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Facebook敲定!
  当马克·扎克伯格发现,所有和Facebook相关的域名,竟然都早被李牧注册的时候,他的内心、自信、甚至他的三观简直都在这一瞬间崩塌。

  在这一刻之前,李牧在马克·扎克伯格眼里,是明灯、是教父、是导师,而在这一刻之后,李牧在他的眼中,就是神,一个真正的神。

  而马克·扎克伯格,就像是佛祖手心中的那个孙悟空,根本无法从神明的笼罩下逃脱。

  马克·扎克伯格做梦也不可能知道,李牧作为一个重生者,早就知道了他未来的发展道路,并且提前设卡拦截,他就像是被人用读心术读出了内心最深处的所想,因此对李牧的震惊简直无法描述。

  马克·扎克伯格用了良久之后才从震惊中调整过来,心里对李牧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开口问他:“李总,您是早就有了和我一样的产品规划吗?”

  李牧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笑道:“我早就有了Facebook的创意,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毕竟它对我来说,暂时还不是一个非常着急启动的项目,只是我没想到,咱们两个人竟然能想到一起去,既然你也有这个想法,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来做了。”

  原本是马克·扎克伯格的原创项目,在李牧嘴里,那意思就成了他的原创项目,然后他再把这个项目授权给马克·扎克伯格来做。

  马克·扎克伯格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相反,他对李牧的这种慷慨极为感动。

  因为,对马克·扎克伯格来说,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对产品的构思,但是,李牧让他误以为,他这仅有的优势在李牧的面前也是毫无价值,李牧有钱、有团队、有资源,又有Facebook的产品构思,这种情况下,李牧完全可以自己开发,根本没必要把这个项目交给自己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伙子。

  但是,李牧完全可以自己干的情况下,还把这个项目给了马克·扎克伯格,这就让马克·扎克伯格心里有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情,他此刻只想用尽全力把Facebook这个项目做好,来报答李牧对自己的慷慨。

  于是,马克·扎克伯格极其郑重的说道:“李先生,如果您真把这个项目交给我,我一定尽全力把它做到最好!”

  李牧点点头:“OK,Facebook这个项目以后就由你来全权负责了!”

  说罢,李牧抛出了自己的offer,道:“我还是按照我之前给你的估值,出资500万美元,占Facebook49%的股份,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我要用我的外部基金来占10%的股份,同样,我的外部基金会按照估值,出资102万美元,剩下的41%股份,归你个人所有。”

  马克·扎克伯格听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牧:“李先生,这是您的项目、您的钱以及您的域名,我凭什么能拿到这么高的股份……”

  这时候的马克·扎克伯格,所有的骄傲与自信基本上都已经完全臣服于李牧,他现在已经不再将自己视为一个拿着创意拉投资的创业者,所以41%的股份对他来说,高的有些吓人。

  李牧估计,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提出把马克·扎克伯格的股份压缩到30%以内,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不过李牧没有这么做。

  他不是想从马克·扎克伯格的手里剥削股份,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对未来的Facebook有着足够的掌控力,这样才能保证Facebook将来成为自己的下一个超级产品。

  马克·扎克伯格起初不敢接受李牧给予的41%股份,但因为李牧坚决不再对他的份额进行任何缩减,马克·扎克伯格便感激涕零的答应了李牧的offer。

  随后,李牧开始与马克·扎克伯格进行更加深入的商讨。

  除了股份的分配之外,李牧作为投资人,还有许多其他的需求,包括如何确保马克·扎克伯格跟项目捆绑在一起,以及如何确保马克·扎克伯格的实际利益。

  首先,马克·扎克伯格作为项目的负责人,必须承诺五年内不主动离开Facebook这个项目,而他的41%股份将按照五年、六十个月的时间进行分期兑付。

  也就是说,每在Facebook这个项目里待够一个月,马克·扎克伯格就可以拿到股份的0.68%,如果干了十个月他就想走,那么他实际拿到手的股份,只有6.8%;

  其次,马克·扎克伯格在五年期满之前想要离开Facebook,那么他实际拿到手的股份不可自由行权,李牧个人,以及李牧三家公司成立的基金有优先收购权,且收购价格按照最近一次融资的估值计算;

  打个比方,如果马克·扎克伯格只待了十个月就想走,而这十个月公司又没有进行新一轮融资的话,他实际拿到手的股份是6.8%,那么这6.8%将按照最初1020万美元的估值给他兑现,马克·扎克伯格实际只能拿到手将近70万美元,其他的股份将全部被公司收回;

