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43章 得传
  楚离皱眉扫一眼萧琪。

  看起来萧琪很吃力,这阵法确实古怪,并非纯粹的精神力量制造幻觉,而是一种奇异力量,与精神力量截然不同的力量。

  这便是一种奇功,关键不是阵法而是他们所修炼的心法,阵法只是将他们心法威力放大数倍而已,精神与内力相合而成的奇异力量,看似是内力,却蕴着精神。

  他伸手握住萧琪,送去一道内力。

  萧琪顿时精神一振,明眸陡然大亮,头顶虚空的长剑迸射出光芒,顿时十几道剑气射出,分别射中疾行中的十八个男女。

  他们不闪不避,任由剑气击中。

  楚离与萧琪默契十足,诛神雷剑无声无息的刺出,紧随在萧琪剑气之后。

  十八人身外闪起粉红光芒,剑气轰击之下,它们闪烁不休,却坚韧异常,而十八个男女毫不理会,仍旧疾走,手上变幻着手诀,手印各不相同,俱是庄严肃穆。

  楚离的诛神雷剑攻至,顿时“轰隆”巨响,宛如惊雷炸响。

  粉红光芒闪烁剧烈,宛如眼睛一眨一眨,陆华羽心中发紧,脸色肃然。

  原本以为他们陷入欢喜大阵中,便如虫子落入蛛网,有死无生,此时看来却不然,两人竟然没被迷住心神,犹能自保,更甚者有挣脱之力。

  他脸色肃然,到这个时候,他无法插手,欢喜大阵一旦运转,唯有杀死阵内之人方能停歇,他靠近不得,否则也要陷入阵内。

  “砰砰砰砰……”闷哼声与惊雷声连绵不绝,粉红光芒越来越弱,让陆华羽脸庞绷得越来越紧,喘不过气,眼见着这欢喜大阵便要被破去。

  “嗡咪哞……”佛咒忽然飘响,悠扬悦耳,婉转低吟,却直入人心,乃是九个女子一起低诵。

  “嗡咪哞……”九个男子变换手印,跟着低诵。

  男女两股声音交缠在一起,骤然发生变化。

  陆华羽不在阵中,已然发现自己身处于宝相庄严佛祖金身前,巍然巨佛在前,自己渺小如蚁,恨不得趴在地上五体投地拜伏。

  他狠狠咬一下自己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疾退百米远,站在远处虚空遥望这边,看楚离与萧琪却毫无变化,仍旧剑气纵横,十八人的粉红光芒闪烁得越来越急。

  他暗叫不妙,这么下去很快就要破开护体罡气。

  “咄!”楚离忽然捏诀断喝一声,仿佛从遥远处传来,却又直撼心神。

  陆华羽在空中一颤,宛如石头般直坠而下,快到地面时,终于回过神来,身形一缓,几乎要撞上地面,忙一闪到了空中遥望。

  十八人宛如花瓣绽放,仰天倒飞出去。

  楚离慢慢松开手印,脸色肃然,隐约有莹光在脸上闪烁。

  萧琪目光则看向陆华羽。

  陆华羽浑身汗毛竖起,骤然一闪便要消失。

  他原本自傲,觉得楚离是趁着宗主严元初低落的时候杀之,是趁人之危,投机取巧,自己武功更胜严元初一筹,定能胜过楚离。

  若楚离真这般厉害,当初早就杀上门来,不会等萧琪死后才大开杀戒,所以楚离的修为是有限的,只是宗主运气不好,大意之下被杀。

  看到楚离与萧琪之后,他还笃定异常,果然如自己所料,两人的修为虽强,胜过自己所想,却还没强过自己,足够应付。

  此时浑身的寒意让他明白自己错得离谱,楚离与萧琪远比想象的更强。

  他大是奇怪,萧琪这般强的话,何至于被追杀得狼狈不堪,吉祥宗弟子早就死伤惨重,甚至远远逃开不去招惹她,唯有的可能是她又得了奇遇,突飞猛进。

  他又羡又妒,咬牙猛的催动轻功,挪移虚空,想避实击虚,避其锋锐。

  “砰砰砰砰……”剑气纵横,他身体冒出白光,明晃晃如潭水映着烈阳,挡住了太上剑气。

  他忙要继续挪移。

  “嗤!”他忽然一滞,太上剑经剑气击穿了他心口,低头看看心口,又瞪向萧琪,最终目光落向楚离:“好!好!”

  他说罢这些,缓缓倒地。

  萧琪扭头看一眼楚离,若非楚离的诛神雷剑,太上剑经剑气击不穿陆华羽护体罡气,更别说杀他。

  十八个男女落地之后无声无息的飘走,悄无声息,陆华羽恰好掩护了他们,待杀了陆华羽,十八个男女已然消失无踪。

  萧琪蹙眉:“这陆华羽的修为好生厉害。”

  她武功暴涨之下,还是很难破开陆华羽的护体罡气,唯有诛神雷剑配合才杀死了陆华羽,想想极为惊险,若自己一人真不是对手。

  “上次确实是捡了便宜,严元初死得冤。”楚离摇头笑道。

  他先前还真小看了这陆华羽,还好诛神雷剑更进一层,否则陆华羽是个难缠的对手,隐藏了修为,深不可测,还好诛神雷剑奇异,威力惊人。

  “先前逃走的家伙要不要杀?”萧琪蹙眉。

  楚离摇头:“他们是欢喜宗的,与吉祥宗又不同,先对付吉祥宗吧!”

  萧琪颌首缓步往上。

  大圆镜智观照,楚离发现所有吉祥宗弟子迅速沿着山后一条小路而下,钻进了深涧,涧内有数十只船,眨眼功夫他们上了船。

  萧琪来到峰顶的大殿时,他们已经都上了船,整个太上峰空空荡荡,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还有三十七个仆人侍女,茫然的忙着各自手上的活。

  萧琪一闪到了山崖旁,俯看下面的山涧,看到数十只小船如离弦之箭而下,眨眼功夫进入了滔滔江河,消失于她的视野中。

  楚离站在她身边,没急着动手。

  萧琪叹一口气:“我是不是太心慈手软了?”

  楚离道:“无所谓,随心而行即可,心慈手软如何,辣手无情又如何,只要自己喜欢,不必管别人怎么说。”

  到了这一步,再去管别人眼光实在没必要,他想让萧琪过得更舒心自如。

  萧琪露出微笑,轻声道:“这一次轮到他们享受追杀的滋味了!”

  楚离知道她终于还是决定,要灭掉这一批人,笑道:“小心他们反扑,应该有接应之人,尤其是欢喜宗,不能不防。”

  “杀了再说吧。”萧琪道。

  她看到太上峰的一草一木,不由的想起在峰上诸师姐师兄们,还有各个长辈,音容笑貌在眼前闪现,心中的杀意沸腾。

  “我不想重建太上峰了。”萧琪轻声道,进入大殿,轻轻一跺脚。

  “轰隆”一声闷响,正中央地面出现一个洞口。

  “太上峰的传承便在这下面。”萧琪神情复杂的看看洞口。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