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为爱痴狂
    李牧发现,蔚澜无论在哪,永远是视觉范围内可见的那一道最佳风景。
  
      在车外看着蔚澜站在路边、长发与长裙随海风飞舞时的样子,李牧在心底感叹,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的神兵,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争抢欲。
  
      所有在蔚澜周围的男人,几乎都在用各种稀奇的姿势与角度勾头看着她,路对面两辆车追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机偷看蔚澜导致。
  
      李牧把车停在蔚澜身边,车窗放下,冲蔚澜说了句上车,蔚澜脸上瞬间浮上笑容,拉开车门便钻了进来。
  
      当一大堆注视着蔚澜的男人,发现她竟然钻进一辆普通的GL8时,无不在心底感到惋惜,谁都觉得,GL8这种普通的商务车根本就配不上蔚澜这样貌美无双的女人.
  
      很多人都在猜测,待会儿接走她的可能是一辆奔驰,一辆宾利甚至是劳斯莱斯、法拉利,可是没办法,偏偏就是一辆不起眼的GL8。
  
      蔚澜一上车,李牧就赶紧猛踩油门先窜了,免得被这么多人盯着看,万一谁透过车窗认出了自己,传到网上去终归是不好听。
  
      不过李牧心里也在感慨,这年头做名人的压力要小得多,大街上一百个人未必有一个人随身带着相机,不像十年后,大街上人手一台智能手机,看见名人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来一通狂拍,到那个时候,名人的隐私基本上就很难得到保护了。
  
      眼看李牧开车有点猛,蔚澜美目盯着他,饶有兴致的问:“开那么快干嘛?好像有人撵咱们似的。”
  
      李牧冲她挑了挑眉,笑道:“那么多男人关注着你,见你上车肯定都想看看司机长啥样,得赶紧摆脱他们,不然要被他们的眼神杀死了。”
  
      “净瞎说。”蔚澜眼眸中闪过一丝娇羞,虽说上车后表现的只是像个普通朋友,但时隔这么多天再见李牧,她心里几乎紧张到了极点。
  
      无论蔚澜平日里有多自信,见到李牧,自己心里的所有自信几乎都失去了作用,剩下的只是忐忑,担心自己的衣着不够好,担心自己的发型不够漂亮,担心自己做展示出来的一切不够完美。
  
      对蔚澜来说,李牧就像是拔出了紫霞仙子宝剑的至尊宝,只有他能够打开自己的心门,让自己为他着魔。
  
      李牧把车开出来几公里之后,才一边开车,一边问蔚澜:“想吃点什么?”
  
      蔚澜看着李牧把棱角分明的英俊侧脸,她心里花痴的觉得,李牧在专心开车时的侧脸简直不要太帅,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男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透着一股让自己痴迷的认真与专注。
  
      看着李牧,蔚澜美目流转,说:“我都行,主要是你现在适合在公共场合吃饭吗?”
  
      李牧微微一笑,说:“要说是不太适合,不过好在老陈给我介绍了一家饭店,老板算是他的朋友,照顾的比较周到。”
  
      蔚澜点点头,笑着说:“那就去你说的这家吧!”
  
      “好嘞。”李牧应了一声,随后问她:“对了,你们去香港考察什么了?”
  
      蔚澜笑道:“带着团队看一看香港的一些综合性的Mall,毕竟香港的零售行业在全亚洲来说都是领先的,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李牧问她:“有什么收获?”
  
      蔚澜一脸认真的说:“收获挺多的,国内综合性的Mall很少,而且普遍落后老旧,管理经验更差了不少,从硬件的设计和施工,以及软件上,我们都需要向发达市场学习。”
  
      说着,蔚澜又道:“不过我们与香港也有一定的不同,而且也有一些不太合理的地方,还是要取长补短。”
  
      李牧点头笑道:“这些是你的长处,我不懂,所以后续一切以你为准,你出方案,我们其他人只起参考作用。”
  
      蔚澜莞尔一笑,随后认真说道:“我尽量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说着,蔚澜看着李牧,笑道:“说说你去美国的感觉怎么样?听我爸说,美国人恨不得要把你当成神了?”
  
      李牧自嘲一笑:“这就太夸张了,不过是多给了一点赞誉而已,以我现在的实力,在美国也排不上号。”
  
      蔚澜认真的说:“不一样,那些比你有实力的,要么年纪比你大太多,要么背景比你强太多,像你一样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人,除了你,怕是连一个有你十分之一的都找不出来吧。”
  
      李牧笑道:“那又有什么用呢?这就像是跟对手划分重量级,对手一百公斤,自己六十公斤,就选择性的只跟六十公斤级的对手做比较,这种比法无非就是自我安慰罢了。”
  
      说着,李牧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道:“真正的战场是不分重量级的,以后我的竞争对手如果有两百公斤的体重,他不会因为我只有六十公斤就对我手软,而且我追求的,也不是只在同量级的对手中称王称霸,而是要把所有对手踩在脚下。”
  
      蔚澜见李牧说的轻松,但神情和语气却格外认真,心里不由惊叹,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年纪轻轻,对自己的要求却高的吓人,他说的这番话,别说放在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就算是放在一个四十岁的人身上,也显得狂妄至极,可蔚澜心里却丝毫不觉得李牧这话说的狂妄,她反而觉得李牧身上透着一种与他年龄毫不相符的自信与霸气,而这种气质,偏偏时刻对自己产生着致命的吸引力。
  
