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68章 五雷
  “好小子,倒是小瞧了你!”黄东阳皱眉瞪着楚离,慢慢点头:“怪不得敢跟老朽动手,是武功大进之故,古怪!……古怪!”

  他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来说,楚离身怀无上寺的武学,天月大师到来之后,铁面无私,戒律森严,绝不会手下留情,而且发话给自己要手下留情不得伤他们性命,一定是心怀愧疚。

  而心怀愧疚,自然是因为废了楚离的武功,所以他才有恃无恐,想要一举解决掉这两个威胁,这两个都是青年俊杰,潜力无穷,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成为祸害。

  为吉祥宗计,自然要斩草除根的。

  楚离轻轻一掸袖口,将飞落下来的尘沙抖落,似笑非笑:“天月大师虽废了我无上金刚无上经,却又传了另外一门奇学,所以武功不但没退,反而更有长进,却是让黄前辈失望了!”

  黄东阳咬咬牙:“老朽确实失望,不过小子你觉得自己赢定了,那就错了!”

  他说罢一掌拍出。

  一掌既出,悠然自得,好像徐徐而动。

  但掌到半途之际,陡然加速,宛如鬼魅一闪,手掌带着身体一同瞬间消失在楚离跟前,下一刻已然到了他身后,掌力已至背心处。

  “砰砰砰砰……”数道密集的闷响传来。

  楚离身形不动,唯有白袍猎猎飘荡,宛如站在大风里。

  他背心处早已悬着数道忘情神剑剑气,与黄东阳掌力相撞,形成狂暴大风,再次飞沙走石,周围建筑被拆成废墟时,形成了厚厚的灰尘,此时漫天飞扬。

  劲风呼啸中,楚离平静而立,微笑看着黄东阳。

  黄东阳脸色阴沉。

  他万没想到楚离的剑气竟然挡得住自己掌力,精纯醇厚,绵绵不绝,带着无尽的弹力,他掌力竟然无法打穿,被柔韧的挡住。

  掌力眼睁睁便要击中楚离背心,偏偏差之毫厘,只差了一拇指距离,无法更上前一步,被醇厚的剑气挡住,委实不甘心又愤怒。

  他同时心下惊异。

  看来天月大师真的传与他们更强的心法,否则不至于有此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他冷哼一声,再拍一掌。

  楚离摇头:“看来黄前辈还不死心呐。”

  黄东阳鬼魅般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萧琪身后,一掌拍其后背。

  “砰!”闷响声中,黄东阳身形一滞。

  萧琪的剑气也挡住了他掌力,内力之精纯与楚离无异。

  萧琪的内力精纯自然是与楚离无异的,两人修炼贝叶经之际,内力相通,不分彼此。

  忘情神剑挡得住黄东阳掌力,太上神剑也挡得住。

  楚离呵呵一笑道:“黄前辈还有什么本事赶紧使出来吧!”

  “好!好!”黄东阳脸色阴沉,隐约发黑。

  他周身忽然一涨,佝偻身形挺直,脸庞又深又密的皱眉消失,双眼中的昏沉与浑浊褪去,眨眼功夫化为了一个俊逸中年。

  这一变化仅在瞬间完成,似乎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他双眼灼灼,神光湛湛,宛如冷电般吞吐,当真宛如实质一般,被他目光一照,心中莫名的泛寒。

  楚离周身汗毛竖起,感受到了危险,扭头看一眼萧琪。

  萧琪轻轻摇头。

  她看出楚离的意思,让她先撤。

  她这一次却不想提前离开,自身的功力足够精纯,与楚离一般无二,关键时刻能帮得上忙。

  楚离不再多说,神情肃然:“这是什么武功?”

  “天元锁龙术!”黄东阳微微一笑:“好小子,能让老朽施展这锁龙术,即使身死,你们也足够自傲了!”

  他说罢一步跨到楚离身前,也不攻其后背,直接探掌击中宫,肆无忌惮。

  “砰砰砰砰……”连绵不绝的炸响声中,他的右掌轻飘飘的却坚定的往前贴近,离着楚离胸口越来越近,绵绵剑气阻挡不住。

  “噼啪!”

  “轰隆隆!”

  无剑之经也被他的寂乐神光化解掉,右掌还在向前。

  天魔经一动,天魔驭空术发动。

  黄东阳右掌滞了滞。

  “砰!”楚离刚要动作,黄东阳身形一颤,掌前虚空发出一道炸响之后,他右掌陡然加速,似乎击穿了天魔驭空术的阻碍,瞬间击中楚离。

  “砰!”楚离直直倒飞出去,喷出一道血箭。

  他灵光一闪,在空中踏出数步,地藏转轮经发动,不停的转化掌力。

  他脑后隐约浮现出一尊塔。

  他地藏转轮经圆满,一直没有异相,此时却隐约浮现异相。

  萧琪明眸微睁。

  她原本想上前援助,此时看到这般异相便停住。

  “噗!”楚离再喷一道血箭,乌黑如墨。

  黄东阳俊逸脸庞挂着笃定的微笑,目送楚离的身体在空中划行,没有上前,因为这一掌足够毙其性命,如今的自己修为暴涨一倍。

  待看到楚离所喷血箭乌黑如墨,他顿时脸色微变。

  “嗤嗤嗤嗤……”地面涌现白烟,这一团乌黑鲜血竟然如剧毒一般腐蚀着青石地面。

  楚离还没落地,忽然一折,倏的落到萧琪身边,摇头叹道:“没想到黄前辈掌力如此阴毒,这可不是吉祥神掌!”

  “这才是真正的吉祥神掌!”黄东阳冷笑一声道:“后辈们偏偏自作聪明的将毒性剔除,威力大损,以至于不断的沉沦!”

  “可笑!”忽然一声断喝响起。

  场中出现一道人影,修长挺拔的身形,英俊的脸庞,却是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面如冠玉鼻若悬胆,双眼如寒星般闪烁,腰间长剑斜挂,透出几分磊落潇洒气质。

  “你是何人?”黄东阳冷哼一声,脸色阴沉。

  修长青年缓缓说道:“五雷峰弟子贺晋!”

  “五雷峰弟子?”黄东阳脸色更加阴沉,缓缓道:“五雷峰弟子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哟,五雷峰弟子轮得到你来管,到哪里去还要跟你报备一声不成?”贺晋抬抬修长眉毛,讶然笑道:“你们吉祥宗何时这般能耐了?”

  “不敢。”黄东阳勉强的哼一声:“不知有何贵干?”

  “找这两位太上峰弟子聊聊。”贺晋歪头看看他:“你该回哪去回哪去,别在这边碍眼!”

  “看来传闻不虚。”黄东阳阴沉着脸,恨不得一掌拍死贺晋,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却最终压下杀机与怒气,缓缓说道:“传说太上峰乃是五雷峰一脉,看来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