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你凶什么……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你凶什么……

  深市虽然身处改革前沿,但这年头的出租车体量还相对较弱,这个点想打出租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蔚澜从万科御景的另一个大门出来,在路边等了好几分钟,也没见一辆出租车从这经过。
  
    
      无奈,蔚澜只能一边往大路走,一边尝试拦车,但是始终没有一辆空车出现,偶尔出现的两三辆出租也都是载客状态。
  
    
      沿着小区门口的路走了十几分钟,蔚澜一无所获。
  
    
      偶有三三两两的人群经过时,蔚澜就赶紧躲藏在路边树下的阴暗处,这也是出于一个年轻女人深夜在外保护自己的本能,街上行走的那些喝多了酒的男人,让她本能感到有些担忧。
  
    
      就在蔚澜为打不到车忧愁不已的时候,李牧正坐在GL8的后排,隔着车窗盯着几百米开外的蔚澜。
  
    
      车没熄火,但也没有打开车灯,无论是大灯、示廓灯还是仪表灯,一片漆黑,这是李牧的意思,他想看看蔚澜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
  
    
      眼看蔚澜不时走到路边拦车,又不时躲进路边树后,甚至又沿着公路边走边回头的样子,李牧心里诧异极了。
  
    
      他不明白,蔚澜为什么非要跟自己撒这样的谎,自找罪受吗这不是。
  
    
      喝了点酒,脑子就有些混乱。
  
    
      就好像内存不够了的电脑,整个运行的速度都大打折扣。
  
    
      李牧稀里糊涂的想了半天,这才忽然想明白了一点,难道她在深市根本就没有闺蜜?
  
    
      那她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骗自己呢?
  
    
      李牧心底闪过一个他不太相信,但看起来又相对可能性最大的答案。
  
    
      蔚澜来深市,难道就是为了自己?
  
    
      这样一来,怕是就能解释的通了。
  
    
      除了这个目的,蔚澜如果还有其他任何目的,她都不需要跟自己撒谎。
  
    
      如果她要来忙某件事情,那直接告诉自己不就行了?何必在住所上撒谎呢?
  
    
      就直说来深市办点事、住在某某酒店不就得了?
  
    
      想明白这一层,李牧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他对开车的周战说:“老周,开过去吧。”
  
    
      周战点点头,挂档起步。
  
    
      没有任何灯光的车辆在晚上很难被发现,再加上周战油门控制的很好,车辆以不到三十公里的时速接近蔚澜,蔚澜一点都没有发觉。
  
    
      长岛冰茶的酒劲慢慢上来,蔚澜只觉得头重脚轻,满脑子想的就是赶紧来一辆出租车,自己好回酒店好好的睡一觉,至于能不能赶上明天的飞机,已经不重要了,大不了就改签,改不了就再买一张机票。
  
    
      可是,左等右等,偏偏就是等不来一辆出租车。
  
    
      直到一道黑影忽然从身边擦过,刹车声响起,她才蓦然发现,身边出现了一辆车。
  
    
      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车型,GL8的推拉门被李牧哗啦一下拉开,李牧就坐在紧挨着车门的那个位置,看着蔚澜,无奈的说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啊……”蔚澜刚才还没反应过来,这下忽然看清是李牧,吓的一个激灵,原本已经有些不太清醒的大脑也瞬间清醒了不少。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蔚澜慌张至极,表情也在极力克制隐藏,但更多的确实惊讶,搞不懂李牧怎么出现的?他不是早就走了吗?
  
    
      李牧看着她,略有几分责怪的说:“我要是不回来,难道让你就这么走回去吗?”
  
    
      皇冠假日酒店离这里差不多二十公里,蔚澜要是走过去,怕是要走到天亮了。
  
    
      蔚澜心底慌乱,嘴上却在试图掩盖,稀里糊涂的想起什么就急忙脱口道:“你说什么呀?我是想出来买支牙刷,买完我就回闺蜜家了。”
  
    
      李牧盯着她问:“你在你闺蜜家住了这么多天,没牙刷用吗?明天就要走了,你又跑出来买牙刷?”
  
    
      蔚澜一慌,又急忙解释:“刚才想刷牙嘛,喝多了没拿稳,把牙刷掉到马桶里了。”
  
    
      “噢……”李牧轻轻点了点头,问:“你喝多了,你闺蜜自己不帮你买也就算了,还不陪着你一起?有这样的闺蜜吗?”
  
    
      “哎呀,人家工作一天,特别累嘛……”
  
    
      李牧冷哼一声,说:“累?累就是借口吗?”
  
    
      说完,脱口便问:“你闺蜜叫什么?!”
  
    
      李牧刚问完一个问题,忽然又抛出另一个问题,蔚澜现在的脑子根本就跟不上这种节奏,瞬间就被他给带乱了,脱口道:“啊?我不知道……”
  
    
      李牧没有半点迟疑,当即反问:“你自己闺蜜叫什么你不知道?”
  
    
      “我……我忘了啊……”
  
    
      “忘了?”李牧皱了皱眉:“我叫什么?”
  
    
      “李牧啊……”
  
    
      李牧眉头微蹙:“你闺蜜姓什么?”
  
