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履约
  李牧怎么也没想到,赵子秋的妈妈给自己打电话,竟然是要让自己离开深市。

  正常情况下,即便是作为长辈,她也不会莫名的提出这种要求,而且又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所以李牧几乎在瞬间就断定,赵子秋的妈妈一定知道些什么。

  李牧故作不解的问道:“阿姨,您的意思我没听明白,我留在深市有什么问题吗?”

  谢芸本来就没准备隐瞒李牧,于是便直接说道:“我听你赵叔叔说,深市最近在闹某种比较严重传染病,很有可能发展成疫情,还挺危险的,所以希望你这段时间能先离开深市,免得给自己增加风险。”

  说着,谢芸又道:“对了,子秋正好快放假了,你们最近要是没什么事,可以都到杭城来,等元旦假期结束了,你俩可以一起回燕京,深市最好还是别待了。”

  李牧试探性的问:“阿姨,就算有点流感什么的,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谢芸忙道:“我听你赵叔叔说,这次挺厉害的,所以还是谨慎点好!”

  说着,谢芸又道:“要我说,你不如这几天先来杭城休息休息,你叔叔一直念叨着要跟你喝两杯,都念叨很长时间了。”

  一旁的赵贤良皱起眉头,用极低的声音抗议道:“我什么时候念叨他了?”

  谢芸白了他一眼,又给了他一拳,低声警告道:“别说话!”

  赵贤良悻悻的撇了撇嘴,倒也就真的没再说话,而电话那头的李牧没听到两口子的低声交谈,礼貌的说道:“麻烦阿姨转告叔叔,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一定到杭城登门拜访,到时候陪他好好喝几杯。”

  “别过段时间啊。”谢芸认真的说:“李牧,阿姨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这种事情真的是可大可小,在重大疾病面前人人平等,你可一定不要有侥幸心理,听阿姨的话,先离开深市。”

  李牧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但心里却对谢芸的关心格外感动,难得她和赵贤良能够想到自己、提醒自己,从这一点起码可以看出,这两口子对待自己,是用了真心的。

  于是李牧略一琢磨,苏映雪元旦要去美国,自己早先就答应了要去送机,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食言,所以到时候自己肯定是要回一趟燕京的,送完苏映雪,倒是可以在杭城略一停留,到赵子秋家中拜访一下。

  至于谢芸让自己离开深市的事儿,这个不妨就先应承着,等到时候登门拜访,再如实的跟两人聊一聊。

  随即,李牧对谢芸说道:“阿姨,等这两天我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元旦期间一定去杭城看看您和叔叔。”

  一听李牧答应要来,谢芸顿时喜上眉梢,笑道:“你赵叔叔就在旁边听着呢,他让我转告你,说话要算话,可不许食言。”

  赵贤良一脸郁闷的低声说:“我啥时候说了?”

  谢芸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道:“接话!”

  赵贤良无奈的摇了摇头,咳嗽两声,凑近了电话说道:“李牧,说话要算话啊,我在杭城等你。”

  李牧忙道:“放心吧叔叔,一定!”

  挂了电话,谢芸终于松了口气,对赵贤良说道:“李牧这孩子既然元旦期间要来,这也没三两天的了,到时候再好好劝劝他吧。”

  赵贤良有些不快的说道:“你进入角色进入的也太早了点,他跟咱闺女还只是男女朋友关系,你想当这个丈母娘可还得个几年呢,着啥急。”

  谢芸无奈的摇头说道:“你们男人心大,我们女人可做不到,李牧是子秋男朋友,我当然是希望两个人都能够健康平安,更希望两个孩子感情能够越来越好,万一李牧有点什么事,你让子秋怎么办?你们不把健康当回事,不就得我们女人跟着敦促了吗?”

  说着,谢芸又叹了口气,道:“李牧这孩子忙起来没完,子秋这丫头性格太温顺,就算对李牧有意见也肯定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两个人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见一次面,长时间异地恋,对孩子们的感情也有很大影响,我这也是为了子秋的幸福着想。”

  有很多话谢芸没有跟赵贤良说起过,比如赵贤良到现在都不知道,严格意义上说,李牧根本就不是女儿的男朋友,两人的宝贝女儿其实是做了人家小情侣之间的第三者,但是谁让女儿太喜欢李牧,而李牧又实在太优秀,谢芸没有办法,劝不了女儿放手,那就只能帮女儿创造机会。

