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章 夹缝中求生存
    李牧把蔚澜送到了深市一个名为万科御景的小区,在小区门口把车停下,眼看着蔚澜下车然后走进小区之后,这才开车离开,往自己的住所赶。
  
      万科御景这个小区的名字,还是她在吃饭时悄悄发短信询问沪市一位好友,拜托她帮忙从网上搜出来的。
  
      蔚澜旋即把这个小区的地址告诉了李牧,这才算是勉强把谎话暂时圆了过来。
  
      从李牧的车里下来,心情低落的蔚澜在万科御景里转悠了二十分钟,才从小区的另一个大门转了出来,一出门便拦了一辆出租,让司机载自己到了深市一家星级酒店。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酒店房间,蔚澜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瘫坐在外间的沙发上,顺手打开了电视机。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关于李牧以及淘宝物流启动仪式的报道,在经历了中午的第一波高峰之后,又进入了第二轮高峰。
  
      各大电视台在转播新闻联播之前,基本上都有一档自己的新闻节目,所以几乎每个台都能看到关于李牧以及淘宝物流的报道,蔚澜下意识的打开湘南卫视,虽然她知道湘南卫视过来采访李牧的一定是陈婉,但她还是鬼使神差的想确认一下。
  
      等了几分钟,电视荧幕上便出现了关于淘宝物流的新闻,先是演播室的主持人大概介绍了一下淘宝物流那套德国进口的自动分拣系统,随后便切换到现场视频。
  
      画面切换到现场,先是节选了李牧在今天启动仪式上演讲的部分重点,随后画面再次切换,就切换到了现场的陈婉身上。
  
      陈婉现在可是湘南卫视的当家花旦,她是综艺主持人,按理说不应该客串现场记者这种岗位,但因为是对李牧进行现场报道,所以观众倒也不觉得湘南卫视派陈婉过来显得突兀。
  
      不过,蔚澜心里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陈婉果然来深市了,这么看来,自己的推测绝对不会有任何差错……
  
      蔚澜的心情格外沮丧,关掉电视,躺在沙发上,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与李牧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的每一个点点滴滴。
  
      他买自己的别墅、送自己去机场、帮自己解决了家族企业所面临的巨大困境、邀请自己加入万盈,尤其是从丧心病狂的宋志磊手里把自己救出来,这些画面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几乎从来没有脱离她的脑海,而这些画面闪现的越久,自己心里对李牧的那份情感也就越浓。
  
      蔚澜暂时没有心情继续关注电视里关于李牧的报道,但国内数以亿计的民众却都在关注着李牧的这一次公开亮相。
  
      虽然各大电视台对现场视频的剪辑有所不同,但好在大部分媒体都把李牧在启动仪式上添加的那点私货播了出来。
  
      所谓私货,就是李牧关于“净化国内电子商务环境”的观点,媒体认为这是李牧强烈社会责任感以及行业责任感的切实体现,但李牧真正的想法,却是希望能够透过媒体,给高层领导传递一个诉求。
  
      今日的李牧,与去美国之前的李牧又有所不同。
  
      在去美国之前,李牧的影响力基本上全在华夏境内,海外虽然也有些无心插柳的收获,但他本人在西方社会并没有受到什么真正的关注,但是去了美国之后,李牧的影响力通过西方媒体被无限放大,所以,去美国前与从美国回来后,李牧的世界影响力有着飞跃般的提升,美国媒体说他是世界级的青年领袖,这话一点都不假,几乎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把李牧视为心中偶像。
  
      所以这次李牧在深市搞一个自动分拣系统的启动仪式,竟然吸引了几乎所有的国内媒体,以及在华夏有驻点的海外媒体。
  
      正因为李牧现在的世界范围备受肯定,所以他现在的所有公开言论,都有着不容忽视的世界影响力。
  
      李牧消失这么多天,第一次在媒体与大众视线中回归,这件事本身就因此而备受关注,所以李牧今天在演讲里夹带的那点私货,也很快就在高层领导那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原本,高层领导确实没有立即针对电子商务售假进行立法的打算,这是因为许多的历史遗留问题导致,高层领导在此前虽然也收到过李牧对这方面的恳请,但他们认为,电子商务是实体经济的一种补充与延展,所以它势必要尊重目前国内实体经济的现状。
  
