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想见你
对商业竞争来说,所有的产业领袖都渴望自然垄断,李牧也是如此。
  
  
  自然垄断是一种在现代经济模式下,几乎无法形成的状态,但所有的商人都渴望能够无限接近自然垄断。
  
  
  无论身处任何一个行业,同行之间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影响互联网行业的谷歌必然也希望能够击败所有的搜索引擎;靠iPhone赚翻了的苹果也一样处心积虑与三星以及其他竞品厂商做斗争;做大后的顺风组建了自己的机队,也希望在高端快递市场击败所有的对手;马老板作用数百亿美元身家的时候,也一样在到处唱衰京东,希望京东早日完蛋。
  
  
  由此可见,真正的巨头,都渴望成为寡头,即便他知道永远不可能杜绝竞争对手,但他一样会对所有的竞争对手发动无差别攻击。
  
  
  李牧也是一样。
  
  
  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在自由市场内垄断任何一个行业,但这不妨碍他试图在这个行业中无限接近垄断。
  
  
  李牧所追求的,就是把自己手底下的产业,做成后世微信那样一骑绝尘的超级产品,让所有同类竞品加在一起,都还比不上自己的一小撮,这种不是垄断但无限接近垄断的状态,才是真正制霸以及引领一个行业的关键。
  
  
  所以,在这个目标的驱动下,李牧不会对任何对手心慈手软,不会因为顺风还没有发展起来,就以大侠的心态饶他不死,而是要趁着他还没起来,尽早把他给结果吊。
  
  
  因此,无论是顺风,还是乐淘用三家快递整合出来的乐淘快递,亦或者是国家邮政,都是李牧眼中的竞争对手。
  
  
  为了彻底封堵顺风的发展道路,李牧与刘师兄一起分析了一下目前粤港快递的局面,一致认为,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重金从顺风挖人,简餐粗暴直接。
  
  
  在企业竞争中,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先砸钱收一家拥有两地运输资质的运输公司,硬件到位之后,立刻用翻倍的薪酬把顺风负责负责粤港业务的核心员工都挖过来,让他的业务在短时间内遭受重挫。
  
  
  挖过来的人加上自己的员工,以及具备两地运输资质的运输公司,就可以直接启动淘宝物流自己的粤港快递业务,同时再拿出一两千万的资金用来拼价格战,淘宝拥有强大的现金池,拿出一两千万甚至三五千万来赔本搞价格战,顺风根本就跟不上这种节奏,一旦他们无法从粤港快递市场赚到钱,他们离死就不远了。
  
  
  现在淘宝物流的摊子铺的这么大,又有淘宝网这个强大的电商平台源源不断的产生包裹订单,光是自有闭环内的快递需求就已经可以支撑起整个淘宝物流,整体运转极其顺畅,有这么强大的对手,就算是再大胆的资本也不敢投顺风。
  
  
  一旦顺风的资金链断裂,要么破产,要么变卖,再无第三条选择。
  
  
  就在李牧惦记把顺风扼杀在粤省范围内的时候,蔚澜已经一个人在深市待了三天。
  
  
  这三天是她很长一段时间内,过得最无聊的三天。
  
  
  没认识李牧之前,蔚澜整日为了家里的事情奔波,一刻都不得闲,就连脑子都闲不下来;
  
  
  认识李牧之后,蔚澜又怀着满腔的热情加入了万盈地产,在李牧规划的商业地产项目里发光发热,忙的整个人跟陀螺似的,哪有过半点无聊。
  
  
  这次倒好。
  
  
  一个人来了深市,跟李牧一起吃了顿饭后就一头扎进了酒店,从此开始的三天,她哪都没有去,大部分时间在酒店房间里待着,饭点下楼到餐厅吃个饭,甚至直接打电话让酒店把饭送到房间。
  
  
  实在在房间里呆够了,她就去趟酒店的游泳馆或者健身房,游游泳跑跑步,仅此而已。
  
  
  虽说深市也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但蔚澜真的是半点性质都提不起来。
  
  
  这三天蔚澜也没有找过李牧,即便是李牧中间有约过她出来吃饭,但她也以和闺蜜有约了为由婉拒了,原因倒不是她不想见李牧,而是感觉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跟李牧见面有些多余。
  
  
  毕竟人家有陈婉这么一个当红美女主持金屋藏娇,郎才女貌格外般配,自己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况且,当不自觉拿陈婉与自己相比较的时候,蔚澜心里总觉得有些自卑。
  
  
  蔚澜提前定了周六上午返回燕京的机票,虽说李牧给她的假期一直到周日,但她实在是不想继续这么无聊的在深市的酒店里傻住着,机票定好,一直到周五的晚上,蔚澜才给李牧发了条短信,说:“李总,我明天上午回燕京,你在深市可得照顾好自己,别太劳累。”
  
