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575章 异相
  慧广和尚沉吟道:“洗髓诀是化去你原本的修为,但这种转化并非坏事,反而是打下坚定根基,你是魂莲之身,已然有坚实的根基,但并非不漏,练了这洗髓诀,有可能修成不漏之身。”

  楚离露出笑容。

  慧广和尚道:“你先前的修为虽不浅,却太过驳杂,一旦在这个基础上修炼,弄得不伦不类,最终难以练到圆满之境。”

  楚离道:“是。”

  慧广和尚叹息道:“你资质与天赋都极好的,好好修行吧。”

  楚离合什一礼。

  慧广和尚转身缓步离开。

  楚离来到床榻坐下,开始修习洗髓诀。

  周围一片宁静,没人打扰,他知道这个时候定空正在做早课。

  洗髓诀仅是一段口诀,意简言赅。

  但想做到却是一件难事,需要足够的心境,无人相无我相,浑然忘却自己。

  这对于缺乏禅定之力或者定境不足之人,难如登天,越是想忘自己,越是杂念众生。

  他禅定功夫极深,佛法境界也极高,做到这个却轻而易举。

  浑然无我之中,不知时间流逝不知世间纷扰,一切化为虚无。

  半晌过后,一股奇异的力量从脚底涌出,暖融融酥麻麻,打破了他的定境。

  杂念一生,力量随之消失。

  楚离暗自赞叹这洗髓诀的玄妙,这么快就有反应,可谓法简而效宏。

  他再次沉浸于虚无,那股奇异力量再次从脚底生出,然后沿着双腿往上,沿途遇上穴窍中的内力,皆被这股力量融化。

  双腿暖融融的仿佛消失了一般,心中宁静安乐。

  沿小腿往上直到丹田,迅速把丹田中的内力转化为暖融融的力量。

  这股力量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从丹田到胸口再到脖颈,最终到了眉心处停止,往下返回,重新走一遍先前的路。

  他身体沉浸在这暖融融的力量中,仿佛泡在温泉里,甚至比温泉还舒服,懒洋洋暖融融,不可名状的愉悦与舒爽,无法自拔。

  这股力量却是在慢慢减少,越来越弱,楚离大圆镜智观照,发现它们正钻进了血肉中,然后穿过血肉钻进骨骼,甚至穿过了骨骼进入了骨髓。

  大圆镜智观照下的骨骼浓如**,而这些奇异力量钻进去之后,**化为了银色,闪闪放光,待这些力量彻底融化消失,骨髓颜色从银色重新恢复浓白,但已然透明一分,明亮一分。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醒过来。

  外面传来敲门声,他一步跨出来到门口,拉开了院门。

  他发现自己身上内力已经消失,好像从没练过武,但身轻如羽,周身仿佛没了重量,宛如消失了一般,挣脱了肉身的束缚,只剩下灵魂,心动则身动。

  他一步跨出,竟然从屋内跨到了门口,这不是轻功却胜过轻功。

  定空站在门外,笑眯眯的道:“楚师弟,我接到消息,带你过去做晚课。”

  楚离抬头看天空,夕阳残照,余晖把天心院染成了血红色。

  楚离合什:“有劳定空师兄。”

  定空摆摆手道:“走吧。”

  他忽然打量一眼楚离,停住脚步:“咦,你的武功没了?”

  楚离点头:“已然化去。”

  “这么快就要开始练武啦。”定空叹口气道:“不过你身为俗家弟子还要做早课晚课,真不容易。”

  他露出同情神色。

  他至今还觉得早课晚课是一大折磨,度日如年。

  楚离笑了笑。

  两人出了天心院往东走,一路来到了大殿前。

  大殿前已经站了两百多个僧人,整齐站成数排,个个身穿黄色僧衣,一尘不染,楚离的衣衫仍旧是原本的白袍,显得格外刺眼。

  楚离没有在意,周围诸僧也都没多看,个个眼帘微帘,一动不动。

  定空和尚带着他来到最后面站定。

  “啪!”香板声音响起。

  最前头的和尚缓步登上台阶进入大殿,随后一排一排的和尚迈上台阶进入,楚离与定空和尚最后一排进去,大殿内已经坐满了和尚,都坐在一个黄色蒲团上。

  楚离也在一个蒲团上坐定,顿时心中一静。

  大殿内的气氛肃穆庄严,最北边坐着的佛像金光闪闪。

  而且不仅仅是外表的金光,内里也在散发着金光,大圆镜智观照下,他的金光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映亮了大殿。

  在这金光映照下,大圆镜智无法看清周围人们的心思,被金光压得只能观外形,不能看内里。

  楚离不知道这金光是什么力量,却奇异无比。

  “无量寿经!”站在佛像前的一个老和尚须眉皆白,面色红润若婴儿,白眉毛仿佛两条长长拂尘,往下耷拉到他的双腮。

  “梆梆梆梆……”木鱼声响起。

  众僧开口诵持。

  诵经声整齐划一,把整个大殿充满,无处不在。

  楚离也低声诵无量寿经。

  他阖起眼帘,大圆镜智却没散去,仍旧观照着众僧,还有站在佛像下的老和尚。

  这老和尚看起来削瘦清癯,已然垂垂老朽,而且没有武功,但却让他凛然,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显然身怀惊人的力量,却深藏不露。

  他怎么看都觉得这老和尚不怀武功,看其站在那里的姿势便知,是一点儿武功也没练过,甚至连强身健体的粗浅养生武学都没练过。

  但就这么个寻常老和尚,却身怀惊天动地的力量。

  他忽然抬头看一眼楚离。

  这一眼平和从容,楚离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显然这老和尚是感受到自己的观照,这一定是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与精微的感知。

  楚离目光忽然一凝,睁开眼睛看向一个青年和尚。

  这青年和尚身体轻轻浮起来,散发出青色光华,脚离地两寸站在虚空,青色光华缭绕在身体四周。

  这青年和尚的异相仿佛是个引子,随后又出现三个和尚出现异样,一个是横躺到了空中,周身闪动着黄光,一个是头顶出现光圈,另一个是眉心闪动光华。

  这些异相不是他用大圆镜智观照得来,而是肉眼所见。

  老和尚一闪身出现在他们周围,手上拿着香板,重重敲下。

  “啪!啪!啪!啪!”四下分别敲在他们头上。

  他们顿时恢复原状,光芒散去,身体挺直站在地上,继续专注的诵经,好像从没出现过异相。

  老和尚重新回到佛像前,继续敲着木鱼。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