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惊人发现
    李牧和蔚澜坐在GL8的后排,周战开车不紧不慢的向着万科御景驶去,而王元朗跟着那两个偷钱包的年轻人进了巷子之后,便开始寻找着合适的出手机会。
    
        两个年轻人年龄都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岁上下,两人偷了蔚澜的钱包之后快速走到巷子中间一处路灯底下,其中一人便急不可耐的催促道:“快快快,掏出来看看有多少钱!”
    
        那人一边掏出蔚澜的LV钱包,一边兴奋的说:“老弟,咱俩这次发了!这女人的钱包至少都值三千块!”
    
        “这么厉害?!”另外一个年轻人惊讶不已的说:“什么钱包,值这么多钱!”
    
        “LV的!”那人说着,也不顾对方一脸懵逼的模样,迅速拉开了钱包拉链。
    
        钱包拉开,两人同时发出一阵惊叹!
    
        这年头没有手机支付,蔚澜的钱包里现金量还是非常足的,光人民币就有两千多块,除此之外还有一千多港币,以及三百多美元。
    
        两个小偷看到这一堆花花绿绿的票子,几乎快要激动傻了,为首那人正要把钱掏出来,忽然感觉肩部被一股大力死死卡住,两人同时扭过头来,才发现一张冷酷的面孔正盯着他们两人,而那面孔的主人,两只大手正分别卡在两人的肩膀。
    
        “你……你想干什么?!”
    
        年轻小偷心虚胆寒,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王元朗冷笑一声,抬脚便将没拿钱包的那小子揣进了肮脏的垃圾堆里,随后腾出手来,一把从为首那小偷的手中抢过钱包,又是快出一脚,将他也踹进了垃圾堆,砸在了另一个小偷身上。
    
        王元朗看着两人,用冷酷的声音骂道:“还不快滚!”
    
        这两人心知遇到了高手,就从王元朗刚才那手劲以及出脚的速度、力道,两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于是两人相视一眼,互相搀扶着跑了。
    
        王元朗见两人跑了,也没再追,拿起手机给李牧打了个电话:“李总,蔚小姐的钱包追回来了。”
    
        李牧看了身边的蔚澜一眼,说:“那就送回来吧,有没有看看东西少了没?”
    
        王元朗说:“应该没少,刚才那两个小偷没来得及拿东西出来。”
    
        说着,王元朗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
    
        “现金、身份证、银行卡以及信用卡都在。”
    
        李牧笑道:“那就好,你快赶过来吧。”
    
        “好。”
    
        蔚澜全程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机丢了,她现在酒劲上来,正在最舒服的状态,李牧也没点破。
    
        等汽车快开到万科御景的时候,回过神来的蔚澜心里有些犯难,快十二点了,自己待会在这下了车,李牧走了,自己可怎么回酒店呢?这四下里,也没看见有出租车经过……
    
        蔚澜心里无奈,盘算着不管怎么样,也得先下了车、等李牧走了之后再说。
    
        GL8在万科御景门口停稳之后,带着几分醉意的蔚澜便笑着对李牧说:“谢谢你李总,今天很开心,等你回燕京之后咱们再找机会喝酒,我先走了。”
    
        李牧一脸神秘的笑道:“你就这么走了?”
    
        蔚澜好奇的问:“不然呢?”
    
        李牧问她:“你没发现自己少了什么东西?”
    
        蔚澜摇摇头:“没有啊……”
    
        李牧见她一脸茫然的模样,无奈的说:“看看你的钱包还在吗?”
    
        蔚澜听到这话,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单肩包,这一摸不要紧,蔚澜吓的浑身一个激灵。
    
        钱包不见了!
    
        天哪!自己所有的现金、证件、银行卡都在里面,而且自己的房卡也在里面,如果钱包丢了,自己可怎么办?!连打车回酒店的钱都没有,回去也进不了房间,申请酒店开门,至少也得出示身份证件才可以吧!而且自己明天怎么坐飞机?回不了燕京的话,自己的卡又怎么补办?
    
        蔚澜一下子陷入绝望。
    
        刚好,王元朗和另外一个队员吴学文驾车来到跟前,王元朗从副驾驶推门下来,走到GL8跟前,透过窗户将钱包递到了李牧手上。
    
        蔚澜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钱包,顿时惊呼一声:“这不是我的钱包吗?怎么会在……”
    
        李牧笑道:“傻不傻,钱包被人顺走了都不知道,要不是老王,你可就惨了。”
    
        说着,李牧便将钱包递到了蔚澜手上。
    
        蔚澜这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拍着自己的胸口,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说着,又看向车外的王元朗,感激的说道:“王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王元朗淡淡道:“蔚小姐不用客气,是我应该做的。”
    
        李牧对蔚澜说道:“以后啊,长点心,出门在外一定要把钱包装好,尤其是身份证、银行卡,不要都放在钱包里,万一丢了岂不是什么都没了?”
    
