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感人至深的剧本设定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感人至深的剧本设定

  听闻斯皮尔伯格已经有了大概的选题,李牧顿时来了兴致,脱口便问:“史蒂文,不知道你选中的是华夏抗战的哪部分历史?”

  斯皮尔伯格说:“我觉得,陈纳德将军率领美国飞行员在华夏组建飞虎队的事迹非常感人,而且不光是美国飞虎队员在华夏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事迹感人,华夏本土飞虎队英勇抵抗日军的事迹也非常感人,所以我的初步构想是,电影围绕陈纳德将军,以及华夏、美国两国飞虎队抗击日本法西斯的真实历史事件,以及一部分演义的影视艺术处理,打造一部140分钟左右的电影。”

  飞虎队的事迹李牧作为一名华夏儿女,自然是非常清楚的,而且他很清楚飞虎队的前后历史,不光是美国的陈纳德将军率领美国飞行员志愿支援华夏抗战的事迹,还有许多关于华夏本土飞虎队的感人事迹,这其中还包括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民族英雄,但是他没想到,斯皮尔伯格一个美国人,竟然也都了解到了华夏本土飞虎队的事迹,这确实让他很是吃惊,看来大导演对线索的搜集与发掘能力,果然异于常人。

  李牧惊叹不已的说道:“史蒂文,你的这个选材以及主线设定我个人非常喜欢,不知道能否再更详细的介绍一下?”

  斯皮尔伯格点了点头,说:“首先,故事要从陈纳德作为切入点,为了方便你的代入,你可以把汤姆·汉克斯设想为陈纳德,如果这部电影确定下来,我们也不是没有机会让汤姆·汉克斯出演。”

  李牧微微一笑:“汤姆·汉克斯的形象确实很适合硬派军人,尤其是二战时期的军人。”

  斯皮尔伯格笑着说道:“故事先讲述陈纳德如何来到华夏,根据他的个人经历,他最早是退役后来到华夏,受聘在一所位于杭城的航校担任教官,这期间,他培训了不少日后在华夏本土飞行员中声名赫赫的王牌飞行员,根据我的了解,这其中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王牌飞行员,名叫柳哲生。”

  李牧点点头:“确实有这么一位英雄先烈,他应该就在36年接受过陈纳德的培训。”

  斯皮尔伯格笑道:“那我查的资料应该就没有错。”

  说着,他又接着说道:“故事从陈纳德来华夏,到他成为华夏航校教官、培养出一批华夏本土人才开始,这部分我们基本上完全遵照历史,唯独男二号。而男二号就出现在这段历史中,男二号是一名华夏本土飞虎队员,他是陈纳德的得意门生,也是华夏飞虎队中最强的一个;”

  “紧接着卢沟桥事变爆发,华夏开始八年抗战,这时候陈纳德亲眼见到了日本侵略者对华夏人民犯下的罪行,也见证了包括男二号在内的学生与日军在长空中一次次搏杀的过程、以及他们对阵日本空军时规模以及飞机性能上的巨大劣势,这坚定了他要帮助空军力量极其薄弱的华夏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决心,故事到这里,是第一个大段落。”

  李牧听的正在兴头上,忍不住追问:“第二个大段落呢?”

  斯皮尔伯格笑道:“第一个大段落和第二个大段落之间需要一个过渡,承上启下、起承转合,这部分过渡情节,就是1940年陈纳德返回美国,为飞虎队招募飞行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剧情推进会暂时离开华夏、离开战场,跳跃到没有被战火波及的美国本土,这个时候,我们的男三号就要出场了。”

  李牧试探性的问:“男一号是陈纳德,男二号是华夏本土飞虎队员,那么男三号,应该就是美国飞虎队员了吧?”

  斯皮尔伯格笑道:“没错!男二号的人设是极度正派、爱国,国仇家恨让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抗击日本侵略者上,这种情况下,男三号就需要与他有一个对立面,所以我设想的男三号,应该是一个年轻、不羁、每天只想着开飞机、猎奇、追求漂亮姑娘的美国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完全不守纪律,每天叼着烟卷、吊儿郎当,但却是一个飞行俱乐部里,最有天赋、最棒的飞行员。”

  说到这儿,斯皮尔伯格补充一句:“你可以用《泰坦尼克号》里莱昂纳多的形象来代入这个飞行员。”

  李牧哈哈一笑,连连点头,斯皮尔伯格不愧是大导演,一句话就让自己脑海中的画面具体了许多。

  斯皮尔伯格接着说道:“男一号看中男三号的实力,希望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飞虎队、前往华夏抗击日本侵略者,但是男三号却完全不感兴趣,他吊儿郎当的说,战争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他的生命里只有三件事:飞机、香烟和女人,所以他不会接受男一号的邀请。”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男一号要求与男三号来一场飞行较量,如果男一号输了,他愿意给男三号一千美元;如果男三号输了,他就要跟男一号来华夏参加飞虎队,直至二战结束。”

  “男三号极度自负,为了钱和面子与男一号较量,但却没能赢他,最后只能愿赌服输,与其他近百名飞行员一起,跟随男一号来到华夏。”

  说完这些,斯皮尔伯格看着李牧说道:“这就是我说的过渡部分。”

  李牧点点头:“非常好,美国飞虎队员开赴战场,听得我都有些热血沸腾了,说完了第一大段落和过渡段落,该说第二大段落了吧?”

