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九百五十五章 以产品驱动需求

第九百五十五章 以产品驱动需求

“天网,是我最近刚有的一个新想法,说白了,就是通过各种摄像头,把整个城市公共区域的监控完善起来,一旦有突发事件,公安机关可以直接调取整个天网系统的摄像头监控资料。”
  
  李牧如是说着,将上辈子直接作为普通群众所知道的天网系统大概介绍了一遍,但是,李牧心里也有些发虚,他不是公安内部的人,根本不知道上辈子天网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方旭东和林清雅听完之后,基本明白了李牧的构想,但是却不明白李牧为什么忽然要做这种公共安全的监控系统。
  
  李牧给出的解释是:“首先,我们作为国内研发能力最强的互联网公司,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公共安全尽一份力,这是我们作为大企业应该有的社会责任感。”
  
  说着,李牧顿了顿,又道:“其次,随着社会的发展,监控市场的份额会越来越大,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事业单位,还是民营企业和个体户、普通市民,未来在一定程度上都会产生监控方面的需求,可以预见的是,以后的监控市场会有一次意想不到的大爆发,这一块市场空间非常大,如果现在开始走在最前沿,将来收获的,可能是一个年规模过百亿、甚至千亿的市场。”
  
  方旭东是技术大拿,但是对市场把控不够强,尤其是对未来市场的把控,就更没谱了,所以忍不住问李牧:“李总,监控市场的前景有这么大?”
  
  李牧点了点头,笃定的说:“我说的还只是视频监控市场,如果是整个安防市场,规模要比这大得多。”
  
  方旭东以及林清雅两人虽然对李牧的言论感到惊讶,但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李牧说的话不怀疑。
  
  李牧说这是一个将来有可能达到每年百亿、千亿的市场,方旭东就立刻打起精神,把它当做百亿、千亿级的市场去看待,然后等待着李牧的下文。
  
  李牧说:“我初期能够想到的视频监控硬件,我总体上把它归类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视频硬件,另一个是功能硬件。”
  
  “纯频硬件很好理解,就是只负责视频拍摄的摄像头,不过如果细分下去,也会有许多细分领域,例如:搭配可移动云台的遥控摄像头、搭配可变焦镜头的变焦摄像头、或者广角摄像头、夜视摄像头等等。”
  
  “功能硬件大多是给摄像头服务的,未来给摄像头配上侦测雷达,就可以做安防;配上测速雷达就可以做测速拍照;搭配号牌识别软件,就可以做车牌侦测;配上闪光灯就可以夜间抓拍;配上热监测就可以用来防火……”
  
  李牧说完这么多,喝了口水继续总结道:“总之,未来监控摄像头的整个产业链条一定会不断的横向发展、不断的扩大范围,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产品集群,它所覆盖的市场范围也一定会越来越大,所以如果我们起步早,积攒足够的技术优势、形成技术壁垒,我们就能够在横向发展的市场里,同时在每一个涉足点上,再进行深入的纵向发展,所有目的汇成一句话:保持优势、占领市场。”
  
  在李牧印象中,“电子眼”这个名词,都要等个两三年才会出现,交通监控也好、治安监控也好,眼下都还没有真正进入起步阶段,足以证明监控领域是以需求驱动产品发展,而不是以产品驱动需求提升。
  
  所谓以需求驱动产品发展,意思就是先有了某种需求之后,才会有人应对这种需求开发产品,多数行业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例如手机,科技发展到某个节点,之所以诞生手机,就是因为人类在那个阶段明确有这个需求,需要摆脱电话线的束缚,进行移动通讯,所以才有会有人基于这个需求,去发明移动通讯的产品。
  
  除此之外,以产品驱动需求提升,这就是一个非常牛逼的事情了,同样是手机,乔布斯在那个节点推出全触摸屏的iPhone手机,在此之前,用户对手机的诸多需求里,是没有这个需求的,但是乔布斯用绝妙的产品,驱动了人们对全触摸屏手机的需求,也奠定了iPhone未来智能手机市场霸主的地位。
  
  在李牧印象中,华夏有一家名为大疆的企业,在他眼里也同样非常了不起,在大疆诞生之前,普通民众根本就没有航拍的需求,甚至不知道航拍是什么意思,航拍只是专业的影视制作者才有的需求,但是大疆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让航拍无人机不断的深入到普通民众的生活中,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有了航拍的需求,同时也让大疆占据了世界航拍市场份额的77%,单就市场份额来说,大疆无人机比iPhone还要牛逼。
  
