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网票平台的战略意义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网票平台的战略意义

作为影视行业多年的从业人员,斯皮尔伯格对李牧所说的这套网票系统格外关注。更新快无广告。
  对于他的问题,李牧给出了回答:“这套系统目前已经完全开发完成,我在华夏燕京收购了一批院线,现在已经完全改造完毕,并且接入了这套网票系统,下个月就会正式投入使用,如果这套系统在整体上没有问题,那我们就会想办法将它推广到更多的院线,最终希望能够将所有的院线都囊括进来。”
  汤姆·汉克斯赞叹道:“这样的话,我相信对院线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益处,不但可以提高他们的上座率,还可以降低他们的人员、管理成本。”
  莱昂纳多一脸认真的听了半天,咂嘴说道:“汤姆说的没错,对院线来说,接入这套系统的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让他们一下子就突破了空间的限制,再也不是只能在他们院线内的几个售票窗口售票了,而是面向整个互联网,这个主意真的是太棒了!”
  李牧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的产品理念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方便用户付费以及体验,彻底将用户购票观影的流程简化到最低,一旦降低了用户的行为成本,那么自然会提升用户的使用频率,如果现阶段一个生活在洛杉矶的普通市民,每个月去两次电影院,那么我的目标,就是希望他们能够通过完善便捷的网票系统,每个月去三次、去四次电影院,这样的话,给整个市场带来的变化和影响将是十分巨大的。”
  上辈子,华夏电影票房飞速攀升,在李牧看来,一方面得益于人均GDP的增长,让人们对文娱有了更高层次的需求和相对应的消费能力;另一方面,也跟华夏互联网行业的促进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华夏互联网行业针对电影、演出等领域的网票产品简直多如牛毛,而且大部分体验都非常好,到了年,华夏电影票房中,至少有75%以上来自于在线售票平台以及线上团购平台,线下影院的销售只能占到总票房的20%出头,由此可见,在线购票对整个影视行业的促进非常明显。
  当年华夏的网票系统起步虽然比较早,但是早期没有巨头和大资本进入,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形成行业领袖,只是一堆创业型企业在这个领域耕耘,各家的取票终端互不通用,投放都是问题,那种你争我抢的阵地战很难对整个行业形成统一,直到巨头出现,也就是腾训和阿里吧吧进入,才各自借助微信与淘宝、支付宝,成为了网票领域的两大平台。
  李牧现在手里拿着一把极好的牌,他现在是网票系统的首创者,不但产品软硬件积累已经做全,连专利壁垒也已经建好,再加上自己现在就是华夏互联网行业唯一的巨头,以巨头的实力和资源来推动网票系统,绝对能够在一上来就直接形成高度统一。
  李牧的目标是前期就让所有的影院选用自己的票务销售与管理系统,这套系统本身就能大大提升他们的日常工作效率以及管理效率,降低人力物力成本,而一旦他们采用了这套系统,他们的票务销售情况就将实时传输自己的在线票务系统。
  除了统一的票务系统,他还要在所有的电影院投放自己的取票终端机,而且这套终端机将预留为将来其他在线票务系统开放的功能,将来如果有其他的竞争对手出现,李牧可以用现成的数据系统,以及线下取票终端把它囊括进自己的体系内生存。
  提前在一个行业打好基础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李牧如果先所有竞争对手一步,在全国,甚至全美、全北美提前布好战局,不但能够锁定所有的院线系统,还能抢占所有下沉到院线的终端资源,到那个时候,谁想进来跟自己竞争都要提前掂量清楚。
  如果对手是创业团队,那么自己光是这个覆盖的成本他就不可能负担得起,如果他选择以某个地域先起步,那自己随便从整个全国市场的利润里拿出几百万,在对手起步的地区,以终端票价亏本的方式直接对其发动打压,直接就可以轻松将对方扼杀在摇篮里;
