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65章 传经
  萧琪蹙眉。

  她也是刚听到这个,真要如此的话,天灵经还真不能再练,毕竟这是关乎人类生死的大事,不能因为天灵经的威力强大而毁了大局。

  楚离皱眉沉吟,紧盯着天月和尚。

  天月和尚合什一礼道:“老衲绝不打诳语。”

  “真要如此的话,还真不能再练天灵经。”楚离缓缓说道。

  天月和尚叹道:“正是如此,不须老衲多说,若旁人知道楚施主你练了灵兽心法,便是所有人的公敌,天下共诛之!”

  楚离道:“罢了,既然如此,那便不练天灵经便是,但是身为无上寺,是不是该有所补偿?”

  “这个……”天月和尚沉吟。

  楚离道:“大师该明白咱们的处境,太上峰被灭,吉祥宗势大,依然不依不饶,赶尽杀绝,天灵经的威力无穷,真要废去,而且废了我武功,那等咱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萧琪轻轻点头。

  她一下明白了楚离的心思,是要卖惨呢。

  楚离道:“大师是为了不让无上寺武学外传,持戒而已,但因此而杀了咱们,却也算是犯戒吧?”

  “老衲不杀两位施主,两位施主却因老衲而死。”天月和尚缓缓点头。

  天灵经确实算是楚离的救命稻草,一旦废掉他武功,而且不能练天灵经,确实是关乎生死,一旦自己离开,吉祥宗弟子一定会追杀过来。

  “不如楚施主与萧施主来咱们无上寺外吧。”天月和尚道:“只要在敝寺范围之内,吉祥宗不至于敢过来杀二位。”

  楚离哼一声道:“如此说来,大师想让咱们成为废物,只能依托无上寺的庇护而活着?”

  天月和尚皱眉。

  这确实有点儿窝囊,对于楚离这种飞升上来的人而言,委实是一种屈辱,生不如死。

  楚离道:“太上峰绝学皆失传,来不及修炼,无上寺武学不能外传,但若是别的武学呢?无上寺想必有丰富的藏书,定有顶尖的绝学吧?”

  “这个……”天月和尚沉吟不语。

  楚离微笑道:“咱们现在是孤魂野鬼,若大师真不施展援手,那只能同归于尽,至于天灵经的害处,也顾不得了,总不能因为顾全天下而送了自己小命吧?”

  萧琪抿了抿嘴,忍住笑意。

  楚离这模样也真够无赖的,又是卖惨示弱又是威胁,软硬兼施。

  “唉……,罢了!”天月和尚叹一口气,慢慢点头道:“楚施主所说有理,老衲不能因为持戒而送了二位性命,便给二位一点儿护身武功吧。”

  楚离呵呵笑道:“大师不愧是有道高僧,胸襟如海,佩服佩服!”

  “这是一篇佛门心法。”天月和尚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贝叶,递给楚离道:“乃老衲无意中所得,并无其他妙用,唯用精纯内力之妙,可以纯之又纯,永无止境。”

  楚离接过金色贝叶,巴掌大小,上面是一些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寻常人即使瞪大眼睛也看不清。

  他现在没有内力,已然被废,于是递给了萧琪。

  萧琪一步跨到近前接过来,低头观瞧,片刻后抬起头看向天月和尚:“这是佛法吧?”

  “正是佛法。”天月和尚微笑点头:“心纯则意纯,意纯则气纯。”

  萧琪蹙眉。

  她还真不能断定这佛法管不管用,需要诵持才能管用,而自己对佛法的领悟却是很寻常,楚离是有深厚的佛学修持,却没有传给她。

  楚离接过来笑道:“夫人读一遍我来听听。”

  “如是我闻,佛发无量光,遍彻十方世界……”萧琪将贝叶上所刻读出来。

  楚离微阖眼帘。

  他周身没了修为,没有内力波动,但脑海虚空却没什么变化,小兽仍旧懒洋洋的趴在虚空,诸佛与天魔及金刚也在各自诵持着佛法,各种颜色的莲花飘飘洒洒,一轮明月高悬。

  他看向无上金刚,仍在诵持着真无上金刚无上经,并没有因为内力修为被废而有影响。

  他在脑海虚空映现自己的真身,盘膝坐在虚空,开始诵读先前所得佛法。

  约有一百多句,一千多个字,一字一句诵读出来之后,顿时一朵朵透明的莲花生成,然后飘飘洒洒落向周围,落到诸佛魔身上。

  刚有几朵莲花时,他们没什么变化,但随着他诵持时间加长,莲花增多,终于引起了些许变化,这些佛魔好像更加明亮一分。

  他们身上似乎开始放出一丝明光,更显得几分庄严神圣。

  他缓缓睁开眼睛,在脑海虚空觉得时间很久,在现实中其实仅是须臾功夫。

  萧琪忙道:“如何?”

  楚离微笑道:“确实是一门妙法,我来诵持,你便能受益,来,咱们试试!……大师可在一旁指点,我是不是有所谬误。”

  天月和尚轻颌首。

  他也想看看楚离会不会出错,此经来历奇异,但并非寺内武学,他刚开始以为是什么奇功,研究了一番后没有蕴含着什么奇术。

  后来参研其佛法,也是云里雾里,弄不明白其经意。

  最终他没有了得失心,顺意的将其诵持,发现了奇妙之处,竟然能够凝聚精神纯化意志与内力,能将修为变得醇厚绵绵没有火气。

  他看楚离与萧琪可怜,将此经送出,也是想看看楚离的悟性,是不是如自己所看到的上根器,是不是佛种。

  楚离从墙上落下,缓缓跏趺而坐,双手结印,宝相庄严,然后口诵佛经,正是贝叶上所刻,一字一句的悠悠缓缓,却韵味无穷。

  萧琪运功,只觉楚离的声音中正平和,从容徐徐,而且有一种致命的魔力,好像每一个字都钻进了自己身体,形在一股奇异的气息,融合进了内力中。

  内力变得更加顺畅,圆润如意,流转起来速度更快,更加笃实厚重,速度更快与厚重笃实之间原本是矛盾的,偏偏极好的融合在一起,让她畅美难言。

  半晌之后,楚离松开手印,微笑看着萧琪:“夫人,如何?”

  “确实是妙法。”萧琪嫣然笑道。

  天月和尚深深看向楚离:“楚施主若进敝寺,定可成就果位!”

  楚离摇头:“大师不必再说。”

  “唉……,老衲告辞!”天月和尚合什一礼叹息道:“楚施主莫忘了先前答应的,无上金刚无上经不能外传,天灵经不得再练。”

  他心下叹息,也不再逼楚离发誓,觉得佛性如此具足,智慧如此过人之辈,不必发誓也该知道怎么做。

  楚离微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