  斯皮尔伯格点了点头,道:“第二大段落,是男三号跟随男一号来到华夏,正式参加飞虎队,并且认识了男二号,两人成为战友。这样一来,男二和男三就能呈现出非常强烈的人设对比,例如:一个华夏面孔,一个美国面孔;一个极度正派,一个放荡不羁;一个无暇顾及儿女情长,一个却整日想着追求漂亮姑娘;一个开飞机是为了保家卫国,一个开飞机是为了猎奇赚钱,人设的对立几乎无处不在。”

  “正是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陈纳德的麾下,成为了并肩作战的战友,一开始人物冲突会很强,但是随着战争的洗礼,最终男三号在战争中意识到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意识到自己不是为了猎奇与金钱而战,而是为了正义而战,这期间,一直被男三号瞧不起的男二号,在一次空战中却救了男三号的命,随即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却殊途同归,成为了最亲密的战友,并肩作战。”

  说到这里,斯皮尔伯格又道:“我还准备在这里面加入两个相对弱化的女性角色,飞虎队里的一个美国女护士喜欢上了不苟言笑的男二号,而男三号却在一次坠机跳伞之后,爱上了藏匿他、帮他躲避日军追捕的华夏农家少女,随后,男三号开始对这名农家少女展开猛烈的追求,美国女护士也开始对男二号表露爱慕。”

  “娇羞的华夏少女,全力躲避着热情的男三号;以国仇家恨为一切的男二号,明知美国女护士的爱慕,自己也明明为之动心,却以抗日为己任,不敢给予任何正面回应,直到有一次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空军,男二号与男三号并肩作战,激战中,男二号的飞机被日军击伤,男三号奋不顾身的想掩护他跳伞,但男二号此时胸部已经被日军飞机的机枪击中。”

  “垂死边缘,男二号放弃跳伞,通过电台与男三号告别,并且让他帮忙转告美国女护士,说自己也很喜欢她,只可惜两人认识的时机太不巧,如果在和平年代,自己一定娶她为妻,说完这些,男二号拉起受伤的飞机,冲向日军飞机的编队,在被日军击落之前,最后击落了一架日军战机。”

  “痛心不已的男三号与其他战友击退日军,但男二号的飞机已经坠毁,他含泪返航,女护士听闻前线战事惨烈,奔赴跑道期待着看到男二号的飞机降落,但是最后一架落地的飞机却是男三号的飞机,他落地之后告诉女护士,男二号已经牺牲,女护士默然流泪。”

  “故事的尾声,陈纳德的飞虎队解散,男三号即将返回美国,临走之前,他再次去找那个曾经救过他却一直躲着他的农家少女,却发现她家所在的整个村庄已经被日军夷为废墟,男三号以为她已经死了,悲伤的在她家的废墟中痛哭,没想到那少女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男三号兴奋不已,主动抱紧她,用英语说着我爱你,农家少女听不懂,却没有推开他,而是在他怀中留泪,兀自用汉语说她的父母都被日本人杀死,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男三号也听不懂,他只是反复用蹩脚的汉语说:跟我走,跟我走,农家少女听懂了他的话,略一迟疑,还是点了点头。”

  “男三号抱紧她,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随后第二大段落剧情落幕。”

  李牧听到这里,眼睛已经有些发酸,他没想到斯皮尔伯格只是用语言,就把一个建立在真实历史上的虚构故事描述的如此感人,更想不到的是,年轻的安妮·海瑟薇已经听的双眼通红,眼泪甚至都能看到在眼眶之中打转。

  大家都没有说话,看着斯皮尔伯格,他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说:“故事的结尾分成两幕,第一幕:在返回美国的轮船船舷边,镜头扫过男一号,以及许多美国飞虎队员的面孔,他们趴在船舷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原来越远的海岸,那是他们曾经浴血奋战保卫的华夏国土;”

  “随后,镜头扫过美国女护士时稍稍停留,女护士默然流泪,从口袋里小心的掏出一张照片,照片是男二号在航校荣誉榜上的照片,男二号牺牲之后便被她带在身边;”

  “再随后,镜头掠过她,到了男三号,男三号眼睛通红,望着华夏的土地,似乎是在缅怀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随后,镜头掠过他,在他身边的,就是那个失去了父母的农家少女,少女红着眼睛,缓缓依偎在他的肩膀,随后镜头升起,越来越远……”

  “第二幕:1999年的夏天,一个美国老头、一个美国老太太,在一个华裔老太太以及几名混血子女的陪同下来到华夏,他们辗转来到位于西南春城郊区的一个烈士陵园;”

  “站在一块墓碑前,美国老头与华裔老太太十指相扣,认真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而墓碑上的照片赫然就是当年的男二号,就连照片都和美国女护士带走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

  “这时候,两人身边那个形单影只的美国老太太,颤颤巍巍却又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发黄的黑白相片,那相片,与墓碑上的相片一样,随后老人满是皱纹的眼睛流下两行眼泪,泪水在老人布满褶皱的面庞缓缓滑落,在滴落在墓碑前的那一刻,全剧终……”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