      国内目前的实体经济正在崛起,这种时候从大层面上来说,高层更希望经济发展能够“快点跑”,不能被一些小问题以及小瑕疵影响整个经济发展的速度,所以先快速发展,再逐步完善,就成了现阶段经济发展的主基调。
  
      假冒产品的线下产业链极大,至少牵扯数万作坊式企业以及数百万人的就业,甚至还贯穿着遍及全国的零售行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全面打击假冒产品的可能性很低,再加上之前高层领导一直认为电子商务是实体经济的一种补充形式,所以他们才一直没有给予李牧一个明确的答复。
  
      但是,今日的李牧,在高层眼中的分量与重要性都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当高层知道李牧在这次的公开露面中再次隐晦的提及这件事之后,立刻就给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指示——尽快制定电子商务管理条例,随后针对电子商务行业进行一轮大清洗,李牧既然这么看重这个市场,那政府就出面把这个行业彻底净化干净!
  
      ……
  
      马老板最近过的很轻松。
  
      自从自己夹缝中求生存的计划成功之后,他就立刻摆脱了李牧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
  
      在商场中,如果想给对方致命打击,一定要打到对方的核心市场,现在,仿冒品就是乐淘的核心市场,尤其是仿冒的品牌服饰,在乐淘占了总订单量的60%以上。
  
      而这块灰色的市场,是淘宝网完全不触碰的领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乐淘转型做淘宝不触碰的类别,淘宝以及李牧都对其无计可施。
  
      马老板深知,自己现在躲进李牧无法触及的禁区,就能够获得猥琐发育的好机会,所以他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尽快把乐淘做大做强,一旦乐淘根基稳固、具备足够的抗风能力,到时候再跳出禁区的时候,李牧再想对付自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马老板最近刻意派出去一个团队,亲赴东南沿海一带,与当地造假企业进行私下沟通,马老板想的是把线上售假的事情规模化,对货源进行统一采购,以更低廉的价格把货物输送到乐淘大卖家的手中。
  
      马老板考虑的是,现阶段,即便是乐淘的大卖家,单个拉出来,在厂家面前仍旧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这样一来,会出现两个问题,一个是压不下去成本,一个是拿不到独家货源。
  
      所以,马老板希望由乐淘在私底下出面,直接以大宗采购的方式与这些工厂合作,直接在东南设几个办事处,办事处从厂家拿货之后,直接通过乐淘物流,以出厂价转卖给乐淘大卖家。
  
      这种玩法很有意思,相当于马老板出人、出力、出一定成本,来帮大卖家把进货成本尽可能压到最低,这样一来,大卖家从淘宝手里拿货,不但价格比自己拿货要便宜,而且还完全节省了物流成本,甚至都不需要亲自跑一趟南方,坐在家里就可以拿到货品。
  
      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卖家都是实体店店主,他们一般情况下,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亲自跑一趟杭城、羊城或者普田,亲自进货然后通过物流把货物发回家,自己再启程往回赶,人力成本很高,财力成本也不低。
  
      现在好了,他们跟乐淘合作,乐淘可以把这些事情都替他们解决掉。
  
      但是,马老板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也同样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便是要求所有卖家尽可能把价格降低,薄利多销。
  
      他追求的,是平台的订单量、成交额以及用户数量这几个重要维度,这样与卖家进行合作,就能够确保乐淘上的假冒服饰,比任何地方买都要便宜,甚至普通消费者亲自到杭城、到普田,都拿不到这样低的零售价格。
  
      除此之外,马老板还在操作一种新的玩法,乐淘这次不但在跟工厂谈更低的协议价,还在与工厂谈未来乐淘的专供款式。
  
      一个厂家每年模仿的品牌服饰产品可能有上百款,以往这些产品生产出来直接流向全国各地的服装鞋帽批发市场,但是现在,工厂每年会为乐淘专门扣下20%的款式,这20%的款式只供乐淘,不对其他渠道销售,马老板希望借此来提升乐淘的用户粘度,独家的商品总是更容易拿来吸引用户。
  
      马老板原本只是默许和暗中支持假货在乐淘销售,现在为了乐淘的快速发展,他已经不惜主动参与到售假的链条中来,原本,包括蔡崇新在内的一些核心团队成员也表示过强烈的反对,认为一旦乐淘实际参与售假链条,那么未来一定会有政策与法律风险,但是马老板毫不在意。
  
      他丝毫不觉得未来几年国家会在假货层面收紧政策,他反而觉得,现在正是自己弯道超车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