  赵贤良更不知道,谢芸为了把苏映雪从李牧身边弄走,大动干戈的在哈佛运作了这么一个交换生的项目,为的就是给女儿肃清障碍。

  虽然很多时候谢芸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但是换个思路想一想,她就赵子秋这么一个女儿,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过得好一点、过得开心一点,所以在这种事情面前,没有什么大是大非,只有亲情,所以她必须要想方设法来帮助女儿,虽说对苏映雪很不公平,但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错便错了。

  ……

  2002年的最后一天夜里,李牧准备乘坐提前订好的小型公务机飞赴燕京,履行自己当初许诺为苏映雪送行的约定。

  原本李牧没准备这么铺张,想着买头等舱机票回去就是,但刘师兄为了他的安全,一再强调他必须得包机出行,否则真要是感染了这种搞不清理不明的疾病,那就麻烦大了。

  李牧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自己虽然是重生者,但重生者也是肉长的,自己赚钱的能耐或许比别人牛逼,但在抵抗疾病的问题上,自己跟大部分人没什么两样,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万一再感染个非典,那可真是日了狗了。

  苏映雪乘坐的航班明天中午从首都机场起飞,在之前与她的通话中,李牧得知她的父母因为想趁她走之前和她一起待上几天,所以已经提前去了燕京,现在苏映雪一家人都住在她姑姑家里,明天两家六口人都会到机场送行。

  赵子秋已经提前回了杭城,于是李牧便计划把苏映雪送上飞机之后,自己紧接着还搭乘同一架公务机去杭城,到赵子秋家里拜访一下,一两天之后赶紧返回深市。

  登机之前,李牧还电话联系了第三医院的邹主任,询问了一下安妮·海瑟薇的情况,据他说,安妮·海瑟薇现在的感染还没有得到非常有效的遏制,医院正在准备给她换其他药尝试,不过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李牧与安妮·海瑟薇通了个电话,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有些萎靡,但好在心态还很坚强,总觉得自己很快就会病愈出院。

  李牧鼓励了安妮·海瑟薇几句,医生便不再让她跟自己说话了,李牧对帮忙通话的医生道了声谢,随后才将电话挂断。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飞机预计的起飞的时间是十点十分,在燕京落地差不多在一点钟左右,年的跨年,李牧只能在飞机上完成了。

  公务机的机舱内,除了一个空乘小姐之外,只有四个人,除了李牧就是王元朗他们三个,人少、清静,李牧的心情也就愈发放松。

  飞机从机库推出,滑行着前往跑道的起点,漂亮的空乘温柔而又贴心的提醒李牧几人扣好安全带,但是却没说要让李牧把手机关掉。

  飞机在跑道前调正了机身,引擎全油门加速的那一刻,李牧的手机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他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蔚澜。

  蔚澜的短信里说:“你今晚回燕京还是明天?如果是今晚的话,我去机场接你。”

  李牧这次回燕京只告诉了苏映雪,并没有告诉蔚澜以及其他人,因为他想着在燕京只待一晚,睡一觉明天去机场送走苏映雪,自己就直接去杭城了,如果通知其他人,自己连一顿饭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没什么意义。

  但是,蔚澜却不知道为什么,直接给李牧发来这么一条信息,李牧心里狐疑,很快想到,自己之前有跟蔚澜提过苏映雪要去美国的事情,看来她记下了时间,猜到自己要去燕京送机,所以才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李牧脑海中顿时浮现起蔚澜的模样,心里感叹这个女人总是这么聪明,连发短信的时间都挑选的这么恰到好处,再等几分钟,飞机起飞到一定高度,就算手机没关,自己也收不到她的信息了。

  此时此刻,飞机已经加速到了抬轮速度,李牧明显感觉飞机的机头开始上扬,前轮离地,紧接着后轮也离开地面,想到蔚澜,他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别样的暖意,随即他急忙回复:“飞机刚起飞,别来机场接我了,落地时间太晚。”

  发完这一条,飞机已经爬升了百余米,眼看信号一直不停的掉,只剩下最后两格,李牧又回了一条信息给蔚澜:“去紫云山庄等我。”

  这条信息发送成功之后没过几秒,手机信号便已经全部消失,李牧终于松了口气,暗暗嘲讽自己又装逼了,明明可以在一条信息里都说完,非要拆成两条信息发送,而最重要的那条险些就没法出去。

  不过,既然信息已经发送成功,他心里便开始期待着蔚澜看到第一条短信时候的心理活动,以及她看到第二条短信时,心理活动的某种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