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14章 传功
  这座幽谷四周郁郁树林,深密幽静,杂草丛生,没有路径。

  幽谷此时却是一声接一声的闷哼响起,声音中透出痛苦之意,硬生生忍着不叫出来。

  萧琪一袭白袍,一片一片鲜血好像白雪上的几朵梅花,格外显眼.。

  白玉般的脸庞苍白虚弱,双眸清冷依旧,平静看着六个老者。

  旁边不远处是四个中年男子,正捂着胸口躺在地上,不时发出闷哼,不让自己惨叫出声,但看他们煞白的脸色与涣散的眼神,显然到了崩溃的边缘。

  萧琪勉强维持着站立不倒,却已然到了灯枯油尽之时,燃烧寿元的秘术即将施展完毕,杀了四个高手算是赚了,不甘心却是因为楚离,就这般去了,再见不到楚离。

  她心中思念着楚离,却知道最终还是见不到楚离,楚离想走最艰难的飞升之路,短时间内是不可能飞升的,待他飞升上来时,发现自己已然逝去,不知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她心志已决,太上神剑陡然一凝,六道剑气凝成一股,不求重创诸人,只求杀掉一个,拼掉一个是一个,给将来太上峰同门减轻一份压力。

  “嗤!”剑气与当头老者护体罡气相撞,发出一声刺耳的厉啸,然后老者眼睛陡然瞪大,难以置信的瞪向萧琪,看着萧琪被六掌击中。

  “砰!”几乎六掌同时击中她,掌力隔着两寸外无法再进,萧琪护体罡气犹在,反震开六人的手掌,唯有掌力钻进去。

  她顿时飞到了半空,宛如破布娃娃一样斜飞,重重落到一棵树上,浑身软绵绵如抽去了骨头,已然没了反抗之力,挂在树上一动不动,已然昏迷过去。

  楚离下一刻出现在她身边,虽恨不得紧搂入怀,却不敢妄动,枯荣经催动灵气进入她身体,同时运转吉祥神功将她体内的掌力驱逐。

  吉祥神功的掌力奇异,至柔至阴,还蕴着精神力量,隐约带了一分灵智,外人的内力一旦碰它们,马上便会招致的反击,而楚离的吉祥神功进来,却是没受到它们的反抗与排斥,被轻易的引离身体。

  楚离碰触萧琪的身体,便对她的情形一清二楚,脸色沉肃,寿元燃烧殆尽,几乎是必死之局,更要命的是,她的身体也是魂莲之身。

  他从怀里掏出赤血散,喂她服下,然后一闪到了一个中年男子身后,左手搂着萧琪,右手拍在他后背,不老长生功发动。

  他右掌吞噬之下,那中年男子感觉自己越发虚弱,原本压制的剑气再也压不住,顿时在体内炸开,“砰”一声闷响宛如闷雷,随后身子一下瘫软下来,五窍流血。

  楚离摇摇头,知道这家伙必死无疑,却是中了萧琪的太上神剑,萧琪的太上神剑威力惊人,尤其进入体内之后更是可怕。

  六个老者冲过来,却没能挡住他鬼魅般身法,片刻后四个中年一一毙命,他瞬间带着萧琪消失无踪,六个老者想追却不知从何追起。

  萧琪体内没了他们吉祥神功的气息,他们感应不到萧琪,至于说追魂秘术,今天已然施展过,下一次施展却是需要明天了。

  而且追魂秘术代价太大,两位长老未必会如此频繁的施展。

  但他们看着四个已然毙命的中年男子,咬了咬牙,无论如何要杀掉萧琪,若任凭她成长起来,不知道可怕到什么程度,会是吉祥宗的噩梦。

  ——

  楚离搂着萧琪出现在一座转轮塔内,他已经建了九鼎镇天大阵,阵外还布置了阵法,颠倒乾坤,让追魂术无法追到。

  至于能不能见效,他也不能断定,没亲自领教过,很难说威力大小。

  他开始凝运母种,很快凝出一颗又一颗,但可惜脑海里的数门奇功竟然无法被母种所继承,有无形的力量抗拒母种的凝成,只能撇开。

  忘情神剑的感悟能凝入母种,不老长生功也能凝入,还有炼神诀,一股恼的凝成母种传给了萧琪,还有他一身庞大浩瀚的修为,及从四个中年男子身上抽取的寿元。

  一刻钟过后,萧琪慢悠悠的醒过来。

  楚离将一身修为凝入母种之后,身体贼去楼空,几乎废人一个。

  他于是开始运转枯荣经,这一次他身体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没有急速衰老,仅是稍微衰老一些,最终却没能气绝而亡。

  他估计,真要让自己这具身体气绝而亡,没有十几天不停催动枯荣经,很难做到,而他等不到那个时候,于是不等气绝而亡便直接逆返。

  这魂莲之身还有很多自己没了解的玄妙,通过枯荣经他便知晓,魂莲之身的寿元是极悠长的,远非万年可比,所以枯荣经的催动对它影响甚小,疗伤的效果也不佳。

  他再次恢复年轻时,功力已然恢复,魂魄与身体的结合更加紧密,他有一种现在便用离魂草的冲动,看离魂草这个时候还管不管用。

  萧琪缓缓睁开明眸,发现自己在楚离怀中,玉手轻轻摸了摸他肩膀与胸膛,免得自己是做梦,但想到先前自己正在与人厮杀,不可能有机会再做梦。

  楚离紧搂她身子,轻声道:“夫人,是我!”

  “不是梦?”萧琪讶然抬头看他。

  楚离轻轻摸着她如缎秀发,叹息道:“我得了一块巡天牒,魂魄能够上来,然后找了魂莲,便过来找你,总算是没晚。”

  想到自己再晚一步,便再也见不到萧琪,便心有余悸,只能说谢天谢地,两人的运气都足够好。

  萧琪忽然发现自己功力暴涨了数倍,脑海里有从没修炼过的武学。

  魂莲之体玄妙便在这里,一下子功力暴涨这么多倍,毫无撑爆之感,甚至没有失控感,仍旧如臂使指,好像这些功力都是自己苦修得来。

  楚离便将事情经过一说,萧琪终于彻底放下心。

  他们在塔内缠绵两天,楚离功力尽复,准备与萧琪联手大开杀戒,扬名立万,给吉祥宗一个狠的教训,给太上峰弟子喘息之机。

  现在还有太上峰残余弟子在挣扎,还没完全覆灭,有复起之望,萧琪受太上峰大恩,不想放弃。

  清晨时分,两人刚要离开转轮塔时,楚离忽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感觉,随后脸色微变,无奈的看向萧琪。

  萧琪与他默契十足,看他脸色不对,忙看过来。

  楚离摇头叹道:“我要回去了。”

  “怎么回事?”萧琪问。

  不用离魂草的话,魂魄无法脱离身体才是。

  楚离皱眉:“不知为何,现在魂魄想要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