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九百五十七章 马总,出大状况了!

第九百五十七章 马总,出大状况了!

    凯宾斯基。
  
      这里最大的宴会厅早就被淘宝网提前预订下来,因为李牧对行政部门早有要求,929大促销无论销售额最终是多少,自己都要开庆功宴,所以场地以及执行公司都要提前找好,李牧有这个自信。
  
      面对82.2亿的日销售,李牧忽然觉得,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同意选址在凯宾斯基,本来还觉得这地方不错,在这年代的燕京来说,绝对是个逼格满满、高大上的场合,但是现在看来,在82.2亿的数字面前,凯宾斯基还真是有点不尽如人意。
  
      这么牛逼的成绩,真应该把人民大会堂租下来,开个逼格爆棚的庆功宴。
  
      毕竟人民大会堂早就有对外租赁的业务了,虽然审批严格了点儿,但淘宝网这样的高新企业,肯定是能够通过审批的。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李牧一边乘车赶往凯宾斯基,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再有下次,一定要租人民大会堂搞庆功,民族企业,在人民大会堂庆功,再把中外记者都召集过来,想想就乐得合不拢嘴。
  
      开车的王元朗很少会在开车的时候跟李牧闲聊,不过透过车内后视镜看到李牧一个人傻乐呵,他还是忍不住笑着问了一句:“李总,您今天好像很开心啊,淘宝昨天的表现一定让您很满意吧?”
  
      李牧回过神来,哈哈一笑,说:“老王,你跟我就别您啊您啊的了。”
  
      说着,李牧又道:“我刚才乐,不是乐淘宝网的事情,而是想着,明年再有这样的事儿,把庆功宴开到人民大会堂该多让人心情澎湃。”
  
      王元朗笑道:“人民大会堂问题不大吧?之前听说很多地方商会都租用过人民大会堂搞宴会和发布会,从宴会厅到大会厅、发布会厅,都是可以对外出租的。”
  
      “是啊。”李牧无奈的说:“关键是之前没想到,现在想也晚了。”
  
      “原来是这样。”王元朗笑着说:“今年错过了就明年,再说,我相信淘宝网和牧野科技今年不可能只有这一件大喜事儿吧?”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这倒是,牧野科技C轮融资成功,如果估值能超过120亿美元,也要搞一个大规模的庆功。”
  
      说着,李牧想起之前自己许诺给王元朗的户口问题,便对他说:“对了老王,燕京落户指标的问题,市政府已经给我们解决了,我跟清雅说了,到时候你们三位第一批落实,十月内应该就能搞定。”
  
      王元朗一听这话,难掩激动的对李牧说:“李总,真是太感谢了!孩子正好明年就该上小学了,今年能落户的话,明年就能让老婆带着孩子过来了。”
  
      李牧皱起眉头,说:“明年的话,咱们东三环的几个在建小区还不能竣工,嫂子和孩子来了,怕是还住不进去。”
  
      王元朗急忙说:“李总,这个就不用您操心了,工资这么高,随便租一套两居室轻轻松松。”
  
      李牧认真的说:“在燕京这个城市生存,工资高是远远不够的,在这里的生活开销太高了,以后一家三口的日常开销、孩子上学、房租,光这些就是一个很大的支出项,去掉这些开销,每个月真正能剩下的钱未必能有多少。”
  
      说着,李牧略一琢磨,便开口道:“这样吧老王,我在牧野科技附近买的那套房子,小区的位置还是很不错的,国庆的时候,我跟紫薇说一声,我个人出钱,让她在小区内买三套一百平左右的大两居,你们三位就先住进去,至于房款,干脆这样,你们在我这里做满五年,房子就完全归你们个人拥有;如果没做够五年,那么房子依旧可以归你们,只需要你们按照购房时的价格,把剩下的年限补足就可以了。”
  
      “这……”王元朗惊的目瞪口呆,好在现在车停在路口等红灯,他错愕了约莫五六秒,才惊慌的对李牧说:“李总,您给的薪资已经很高了,又给我们解决户口,我们怎么能……”
  
      李牧伸出一只手来打断他,诚恳的说:“王哥,我们之间是生命安全的捆绑和托付,在这些面前,一套房子能算得了什么?你们拼命保护我的安全,那我就全力保障你们的生活。”
  
      王元朗还想说话,李牧忙着又道:“我刚才说的方案,具体是这样,眼下附近的房价大概在一万出头,一百平的房子,应该在一百二十万左右,分作五年计算,每年二十四万,这就相当于是我给大家的额外福利,大家做够五年,房子归自己,如果做了三年不想做了,哪怕到时候放假翻两倍翻三倍,我们也按照一百二十万来计算,剩下两年时间补四十八万就可以了,房子依旧归自己。”
  
      说完这些,李牧不由分说的总结道:“房子国庆我就让紫薇去搞定,王哥你拒绝的话就不用说了,国庆给嫂子打个电话,让她们做好准备,很快就能够到北京生活了。”
  
      王元朗沉默片刻,重重点了点头,说:“李总,我替哥几个谢谢您了。”
  
      李牧微微一笑,又说:“对了,神剑大队很快到退伍的时间节点了吧?”
  
