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自讨没趣……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自讨没趣……

蔚澜对万盈广场的项目来说到底有多重要,李牧心知肚明。
  作为一个重生者,就算自己了解很多行业在未来十几年的发展进程,但他如果真想做好某一行业,绝非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
  李牧无比庆幸自己上辈子选择了互联网,否则他要是学个国际贸易、物流管理之类的专业,重生回来两眼一抹黑,别说缔造互联网帝国,就算做个Hao123都有极大的专业门槛。
  自己之所以在重生后能够成功,不只是因为他对互联网行业有足够的经验铺垫,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一个资深码农、互联网行业一线大吊丝,具备十几年的实操经验,所以重生回来,他自己动手就能写出一个外挂、一个网站,甚至是一款软件。
  但是,对房地产,李牧唯一了解的就是地皮会猛涨、房价会猛涨、商业地产会猛抬头,但是真要让他去实操,他也是两眼一抹黑,他甚至连一个包工头都不认识,不知道建筑工地大门朝哪开,而且宋亮也没玩过商业地产,格局不够,跟蔚澜比,可是差着境界。
  对蔚澜这样的核心骨干,李牧对她的关切也是发自肺腑,虽然最希望蔚澜能够与万盈地产共同发展、共同腾飞,但也不能让她在万盈的岗位上过度劳累,适当休息休息也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李牧不是万盈地产的管理者,但他还是在饭桌上就慷慨的给蔚澜批了三天假,恰逢今天还是个周二,李牧一合计,便对蔚澜说:“得了,今天不算,明天开始,周三、四、五,你放假,周六日双休,星期一再回去上班吧。”
  蔚澜贝齿轻咬下唇,犹豫半晌,点点头说:“那行,那我就听你的,在深市休息几天。”
  李牧点点头,说:“我给亮哥发个短信打个招呼。”
  蔚澜轻轻点头,眼看着李牧立刻掏出手机,双手在键盘上啪啪按了片刻。
  等李牧把手机放下,蔚澜才问他:“你跟宋总怎么说的?”
  李牧笑道:“实话实说,我就说你来深市看朋友,顺便跟我见了一面,我给你批了几天假,让你在深市好好休息休息。”
  蔚澜没底气的说:“脱岗自己久,希望宋总不要生气。”
  “不会的。”李牧微微一笑,乐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
  蔚澜点了点头,又问李牧:“你在深市要待多久啊?”
  李牧说:“不一定,不过近期应该会一直在粤省,目前淘宝物流正在关键时期,尤其是粤省更是电子商务的重中之重,所以这段时间我得跟刘师兄一起,监督淘宝物流在粤省的项目进度。”
  李牧实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憋在心里,其实他想等的,是亲历非典病例在粤省出现,自己筹划好了整套的应对措施,只等一个合理的启动理由了。
  饭菜上来,蔚澜一边吃,一边与李牧闲聊,一想到自己即将再深市耗上好几天,蔚澜就忍不住问李牧:“你最近在深市忙吗?”
  李牧顺口说道:“还行吧,不算忙。”
  确实不算忙,对淘宝物流来说,他本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一线工作者,亲自过来,也就是能跟刘师兄相互辅助一下。
  蔚澜听李牧说不忙,便试探性的说道:“那我要是闲的无聊就去找你玩吧,我闺蜜平时也挺忙,估计也不是一直有时间陪我。”
  李牧下意识的点点头:“好啊,无聊就给我打电话。”
  蔚澜立刻欣喜的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要是一个人无聊了就给你打电话。”
  对蔚澜来说,深市对她唯一的意义就是李牧在这儿,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是否有机会频繁与李牧见面,这才是她心里真正关心的问题,得到李牧这样的回答,她心里自然是一百个满意,此时此刻就已经开始在想,自己接下来的几天应该用什么样的借口去找李牧了。
  闺蜜太忙,自己一个人太无聊?
  闺蜜加班,自己一个人没饭吃?
  闺蜜爸妈来了,自己一个人没地方住?