  
  对蔚澜来说,既然决定明天走,于情于理都要跟李牧打个招呼,所以就尽可能用朋友和语气给他发了这么一条短信,而且刻意选择晚上九点钟左右发,这样不管陈婉走没走,这个时间都不太适合再跟李牧见面,李牧只要回个信息寒暄两句,自己明天起床收拾一番就可以直接去机场了。
  
  
  但是,李牧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陈婉已经不在深市了。
  
  
  一想到蔚澜在深市待了好几天,中间自己和她也没见面,心里便觉得多少有些不太合适,他从没把蔚澜当成自己的下属,而是当成自己长久的合作伙伴,而且两人的关系经过上次的绑架案之后,从心里来说,比普通朋友要更亲近一些,如果就这么让蔚澜走了,他觉得自己这个朋友做的不够到位。
  
  
  本来这两天就一直想约蔚澜出来吃顿饭,正好刘师兄也在,两人虽然不熟但也认识,一起聚一聚也挺好,或者蔚澜可以带上她的闺蜜,四个人一起吃顿饭聊聊天,倒也合适。
  
  
  只是蔚澜一直没腾出时间来,没想到她明天就要走了,李牧便本能想跟她见一面。
  
  
  但是眼下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自己刚吃完饭不久,估计蔚澜也差不多,不过李牧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明天上午就走了?那要不要出来找个地方坐坐?”
  
  
  蔚澜收到短信后的一瞬间有些纠结,但瞬间过后,她便暗下决心,指尖回复:“我刚吃过饭,这么晚了,你就好好休息吧,别折腾了。”
  
  
  李牧不知道蔚澜是有意躲着自己,心想着她刚到深市第一件事就是跟自己联系,自然是把自己视作知心好友,既然是知心好友,自己自然也不能连面都没见就让她走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李牧这人虽然不太擅长社交,但对真正的朋友是非常走心的,当年自己在燕京做北漂的时候,如果有家里的朋友来燕京办事,联系他了,那他一定会去车站或者机场接对方,然后再请对方吃顿饭,接下来的时间,朋友去办他的正事,李牧自己也继续忙工作,但朋友走之前,李牧一定会再请他吃顿饭,饭桌上聊聊天、喝两杯,嘱咐他下次有机会来别忘了跟自己联系。
  
  
  正因为有这种习惯,所以李牧觉得,朋友离开自己所在的地方之前,见一面一起坐坐,是一件非常有仪式感的事情,如果免去这一环,他心里首先就会觉得不自在。
  
  
  于是李牧回信息道:“这样吧,我其实也刚吃完不就,我看咱俩也别吃饭了,像之前咱俩去SugarClub那样,找个酒吧坐一会儿喝两杯,明天上午你闺蜜如果不送你去机场,那我就去送你,如果她送你的话,那我就不去了,今晚就当是给你送行了。”
  
  
  李牧提及SugarClub,让蔚澜心里不由一酸。
  
  
  当初自己只身一人前往燕京寻求帮助,本来还幻想着城建集团的萧晨枫能够帮自己渡过难关,没想到他反而处心积虑给自己设了个套,当时的蔚澜险些就把一身清白折在了萧晨枫身上,幸亏她反应快,趁萧晨枫没反应过来用坚硬的手提包猛砸了他一下,才借机逃出魔掌。
  
  
  那一刻,蔚澜对整个燕京,以及自家的俊成地产都彻底失去信心,只想着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但没想到,因为沪市有雷暴,当天飞沪市的航班全部取消。
  
  
  逃也逃不走,让蔚澜一直死扛的心理彻底崩溃,她在那一刻决定放弃,在宾馆里给爸爸打越洋电话的时候她痛哭流涕,后来还是想到还欠了李牧一顿饭,便决定与燕京这座城市彻底做个了断,临时发短信给李牧,想请他吃饭。
  
  
  当时的李牧恰好也刚吃过饭,蔚澜没办法,只好改成了请他喝酒。
  
  
  而让蔚澜没想到的是,正是那次与李牧的见面,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她原本已经决定,放弃俊成地产、变卖一切可以变卖的资产离开华夏、去美国与父母相聚,是李牧给了她新的希望,并且帮她扭转了一切。
  
  
  想到这些,蔚澜又不自觉的想起再后来,再后来没多久,自己就彻底爱上了这个妖孽一般的大男孩,再再后来,当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也是这个大男孩绞尽脑汁把自己救了出来,让自己心底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蔚澜盯着手机发呆,脑海中已经将过去的种种快速过了一遍,忽然间,她觉得自己特别想立刻就能见到李牧……
  
  
  于是,蔚澜飞快的回信息:“好的,在哪见?”
  
  
  “你在你闺蜜家吗?我去你闺蜜住的小区接你?”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