      王元朗点了点头:“快了,我这一批十一月底正式退出现役。”
  
      李牧便道:“那这样吧,你再帮我物色几个合适的人选,多多益善,不只是神剑大队,其他一些素质过硬的退伍军人也可以,以后我想组建一个安保组,由你来领导,不只是我个人的安全,以后各种特殊场、特殊时间,也可以分出人去保护其他的重要人士,另外就是也能给你们一个换班的机会,让你们有时间休休假。”
  
      王元朗问:“李总您希望扩充到多少人的编制?”
  
      李牧想了想:“二十人左右吧,多一点也可以。”
  
      王元朗点了点头:“这件事我来负责推进。”
  
      “好。”
  
      蔚澜被绑架之后,李牧对身边人的安全格外重视,如果能多几个王元朗这种实力强劲的保镖,几家公司就可以常备一到两人,再搭配两三个实力稍微逊色几分的保镖,将来谁如果有事外出,或者下班太晚,都可以让保镖随行保护。
  
      ……
  
      淘宝网的庆功宴邀请了各路媒体前往,能容纳近千人的宴会厅,光是给媒体记者预留的席位就有三百人,以十人一桌计算,媒体宴席就有三十桌。
  
      三百媒体记者齐聚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凡是有重大新闻,三五百媒体记者只能说是标准配置,但是,像今天这样,三百记者参与的宴会就极其罕见了,就算是宴会邀请记者采访,也只是给点车马费,最多安排一个西式自助,还真没有哪些公司这么大手笔、直接给媒体摆三十桌宴席的。
  
      所以,燕京的媒体圈今天有一个热门话题,都说是淘宝网出钱,给燕京各媒体的记者搞联欢了,以至于各路媒体记者的热情比淘宝网自身的员工还要高涨。
  
      各路网络媒体记者的第一波实况图文已经开始在网站上发布,不少网友都在网络上关注着淘宝庆功宴的进度。
  
      远在杭城的马老板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色铁青的看着YY网上关于淘宝庆功宴的时事快讯,他本来无意关注李牧在929大促销之后怎么得瑟,但刚才孙政义在电话里把他抱怨了一通,说整个软银的董事都很关注淘宝网的动向,此时全网正在图文直播淘宝网庆功宴的进度,相比之下,乐淘的境遇让他感觉到格外难堪。
  
      马老板硬着头皮在电话里自我检讨了一番,并且第一次在孙政义面前承认自己的失败与不足,告诉孙政义,自己准备放弃B2C,全力进军C2C,但是孙政义并不看好,他只是隐晦的告诉马老板:无论如何,在乐淘没有明确进展之前,软银不会再追投一分钱。
  
      也就是说,马老板眼下还有最后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在乐淘的钱花完之前找到一个突破点,如果弹药耗尽之前还找不到,那就彻底完蛋了。
  
      看着淘宝网庆功宴现场热闹非凡的场面,马老板心里积郁,脑子却忽然灵光起来,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在C2C领域跟淘宝网竞争的巧妙打法。
  
      正这时,忽然有人敲门,马老板还没说话,陆照喜和蔡崇新两员大将便推门而入,一脸的心急火燎。
  
      马老板说:“你俩来的正好,我有个新想法要跟你们沟通一下。”
  
      陆蔡二人相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之后,陆照喜开口说:“马总,出大状况了!”
  
      马老板一下皱起眉头:“什么状况?”
  
      陆照喜说:“是物流方面的。”
  
      在无法使用物流法宝来给李牧下绊子之后,马老板本能没有将物流看的非常重要,于是摆摆手说:“物流的事情先放一边,我跟你们说一下我的新想法。”
  
      说着,马老板不等两人开口接着说:“我想了一下,上次我们定的策略,是在全国范围内号召实体服装店老板开网店,但是我觉得这个非常冒险,很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暂时先压着不做,换一个新套路。”
  
      陆蔡二人有些发懵,之前马老板意气风发的要让大家派出市场人员前往全国各地,专程到各地寻找服装店,并且说服、帮助服装店老板开设网店,大家也都觉得非常可行,正在准备进行市场人员的统一培训,马总竟然说停就停了?
  
      马老板这时候说:“我觉得,我们眼下最重要的,是集中制定一个针对中小型卖家的优惠策略,然后让我们的员工全部集中起来,到淘宝网狂挖他们的中小型卖家,我不要求他们在我们和淘宝之间二选一,只要他们愿意同时在乐淘开个店、把他们的商品在乐淘上线一下,我们就可以给他们一定的现金奖励。”
  
      “用这种办法先吸引他们过来,只要卖家有了、商品有了,我们再从外部买流量导进来,转化率就大得多,而一旦他们的店铺在乐淘产生了订单和收入,他们也一定会逐渐对乐淘重视起来,另外,我想到了一个新的线上推广方式,搞一个联盟广告模式,不推我们的网站、直接推我们平台上的产品,你们觉得怎么样?”
  
      陆照喜点点头,急不可耐的说:“马总,您说的这件事我没有任何意见,咱们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天慢慢规划,现在最要紧的问题是,淘宝物流快把我们几家物流公司的中基层员工都挖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