        蔚澜吐了吐舌头,一副虚心接受批评的模样,说:“你教训得对,我以后一定注意。”
    
        李牧点点头,笑道:“行啦,我送你进去吧。”
    
        蔚澜吓的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走进去就行,没几步路。”
    
        李牧很是认真的说:“要是白天,我就让你自己进去了,但是现在是夜里,而且你喝了不少酒,我哪能让你自己进去。”
    
        蔚澜心说这可怎么办,还没想明白对策,李牧已经先下了车,对她说道:“行啦,走吧。”
    
        蔚澜进过这小区两次了,知道这小区里面的大概情况,小区大门的保安虽然对行人进出不干涉,但是楼宇门都是有防盗门的,如果李牧送自己进去,那岂不是要露馅了?
    
        可是,李牧那副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在跟自己客气客气,看他那样子,蔚澜就知道今天他是一定要送自己进去的。
    
        蔚澜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李牧又催促了她一次:“你该不会是想睡车里吧?”
    
        蔚澜只好硬着头皮点头道:“好吧。”
    
        下了车,蔚澜和李牧并肩往小区里走,一边走,蔚澜一边在脑子里想着对策,怎么办?如果李牧真要坚持把自己送到“闺蜜”家,那可就什么都暴露了。
    
        进了小区门,两人往里走了一两百米,蔚澜便忍不住对李牧说:“行啦,就送到这儿吧,我这么大个人了,自己能找到地方,倒是你,每天工作那么累,早点回去洗个澡休息休息。”
    
        李牧顺口道:“怎么也得看着你上楼,不然我不放心。”
    
        蔚澜一阵头大,不过转瞬间又松了口气,幸亏李牧只是要看自己上楼,不是送自己上楼,这样的话,自己只要找到一间楼宇门没关的单元不就可以了?
    
        想到这儿,蔚澜稍稍松了口气,带着李牧开始横穿楼宇,走过三栋楼,李牧下意识的问:“还没到?”
    
        蔚澜没底气的说:“就快了,就快了。”
    
        说完,心里已经快急死了,这要是再找不到一个没关门的单元,自己可就真的装不下去了!
    
        正想着,忽然瞥见斜前方那栋楼的第一个单元门开了一半,似乎是回力弹簧坏了,或者是被人拿东西抵住了,于是蔚澜立刻指着那栋楼,对李牧说:“呐,就是那栋。”
    
        李牧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到第一个单元门前,蔚澜一把拉开半掩着的单元门,对李牧说:“行啦,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好。”李牧笑道:“你上去吧,我走了。”
    
        “嗯。”蔚澜点点头,转身进了单元,到电梯间门口按了电梯,进去之后按了个五楼,等到了五楼之后,借着楼梯间的窗户一看,李牧这时候才刚转身往回走,这让蔚澜终于松了口气,决定等几分钟再下去,到时候绕去另一个大门,看看能不能打到车回酒店。
    
        一想到还要自己大半夜折腾回酒店,蔚澜就不免有些沮丧,撒谎果然不是什么好事情,一个谎言说出来,需要无数个谎言以及行动去圆回来,而且提心吊胆的,始终有着一种负罪感,这种感觉真是太让人不舒服了。
    
        李牧出了小区,钻进了GL8,还是周战开车,但王元朗也坐进了这辆车的副驾,吴学文则开着另一辆车。
    
        周战发动汽车,问李牧:“李总,咱们回去吧?”
    
        李牧点点头:“回去吧。”
    
        这时,王元朗迟疑片刻,终于做出决定,开口道:“对了李总,有件事儿,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一声。”
    
        李牧问他:“怎么了,你说。”
    
        王元朗组织了一下语言,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刚才从两个毛贼那里要回蔚小姐的钱包,您让我检查一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我大概看了一下,除了现金、身份证和银行卡,还发现一张酒店房卡,就和一堆钞票挨着放在一起。”
    
        李牧下意识的皱了皱眉:“酒店房卡?什么酒店房卡?”
    
        王元朗说:“深市皇冠假日酒店……”
    
        “啊?”李牧眉头皱的更紧:“深市的房卡?蔚澜钱包里的?”
    
        “没错。”王元朗点了点头,说:“我觉得,蔚小姐可能并不住在这个小区……”
    
        剩下的半句,王元朗没说。
    
        李牧也不是傻子,一听这话,再结合刚才蔚澜的表现,顿时就明白了,惊道:“难道蔚澜这几天一直住在酒店?”
    
        ……
    
        PS:家里网出了点问题,两章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