  再次,马克·扎克伯格在五年期满之后可以拿到全部41%的股份,如果这其中有融资稀释的话,他这41%也同比进行稀释;

  最后,如果马克·扎克伯格想在股份全部拿到手之后离开Facebook,并且当时的Facebook还没有上市,那么他的股份将依旧由李牧以及李牧的基金优先收购,价格依旧按照最近一次融资的估值来计算;

  如果当时Facebook已经上市,那么马克·扎克伯格持有的股票就可以在市场自由行权,但是作为股东,他要对公司的整体发展负责,所以他的股份不能一次性全部减持套现、以免对公司股价带来冲击,他的减持也要分五年来进行,每年可以减持20%,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继续持有而不做减持。

  李牧给马克·扎克伯格制定的这一套股份获得、套现以及减持的规定,基本上符合整个资本市场的玩法,而且对大部分的资本家来说,李牧的这套方案已经非常公平仁慈,确保马克·扎克伯格只要在牧野科技待够五年,就能够拿到所有的股份,也确保他中间任何时间离开,都能够得到自己应得的回报。

  能做到这一点的投资人非常难得,在看似高精尖的互联网行业,坑蒙拐骗的事情一点也不比其他行业少,甚至在这个行业里,诚信和人品被践踏的更加彻底。

  互联网历史上,无数成功的大佬身上都有愧对合作伙伴的“污点”,共同创业的时候,大家都是好兄弟,一旦创业有成,大家立刻拔刀相见,在这个行业里,一旦见了钱,人的本性立刻暴露的淋漓尽致。

  有的人出尔反尔,有的人卸磨杀驴,有的人背信弃义,甚至还有人吃里扒外、背后捅刀子,龌龊的事情在互联网行业简直如家常便饭,几乎每一个成功的项目里,都有核心成员的利益被牺牲、被剥削、被亏待。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现象在互联网资本圈里格外常见,无论是乔布斯,还是马克·扎克伯格,他们的发展历史上都难免会有这样的污点,李牧相对来说算得上是互联网行业里的君子,所有跟他合作的人,只要按照要求踏实做事,就一定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

  马克·扎克伯格几乎立刻就答应了李牧的一系列要求。

  对他来说,这样的项目能够拿到这样的份额、这样的待遇,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了,所以他对李牧的offer没有任何意见。

  李牧随后便立刻让李紫薇跟自己手下的资本专家丁正林联系,让他尽快在国内成立一家投资基金,牧野科技、淘宝网、支付宝以4:3:3的方式共同出资十亿元人民币,用作未来在互联网行业进行投资,而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是Facebook。

  同时,李牧又让林清雅安排专人,和马克·扎克伯格一起注册美国Facebook公司,只要公司注册成功,李牧就立刻向公司注资。

  待李牧干脆利落的把所有事项都安排好,马克·扎克伯格询问李牧:“李先生,您觉得我有没有必要立刻休学?”

  李牧摇了摇头,说:“你先不要着急休学,你别忘了你给Facebook的发展定位,前期要从高校着手,如果你本身就已经离开高校,那么就失去了最好的推广身份,所以我建议你还是继续留在哈佛,做好Facebook的第一阶段工作,第一阶段完成之后,如果时机合适,你就可以办理休学、全身心的投入到互联网行业里来了。”

  马克·扎克伯格立刻答应下来:“我听您的!”

  李牧摆手说道:“项目一旦开始,所有的方案、节奏、预算都由你自己来定,你订好之后,只需要给我一个方案、让我知道你的规划即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对你的方案作出任何干涉;另外,如果需要追加投资而你本人又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注资的话,你可以主导公司进行融资,到时候你就把我当成投资人,写好Business-Plan、写好自己的估值以及融资目标,到时候我会安排专业的人员进来做融资尽调,这些完全按照正规的融资流程来走。”

  Facebook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项目,602万美元没办法将这个项目推到太远,所以它势必要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一边稀释股权获取现金,一边提升业绩增加市值。

  既然要融资,无论是李牧自己投,还是外部资本投,股东们都要稀释股权,但如果是李牧自己投,他自己的股权就可以避免被稀释,相反,还可以通过马克·扎克伯格股权的合理稀释,提升自己实际控制的股权份额,何乐而不为?

  而且,在企业资本发展的道路上,越早上车的,利益越大。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