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捅了个蚂蜂窝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捅了个蚂蜂窝

  李牧与刘师兄两人正有条不紊的策划着一场围绕顺风展开的围剿战,目的是将顺风所有的有生力量围困在粤港两地,合围全歼。

  与此同时,牧影票务系统已经开始在内地院线滚雪球般的发展模式。

  随着大量牧影自助取票机的不断交付,国内一线以及二线城市的院线已经基本上全部接入了牧影票务系统,而且还有大量三四线城市院线在排队等待,对牧影票务系统已经渴望到了极致。

  对那些已经接入牧影票务系统的院线来说,接入这套系统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上座率整体比以往高了许多。

  以往用户对前往电影院观影有抵触,不只是影票价格的问题,还有各种行为成本,但是现在,看电影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用户看电影比以前方便得多,票房总量也自然在不断上升,最终受益的,除了各大影视公司之外,就是院线老板。

  所以院线老板对牧影票务系统是极其推崇的,不过影视公司却不这么想。

  有《英雄》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虽然牧影票务系统提升了整个国内票房的总量,但他们依旧对牧影票务系统充满了敌视情绪。

  影视公司敌视牧影票务系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牧影票务系统对他们来说完全不可控。

  以前大家抢排片,都是跟各大院线老板谈合作,大家都已经合作很长时间了,彼此也都遵循着一套潜规则,但是牧影票务系统本身是一个凌驾于院线之上的存在,除了牧野映象,没有任何一家影视公司能和牧影票务系统扯上关系,这样一来,影视公司的安全感自然大大降低。

  就在牧影票务系统鲸吞了一二线城市,准备向三四线城市大举扩张的时候,燕京影视圈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言。

  传言说,牧野映象最终的目标,是将牧影票务系统覆盖到全国每一个城市,然后以绝对的垄断地位,把所有院线的排片权控制在自己手里。

  传言甚至还警告说,如果各大院线不抱团对抗,一旦等牧野票务系统遍及全国、要求院线交出排片权的时候,各大院线都将彻底丧失抵抗能力。

  因为到那个时候,大家票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牧影票务系统,如果哪家院线敢不听话,牧影票务系统直接停掉该院线的网票入口,那么院线必将损失惨重!

  有人甚至还警告各大影视公司,说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任何影视公司都将成为牧野映象的打击对象,谁也保不齐会有一部投资过亿的大制作影片跟牧野映象的影片撞车,到时候一旦牧野映象利用牧影票务系统打压,投资过亿的电影连几千万票房都捞不回来,那岂不是必死无疑?

  这些传言出来之后,立刻出现了多个衍生版本,而且越传越邪乎,最后传下来,已经到了牧野映象企图用牧影票务系统挤垮所有竞争对手、垄断国内影视行业的地步。

  虽说这里面有很多无脑的推测,但不得不说,多少还是抓住了一些要点,如果牧影票务系统在全国实现垄断式的布局,那如果李牧喜欢,他真的可以把控全国票房的排片,院线老板如果听话,大家一起发财;但是如果不听话,直接断了对方的网票入口,然后把这些用户都引导去其他院线,对方必然损失惨重,用不了多久就会妥协。

  正因为释放谣言的人做出了这样的推断,才让这谣言显得可信了许多,一时间让整个影视圈,尤其是影视公司老板感觉到风声鹤唳。

  李牧人在香港的时候,燕京多家影视公司老板已经开始聚在一起,就牧野映象以及牧影票务系统的威胁深入讨论了几个来回。

  当每个人都有危机感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就会将危机感无限放大,在有心人的牵头下,这帮影视公司老板几个来回讨论下来,已经快被牧野映象和牧影票务系统搞的夜不能寐了。

  几番讨论之后,多家影视公司老板愤慨的达成共识,必须要抱团,必须要主动出击,遏制牧影票务系统、避免他越做越大。

  紧接着,一份几十家影视公司高层共同书写的联名信送到了广电领导的面前,其中将牧影票务系统称作是一颗危害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毒瘤、一颗随时有可能毁掉商业电影的定时炸弹。

  这封联名信中,还用恳求的语气希望广电能够取缔牧影票务系统、保护国内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商业电影市场,最后还隐晦的释放威胁信号:如果牧影票务系统继续发展下去,各大影视公司将考虑暂停院线电影的拍摄,以免沦为垄断下的牺牲品。

  几十家影视公司联名,确实给了广电领导很大的震动,再加上又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很快,广电便向牧野映象发出了约谈的通知。

  宁昊作为牧野映象挂名的总经理,当他收到约谈通知的时候,便立刻跟李牧取得了联系,把自己收到的约谈通知报给了李牧。

  李牧一听说上级约谈,心里就咯噔一下,脱口先问他:“最近影视行业里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动静?”