    
      蔚澜被李牧咄咄逼人的态势吓到了,再加上刚说完李牧二字,所以下意识的“李……”
  
    
      李牧瞬间脱口:“是不是叫李紫薇?”
  
    
      蔚澜脑子已经彻底乱了,稀里糊涂的点点头:“对啊,是叫李紫薇……”
  
    
      “李紫薇是我的助理,什么时候成你闺蜜了?再说,她也不住这个小区啊,她跟我住一个小区,楼上楼下!”
  
    
      蔚澜一下子语塞,大眼睛躲闪着李牧质问的眼神,支支吾吾的说道:“名字是一个名字,但不是一个人啊……”
  
    
      李牧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分,语气也严厉了几分,:“还撒谎!到底还有句实话没了?”
  
    
      蔚澜被李牧的态度吓着了,呆愣了片刻,心底的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蔚澜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小自己六七岁的男生虐的体无完肤,亏自己还自诩女强人,在李牧面前竟然连几个回合都撑不下来。
  
    
      而且,只有蔚澜自己以及她的父母才知道,她虽然表面坚强,其实内心非常感性,外人瞧不出她那颗看似坚强的内心,其实早就千疮百孔,那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沙雕城堡,根本禁不住李牧一个浪花的冲击。
  
    
      满腹的委屈涌上来,蔚澜的眼泪便立刻滚滚而落,简直如同连成了线一般,止都止不住。
  
    
      李牧没想到自己心目中那个坚强能干的蔚澜竟然也会因为几句话流眼泪,正想该怎么劝她,蔚澜忽然一拳打在李牧的肩胛骨上,无比委屈的哭着呜咽:“你凶什么……”
  
    
      蔚澜的力度一点也不大,但李牧却被这一拳打愣了,还没回过神来,蔚澜满脸挂着泪光、倔强的又打来一拳,依旧是哭着呜咽:“你凶什么……”
  
    
      “我……”
  
    
      “你凶什么……”
  
    
      “我没有……”
  
    
      “你凶什么……”
  
    
      “……”
  
    
      “你凶什么……”
  
    
      李牧与蔚澜暂时陷入了一种死循环,副驾驶上的王元朗此刻与驾驶位的周战对视一眼,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随后,两人均是无奈的用手捂住了额头、遮住了眼,他们俩虽然做了李牧这么久的保镖,这还是第一次见李牧被人打,而且自己还只能装作没看见、无动于衷。
  
    
      李牧被蔚澜这种接二连三的粉拳打蒙了,蔚澜每一拳都打在他的同一处地方,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疼。
  
    
      身上不疼,心里疼。
  
    
      看来自己真是说错话了,把平日里这么坚强的一个女人,说得委屈成了这幅模样。
  
    
      被蔚澜连续打了好几拳之后,李牧抓住她柔软的手,说:“行了,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蔚澜泪不停流,抿着嘴,委屈而又倔强的说:“我不要你送!”
  
    
      说完,扭头把目光转到别处,但却从未试图抽回自己那只被李牧牵着的手。
  
    
      李牧看着昏黄路灯下,蔚澜那张流泪的侧脸,从斜下方看去,她的侧脸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她脸型的完美曲线,简直能让所有女明星自惭形秽;她高挺的鼻梁,怕是再好的整容医生也难以模仿;她的下巴,任由那些网红怎么整容、怎么打瘦脸针,也都无法趋近她的精致。
  
    
      这样的女人,偏偏带着那几分令人心疼的倔强,让李牧在这一瞬间,难以自持的对她动了真心。
  
    
      男子汉大丈夫,重生一回不就是为了让这样的女人不受委屈、不流眼泪吗?
  
    
      李牧轻叹一声,握着蔚澜的手,指尖轻轻捏了两下,语气也完全软了下来,说:“行啦,我跟你道歉,太晚了,你一个人在大街上我哪能放心的下,走吧,我送你回酒店。”
  
    
      李牧声音软下来的时候,蔚澜的那点倔强就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当她听李牧说到酒店,整个人一下子如同霜打的茄子,连身体都跟着蔫了不少。
  
    
      蔚澜知道,自己的一切伪装都已经被李牧识破了,这种感觉,既让她如被他当面脱光了一般慌乱紧张,又让她的心里如释重负。
  
    
      自己用一个又一个拙劣的谎言骗了他这么久,早就在心里把自己鄙视过无数回了,她一点都不喜欢撒谎,也从来没对李牧撒过谎,这还是唯一的一次,而且竟然拙劣到了这种地步……
  
    
      完全被李牧识破的蔚澜用通红的眼睛看着李牧,抿嘴半晌没说一句话。
  
    
      李牧牵着她的手不松,随后起身坐到了GL8第二排里面的那个位置,手轻轻拉了蔚澜一下,语气温柔至极也真诚至极的说:“上车吧。”
  
    
      蔚澜半天没有动静,随后她好像忽然想通了,完全卸下最后那点无意义的坚持,乖乖的点了点头……
  
    
      ……
  
    
      PS:抱歉,明天要早起奔外地,今天实在熬不动了,先欠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