  李牧想要的,就是在国内还没有强大的视频监控需求之前,提前涉足视频监控领域,一进来,就扎根做好产品、做好解决方案、做好专利技术,像大疆一样,拥有自己的技术壁垒,这样的话,等将来安防监控市场崛起,自己就可以一骑绝尘。
  
  大疆为什么能够在世界这么多无人机厂商的激烈厮杀中,还能够占据77%的市场份额?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特有的技术。
  
  大疆自己的图传解决方案,业内第一,几千元的民用无人机,在几公里范围内实现1080P高清稳定图传,这一点在民用航拍无人机领域几乎已经逆天了;
  
  同时,大疆的飞控解决方案,同样是业内第一,飞控解决方案保证了大疆无人机在飞行中的稳定性,同时也保证了航拍质量、无人机操控性以及安全性等多个指标,整体性能大大提升;
  
  除此之外,大疆甚至连电机、相机以及云台都是自己研发,每一项都有自己独特的技术,综合起来形成更强大的技术壁垒。
  
  如此强大的技术储备,保证大疆可以整体领先行业里所有其他的竞争对手,这也是李牧格外希望自己的企业,未来在硬件领域所能够做到的。
  
  天网系统如果想尽快开发出来,并且具备出色的综合性能、发挥出预想的功效,光靠买些摄像头回来组成一个局域网,是完全不够的。
  
  必须要从硬件、软件以及软硬件结合的这三个方向共同努力,否则天网就算是架设起来,也很难发挥预想的效果。
  
  甚至有可能装上去没半年,综合性能就被市面上其他的产品所领先,到时候一定陷入一种:不换的话,性能不足;更换的话,成本耗费太大的尴尬局面,到那个时候,自己没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反而可能要害得各大城市刚投入巨额资金把天网系统架设起来,就要再掏一笔钱来升级整个天网系统。
  
  方旭东仔细想了半天,对李牧说道:“李总,您的意思是,我们要提前收购一家有实力的硬件生产商,借着这个硬件生产商的基础,来开发具备各种不同功能的监控设备,同时还要搭配配套软件的开发,最终拿出一套完整的城市监控解决方案,等我们在技术方面中积攒的优势足够了,就可以推动市场需求,从而成为视频监控领域的龙头企业?”
  
  “没错!”李牧点了点头,说:“我的目标就是这样,先通过天网系统积攒足够的实力和影响力,然后利用天网系统的普及,推动整个视频监控市场的发展,到时候我们就是视频监控行业的诺基亚。”
  
  说着,李牧又感叹道:“我们早晚都是要迈入硬件领域的,如果做计算机,怎么做都逃不脱攒机商的命运,核心硬件和软件几乎全部掌握在寡头手里;如果做手机,水太深、更新换代也太快,我们现在无论是经验还是技术还是实力都不够蹚这趟浑水;不如趁着天网的机会,一边为社会做贡献、一边在硬件领域积累经验、一边还能抢占一个市场先机。”
  
  林清雅赞同的说:“这样的话,我们一方面可以找政府申请研发资金和项目补贴,一方面还可以跟政府签订采购意向协议,这样的话,从开始研发到产品落地,我们都有政府支持,最大程度规避风险。”
  
  李牧摆了摆手:“这种项目之所以现在还没有人做,可能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家都想着先让政府掏钱。”
  
  回想当初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学校导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搞政府项目,先画个高精尖的饼,让政府投钱,政府钱投下来之后,直接拿走大半经费,然后丢给外包公司胡乱鼓捣一点垃圾出来,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做事,就是想坑政府一点钱而已,这样的人越多,政府将来在支持高新技术的举措上就会越谨慎,最后以至于一些真正有意义的项目,政府已经不敢投了。
  
  正因为见多了这种事情,李牧才决定自己研发天网,在天网研发成功之前,不找政府要一分钱。
  
  于是,李牧又道:“天网系统这个项目,是牧野科技社会责任心的具体体现,所以我们不会去找政府申请一分钱研发经费,自己出钱自己做,做好了、拿出来、政府真觉得好、觉得满意了再采购,觉得不满意我们也决不强求。”
  
  “如果我们做成了,天网系统会被政府采购,我们本身就有丰厚的利润空间;如果我们做不成,大不了损失几千万、几个亿,牧野科技做到现在,还没走错过哪一步,只要不动YY这条根基,在其他领域走错路,无非也就是损失一点利润而已,连个皮毛都算不上,何乐而不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