  在这种情况下,想跟自己竞争,唯有大企业或者大资本才有可能实现,但是,即便是大资本自己也不用担心,越大规模的资本投入也就越慎重,有自己这么一个庞大的对手守在这里,大资本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拼钱?那真是太好了,因为自己已经成了规模,已经有了利润,而对方要从一开始就跟自己拼资本,一旦拉开烧钱的序幕,那就不是想停能停得下来的。
  国内的院线市场李牧丝毫不担心,凭借YY强大的推广能力,所有的院线都不会排斥跟自己的合作,要知道YY真正牛逼的不只是推送,而是精细化的推送!不仅可以根据性别、年龄段发布不同的推送,还可以根据注册地、登陆地IP来进行地域性的推送,这一点对院线来说,适用性太强。
  燕京的院线只要跟自己合作,直接给所有燕京IP登陆的、18-38岁的年轻人、中年人发燕京本地影讯的相关推送,一定会带来非常直接的转化,甚至可以做到只给海淀的用户推海淀的电影院,进一步提升推送的精细度和转化率,光是这个资源,就足够院线反过来求自己了。
  不过美国这边,李牧没有足够的把握,现在YY虽然爆火,但是自己下阶段的重心是要建立数据处理中心、保证YY、以及未来在美国的稳固发展,根本没有精力对院线领域进行渗透,而且眼下美国的院线发达程度远非国内可以比拟,复杂程度更不用说,李牧想在美国推动网票系统,一定要有地头蛇配合,否则效率一定非常低。
  而李牧眼中最好的合作伙伴,就是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在好莱坞的影响力是不用说的,虽然一线导演很多,但是能把商业片做到他这个高度的一线导演并不算多,越商业的导演,也就具备越强大的市场认可度,所以斯皮尔伯格是李牧眼中潜在的合作伙伴。
  而且斯皮尔伯格本身就是一个经济头脑非常强大的人,他有自己的影视公司,有自己的影视制作团队,有庞大的行业资源和人脉,如果他能够帮自己推动网票系统在美国发展,一定会有非常好的效果。
  这时候,斯皮尔伯格也对李牧的网票系统格外感兴趣,在仔细揣摩之后,问他:“如果要其他影院加入网票系统,最关键的,是不是得让他们全部换成使用你们的票务管理系统?”
  李牧点了点头,说:“一般情况下,院线必须使用我们的系统,这样才能保证信息的实时互通,不过可以让心的是,我们的系统本身就是一款非常高效的票务管理系统,对院线来说有很大的益处,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完全免费的,我们还会提供专门的维护团队,所以这本身对他们来说是件100%的好事。”
  说着,李牧又补充道:“如果院线有自己的系统也不要紧,我们的技术在构架整套解决方案的时候,预留了数据接口,只需要对方在系统里做好与我们网票系统的接口,把票务信息实时传输过来即可。”
  斯皮尔伯格点了点头,又问:“那你的网票系统准备跟院线如何分账?这一点应该是院线最关注的问题。”
  李牧笑道:“针对加入网票系统的院线,我们会定一个非常低的分成比例,只取最多不超过5%的流水分成,账期不超过一个月。”
  一张十美元的电影票,5%的流水只能赚取50美分的毛利,这50分的毛利还要承担网票系统本身的开发、运营以及维护成本,算下来,李牧都未必能赚得到钱。
  但是,李牧考虑的不是赚票务分销时的那点提成,他真正想做的,是笼络用户,如果将来有50%以上的电影观众会通过自己的网票平台购票,那自己就相当于扼住了整个电影行业的命脉!
  到那个时候,院线都要臣服在自己脚下,自己如果要临时提高分账比例,他们只能答应,否则一旦脱离了自己的平台,就相当于脱离了至少一半以上的观众。
  不过李牧想的并非靠这种低劣的手段赚钱,而是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发展自己的影视与发行公司,到时候自己公司的片子,就可以借此要求院线给更多的排片,同时自己也会在自己的平台上,给自己的影片更多的推广资源,多方努力来提升票房;
  这样一来,不但进可攻,而且退可守。
  一旦到时候院线因为与其他公司的合作关系,故意给其他影视公司的作品更多排片,或者故意给自己公司的作品更少排片,自己可以直接在网票平台上雪藏对方的作品,让对方就算是有大量排片,也保证不了上座率,最终还是要向自己妥协!
  上辈子,几乎所有的大型票务平台最后都转型搞了影视公司,根本原因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