便布阵,但愿来得及,先弄些玉佩过来。”

  “稍等。”刑武兴道。

  重奖的刺激下,他积极异常,恨不得楚离马上布下阵法把那古嗣同斩杀,有求必应,转眼功夫便回来,手上已经拿了十几块玉佩,皆是水润上好美玉。

  楚离也不客气,信手开始做起了阵符,盏茶功夫已经做好,然后道:“我一旦布置了阵法,他便上当会过来,你且小心了。”

  “来吧!”刑武兴精神一振。

  楚离在空中抛出六道玉佩,身形顿时隐去,气息也消失不见,仿佛彻底从世间消失。

  刑武兴露出惊奇神色。

  这楚离的阵法之道比想象的更高明,小小六块阵符就能隐去自身,丝毫感应不到,就是不知那古嗣同能不能感应得到。

  楚离也是一个测试。

  古嗣同在他身上布置了牵机术的种子。

  种子的凝成不仅仅需要独特的心法,还需要种子,没有种子,旁人得了牵机术也没用,便如自己一般,空有牵机术却无法施展。

  而种子的凝成,却是需要母种为引,没有母种便凝不成自己的子种。

  牵机术极为玄妙,子种可以操纵别人为傀儡,母种可以把一身修为与感悟都传下去。

  但母种不能操纵旁人,只能传承,而且能凝成多个,子种却只能凝成一个,师父可以通过数次母种把所有修为与感悟传于弟子。

  弟子得了母种的传承,才能借此凝成子种,才能真正施展牵机术。

  而古嗣同在自己身上所栽的种子却不是母种,而是子种,他精通牵机术,一下便知,所以马上就断定古嗣同的包藏祸心,刑武兴所说没错。

  纵使救了自己,却是为了把自己变成傀儡,楚离自然不会愚直的饶他,他只要活着,自己便要成为傀儡,确实破解不掉,这也是牵机神教与牵机宗的取死之道,牵机术太过霸道。

  他正这般想着,古嗣同蓦然出现。

  他双眼如电,慈眉善目的脸庞满是阴冷,一边小心戒备。

  楚离的行踪皆在他掌握,感应得清清楚楚,忽然消失在这里,委实有些奇怪,应该是被人所杀,而凭楚离的修为竟然被人所杀,此人必是劲敌。

  不过楚离也不是善茬,即使死于对方之手,也不会让对方全身而退,一定受了伤,最好自己能捡个便宜,能杀得掉楚离的,若昏迷了,自己便能施展牵机术!

  换一个更强的傀儡,这可是幸事,他莫名的有些兴奋,迫不及待的赶来,唯恐错失机会。

  “呵呵……”刑武兴忽然一声冷笑,一掌拍下。

  古嗣同乍一出现便感觉到了危险,兴奋之情被一盆凉水浇下,提掌拍出,想一试眼前家伙的深浅,脸色却越发阴沉,心也跟着下沉。

  看眼前这家伙的修为,更胜自己一筹,而且不像受伤模样,难不成直接一掌解决掉了楚离?

  想到这时他警惕之意大起,便要脱身。

  他能活到现在,谨慎为第一,若非如此,再强的武功也已经被灭。

  想到便行动,连绵拍出数掌,掌力狂暴如烈风,呼呼作响,然后一闪身便要挪移虚空。

  身形随之一滞,竟然没能消失,脸色微变。

  “哈哈!”刑武兴再次大笑。

  他已经用了锁定虚空的宝物,这老家伙能活这么久,逃命的本事一定是极高的,所以已经准备好了锁定虚空的宝物,果然凑效。

  虚空忽然出现数枚玉佩,在空中闪了一下又消失,好像挪移虚空一般,随后古嗣同感觉眼前景物骤变,顿时惊觉是阵法。

  刑武兴却没什么感应,周围没有异样。

  楚离出现在他身边:“困住他了,但他想必有宝物,说不定能克制阵法,需得速战速决!”

  “好!”刑武兴忙点头。

  楚离将一枚玉佩抛给他:“拿着这个,他不会发觉,最好一击致命。”

  “明白!”刑武兴用力点头,仿佛看到了重奖,握住玉佩冲向古嗣同。

  “砰!”古嗣同猛的转身,袖内已经出现一柄长剑,宛如毒蛇般射向刑武兴。

  刑武兴冷笑着一拂。

  “砰!”长剑与袖子撞在一起发出闷响,好像两块木头撞击。

  刑武兴无奈摇头,果然好事多磨,这家伙果然是有破阵之法,还真是一块硬骨头,但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这可是天大的机会!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