      李牧去美国的这段时间,蔚澜一直用各种方式关注着李牧在美国的一举一动,由于时差的关系,她每天白天工作,而每个晚上,都要连线自己身在美国的父母,问他们,美国的报刊杂志怎么报道李牧、美国的电视媒体怎么评价李牧,每当听到美国媒体对李牧疯狂赞誉的消息,她总是能够激动的彻夜难眠。
  
      尤其是当她看到李牧在哈佛演讲的全程视频之后,心里对他的那份崇拜与爱慕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那晚蔚澜整夜都没有睡着,想到李牧那令人狂热的演讲,她笑;想到自己与李牧之间的距离,她哭;想到自己欠李牧的人情,她叹气;想到李牧对自己的定位,她又有几分幽怨。
  
      李牧把自己丢在了万盈之后,就很少再关心过自己,也很少与自己联系,看起来,就好像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职业经理人。
  
      她知道,李牧这样定位也没错,只是自己心里总会忍不住觉得委屈。
  
      委屈不是觉得李牧愧对了自己,而是没人知道自己心里一直如痴如狂的爱着他,无论是年龄的差距、身份的差距以及能力的差距,都使得她不敢将心里的感情表露出来,可是,身边这个男人从未停止优秀,反而越来越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让自己越陷越深,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可内心深处早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蔚澜有时候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爱上李牧之外的其他男人了,在爱上李牧之后,再爱上任何男人都只能算是将就,可是自己与李牧的差距又实在太大,一家人还都欠着他一份天大的人情,这种不对等的情况下,自己与李牧也就更没有可能走到一起,但是,蔚澜心里又实在不愿就这么放弃。
  
      蔚澜有时候甚至想,如果一辈子无法和李牧有情感的交集,自己一定不甘心,可是真要让自己去分析,自己又没自信,既然这样,不如干脆找个机会跟李牧表白,不求做他的女朋友,更不求与他结婚,如果他能接受自己,自己就一辈子跟在他身边,人前做他的左膀右臂,人后做他的地下情人,什么都不求,只求他心里也能有自己一块地方。
  
      人活一辈子,最重要是不留遗憾,至于其他那些条条框框,自己一点都不在意。
  
      如果将来他心疼自己,允许自己有个孩子,那可真是自己能想到的最圆满的事了,这辈子也就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想到这里,蔚澜的眼眶甚至都有些发烫,好巧不巧的是,李牧一直放着的收音机里,在放完一首口水歌之后,传来DJ的声音:“有一位黄小姐打来电话,说今天是她喜欢的男生的生日,希望在这里祝他生日快乐,并且对他说一句:三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同时黄小姐还希望能够点一首歌,祝她的心上人生日快乐,也希望他的心上人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说了这么多,DJ顿了顿,随后又道:“好,接下来请欣赏黄小姐为心上人点的《为爱痴狂》,来自刘婼英……”
  
      陈生为刘婼英写的这首《为爱痴狂》处处是陈生的风格与烙印,歌词简单、直接,却又能直抵内心,当收音机里传出这首歌的时候,正在开车的李牧甚至还不由自主的跟着低声哼哼了起来。
  
      当歌曲唱到副歌那句:“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的时候,蔚澜眼睛一酸,噙了许久的眼泪化作豆大的泪珠滴落,蔚澜急忙扭过头去,悄悄用衣袖把眼泪擦干,余光看了一眼李牧,发现他正在专心开车、根本就没看自己,心里又多了几分失落。
  
      李牧已经给那家饭店的老板打过了电话,车也很快开到了一栋大厦的地下车库,这里有一部酒店专用的电梯,饭店的老板已经在电梯口的酒店专属停车位前等候多时。
  
      李牧把车停好,这才对身边的蔚澜说道:“下车吧,咱们到了。”
  
      蔚澜这才收起情感与思绪,怕李牧瞧出什么端倪,故意伸了个懒腰,使劲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带着几分慵懒的说道:“哎呀,好累,今天可是折腾坏了!”
  
      揉过的眼睛会变红,所以李牧看到蔚澜红通通的眼睛时,并没有任何察觉,只是淡然一笑,对她说:“如果太累就好好休息几天,深市的天气不错,这几天不冷不热的,正舒服着,你在这又有闺蜜,不如多待两天,休息好了再回燕京。”
  
      李牧知道蔚澜在燕京没什么朋友,父母又都在海外,难得听她说在深市还有个闺蜜,恐怕平日里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既然来了,自然是希望她能在这里跟闺蜜多待几天。
  
      蔚澜心中苦笑,我哪来的什么闺蜜,如果真要我在这“休息”几天,那岂不是要天天住酒店里?
  
      不过,就算是住酒店,起码也和李牧在一个城市,那样一来,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可以见面。
  
      于是蔚澜没底气的问:“李总,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李牧点点头:“当然啊,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蔚澜说:“燕京那边还挺忙的……”
  
      李牧说:“一个商业地产项目,光是战线都拉出去一年以上了,还在乎这三天五天的?再说,很多工作也不可能是你亲力亲为,你就算暂时不在,也不可能导致整个项目停摆。”
  
      蔚澜抿嘴说道:“这倒是……”
  
      李牧见蔚澜有些犹豫,好像对自己的建议很感兴趣,却又不敢尝试的样子,便认真说道:“行了,你就听我的,先在深市休息几天吧,等休息好了再回去,我可不希望你这么一位大美女,哪天忽然累到在岗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