  宁昊想了半天,说:“没有啊,一直没听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动静。”

  说着,宁昊问李牧:“老板,你说的特殊动静是指什么?”

  宁昊只是一个新人导演,第一部院线电影现在还没有上映,他根本就触及不到影视行业的高端群体,虽说几十家影视公司一起商讨对抗牧影,但参与的全是一把手,所以从未在行业内释放消息,宁昊对此也是一无所知,更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李牧见宁昊问出这样的问题,就知道以他在行业内的地位和人脉、实力,恐怕还触及不到真正核心的资讯,于是他只好问道:“约谈是什么时候?”

  宁昊说:“后天上午十点。”

  李牧便道:“这样,我先托人打听一下情况,到时候约谈你去就行了,去的时候如果上级领导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先记下回头向我汇报,不要做任何口头应允。”

  宁昊听李牧声音格外谨慎,忍不住问:“老板,领导约谈会是一个麻烦吗?”

  “不知道。”李牧语气凝重的说:“但对我们来说,肯定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宁昊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李牧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赛场上跑在最前面的选手,最怕的是什么?”

  宁昊想了想,说:“最怕失误吧?”

  李牧笑了笑,说:“最怕裁判忽然跳出来!”

  说完,李牧又道:“本来跑在最前面,有绝对的领先优势,只要没有外力干预,必然能够赢得比赛,这个时候裁判出来,就算没坏事,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相反,落后的选手眼看差距越来越大,而领跑的选手又没有任何失误,他们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裁判身上。”

  李牧话没说透,其实做企业也是一样,对于主打新鲜事物而且发展的顺风顺水的企业,最怕的就是上级约谈,因为这个时候,往往是上级领导要对新鲜事物进行管控的开始,如果要管控一个新领域,那么冲击最大的必然是领头羊。

  李牧此时的直觉就不太乐观,总觉得这次约谈不会有什么对自己有益的事情,相反,甚至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一定影响。

  于是李牧挂了宁昊的电话,立刻给陈泽打了过去,他是官家子弟,消息一定比一般人灵通得多,更何况这本身就跟国家部委有关系,如果这里面真有什么隐情,陈泽是最有可能将隐情挖出来的人选。

  陈泽最近一直在忙着万盈地产的事情,而且还有他和李牧一起投资的赛车场以及CSC俱乐部,忙的不可开交,所以对很多消息也都没有关注,当李牧说起牧野映象被约谈的时候,他也表示一头雾水,事先没有听到过任何动静,不过他对这件事倒是非常重视,立刻便找自己的关系,帮李牧打探消息。

  仅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陈泽就给李牧回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陈泽便对李牧说道:“兄弟,你这次是捅了马蜂窝了!”

  李牧皱了皱眉:“怎么?惹到了很多人吗?”

  陈泽说:“好几十家影视公司的老板联名向上级领导反映,说你的牧影票务系统涉嫌垄断、不正当竞争以及破坏产业平衡,甚至说如果牧影票务系统不废除,全国的影视行业都要被它毁了。”

  “我艹!”李牧顿时毛了:“这他妈简直是扯淡!牧影票务系统让全国票房总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三倍还多,我是在帮他们往锅里加菜,他们竟然不识好歹、联名诋毁我?”

  陈泽道:“我估计这事儿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应该是有人在背后策划推动,我已经找人帮忙打听了,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李牧嗯了一声,又问:“有没有听说领导这次约谈牧野映象具体是想怎么办?”

  陈泽说:“最大的可能是让你的牧影票务系统数据开放,并且接受上级管理,或者是强行拆分,我听说,有人提议把牧影票务系统整个限定成一个网络售票的工具,具体掌控权从你的手里拿走,下放给各大院线自己负责,到时候你这边就只提供服务,收取票房分成,剩下的完全由院线自己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