  哎,这个就算了……
  李牧这边刚答应下来,不知道蔚澜心里已经有无数小心思如泉涌一般冒出,而自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李牧顺手将手机拿起,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见是陈婉打来的电话,便也没多想,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蔚澜与李牧坐得不远,李牧接电话时也并未有什么戒备心理,所以蔚澜余光还是看到了手机上的“陈婉”二字,心里倒是没由来的一紧,陈婉?应该就是那个现在正火的美女主持人吧?好像听说她和李牧是老乡,而且两人关系不错来着。
  蔚澜对陈婉自然是有一定了解的,陈婉年轻,漂亮,气质出众而且还是著名的美女主持,比自己还年轻三四岁的样子。
  因为蔚澜比李牧大了六七岁,所以在蔚澜的心里,年龄是她在面对李牧时最大的自卑点之一,因为实力恰好在这一点上,陈婉比自己的优势大得多,而且她跟李牧明显认识更久、关系更亲密,如果李牧需要一个红颜知己,怕是陈婉比自己更适合他。
  蔚澜正想着,电话里的陈婉很是小女人的柔声问李牧:“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在家还挺无聊的。”
  李牧如实说:“万盈那边的一个同事刚好到深市来,我请她吃点东西,待会就回去,你要是无聊的话就先看看电视。”
  陈婉一听李牧有饭局,当即便懂事的说道:“我不着急,有事你就先忙,我看会电视。”
  “好的。”李牧也没再跟陈婉多说,便跟她告别收线,把手机放回餐桌上,李牧没留意蔚澜那欲言又止的眼神。
  此刻的蔚澜心里思绪流转,陈婉给李牧打电话她并不觉得惊奇,只是李牧在跟陈婉的电话里,说自己待会就回去,还让她无聊的话就先看看电视,这样的话就太不寻常了。
  不用想也知道,陈婉此刻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李牧,而且她肯定就在深市!
  一想到李牧刚在媒体面前露面,蔚澜心里就更加笃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陈婉应该就是借着采访李牧的契机,飞来跟李牧见面的吧?
  可是采访就采访吧,两人难道还住在一起了不成?否则的话,李牧也不可能在电话里那么跟她说话……
  聪慧的蔚澜一下子就猜到了问题的核心:李牧和陈婉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如果说的再明确一点,那就是:李牧与陈婉,一定是地下情人关系。
  蔚澜本不是个八卦的人,但因为这事关李牧,所以她大脑根本停不下来,仔细想想陈婉的成名历程,几乎全是李牧在她背后鼎力相助,蔚澜就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李牧有女朋友,这一点蔚澜非常清楚,也知道两人平时聚少离多,而且以李牧眼下的身份以及他所接触的人和事来看,一个在校女大学生怕是很难真正满足李牧对女性的需求。
  这样一比较起来,陈婉明显就比李牧在大学的那个女朋友要合适的多,一方面陈婉有着更为成熟的女性魅力,另一方面,她现在也是国内人气顶尖的女主持,能在层次上追李牧追的更近一些。
  蔚澜刚刚才欢喜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又跌落谷底,最悲哀的感觉莫过于此,刚刚还一心想着希望将来能以李牧左膀右臂的身份,做他的地下情人、一直跟在他身边,结果一转眼就发现,李牧身边已经有了一个……
  蔚澜想装傻顺口问李牧一句是谁打的电话,但转念一想,自己何必自讨没趣,无轮李牧怎么回答,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李牧发现蔚澜一下子沉默了起来,拿着筷子半天没有动作,好像状态不是很好,便忍不住问她:“想什么呢,拿着筷子发呆。”
  “啊?哦……”蔚澜回过神来,眼神中闪过几分慌乱,急忙说:“可能是太累了吧,有点恍惚。”
  李牧顺着她的话说:“这就更得好好休息休息了,你闺蜜住哪儿?待会儿吃完饭我送你过去。”
  “啊?”蔚澜一下子被李牧问住了,是啊,“闺蜜”住哪儿呢?自己对深市也不是非常了解,就算是编造一个小区名都编不出来。
  蔚澜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她具体住哪我还真不清楚,本来说是下午忙完事给她打电话的。”
  李牧点了点头,说:“那你待会儿问她要个地址,我送你过去。”
  “不用啦。”蔚澜故作轻松的说:“待会你忙你的就好,我直接打车过去找她。”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蔚澜心里忍不住想,如果李牧真借坡下驴、回自己一句“好的”,那自己心里该有多难受。
  蔚澜心头忍不住涌上一阵后悔,自己真不该来深市。
  原本是可以直接飞回燕京去的,自己非要坐船过来,编造了一个理由跟他见面,结果没想到竟然意外发现他和陈婉的特殊关系,心里难过不说,自己还要一个人在深市待上三五天,毕竟谎已经撒了,就算是含着泪也要把这场戏演完,否则如果自己明天就回了燕京,自己该怎么跟李牧解释?
  再想到自己可能要一个人,在深市这个有李牧的城市孤独的待到周末,蔚澜心里就更加后悔不已,若是早知如此,自己何必来自讨这份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