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怎么能让你伤心绝望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怎么能让你伤心绝望

  蔚俊曾经以为,自己在大洋彼岸多半辈子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但没想到,在最绝望的时候,李牧的出现改变了全家人的命运。

  眼下,蔚俊虽然还有官司在身、暂时没办法回国,但是家里的产业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保全,而自己也通过李牧给的消息,抄底股票大赚了一笔,以手头以及未来可以看到的资产,现在的蔚俊,已经完全不用为一家三口的将来担心了。

  说起来都是关于钱的问题,但是这些钱对蔚俊一家三口来说,确实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所以蔚俊一直将李牧视为全家人的救命恩人。

  对蔚俊来说,李牧对自己最大的恩惠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因为他的帮忙,让自己那个宝贝女儿可以免受诸多为难和苦难,他了解自己女儿的性格,她那么努力试图帮自己力挽狂澜,如果最后没能成功,她就算来到美国和父母团聚,心里也一定会长久的痛苦。

  再看看现在,眼下间女儿虽然长期不在身边,但无论是电话,还是YY视频亦或者这几天团聚,蔚俊时刻都能从女儿的脸上看到轻松、快乐、自信,以及向上的朝气,即便是家里未曾遭遇变故的时候,也没见她的状态这么好过。

  蔚澜是蔚俊的独生女,她能够有现在这样的状态,对蔚俊来说便是莫大的安慰。

  至于蔚澜,在成为李牧的女人之前,她心里对李牧7*24小时的充满感激和崇拜,但是在成为他的女人之后,蔚澜状态调整的异常之快,她现在对李牧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感激,现在她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尽自己所有的努力,为自己心爱的人解决问题,自己的能力与他相比虽然还差得很远,但只要能为他分走一点点的忧虑,自己也要用全部的心思认真对待。

  热情的蔚俊亲自驾车,载着李牧和蔚澜一起返回自家的别墅,蔚澜原本特别想在后座挨着李牧一起坐,但毕竟开车的是自己爸爸,副驾驶在空着的情况下,自己坐在后排会显得缺乏尊重,况且她也不想让爸爸看出自己与李牧的一丝端倪,自己和李牧的关系毕竟见不得光,她不怕爸爸指责自己,只怕他为自己感到心疼。

  路上,蔚俊一直在向李牧介绍沿途的景观和发展情况,作为一个地产商,他的话题多是哪里的地价最高,哪里正在开发,亦或者哪里在将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甚至建议李牧到美国来发展地产。

  李牧对此只是淡然一笑,对他说:“蔚叔叔,我现在没有精力顾及房地产这一块,现在关于万盈地产的所有业务,都是蔚澜在帮我打理,我自己已经基本不过问了。”

  蔚俊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有些没底的说:“蔚澜做地产倒是做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么重大的项目交给她,这丫头能驾驭得了吗?”

  被自己的老爸质疑,蔚澜一点也不生气,而是在一旁笑道:“爸,您别以为他好像真的放心大胆把一切交给我去运作,其实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我只是负责遵照他制定的战略往前推进而已。”

  蔚俊哈哈一笑,一脸轻松的说道:“那就好,我还以为李先生真把几十亿的地产项目都全权交给你来负责,万一你再给搞砸了,那咱们蔚家岂不是恩将仇报了?”

  蔚澜一脸无奈的说道:“爸,您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

  蔚俊笑道:“我不是对你没信心,只是怕项目太大你把不住,不过有李先生在背后主导我就放心了。”

  李牧笑着插话道:“蔚叔叔不用太担心,未来十年国内的地产行业想必都很简单,只要在一线城市以正常价格拿地、正常开发,无论做什么都能赚钱,哪怕闭着眼干,都能赚钱,而且蔚澜的能力我是非常认可的,我相信以她的能力,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成为华夏最好的女地产商。”

  蔚俊透过后视镜看着李牧,惊讶的问:“李先生对国内的地产行业这么看好?”

  李牧点了点头:“我觉得未来十年,华夏地产市场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地产市场,只要操作不出大问题,十年时间,资金放大几十甚至一百倍都不是问题。”

  李牧的话让蔚俊目瞪口呆,就连一旁的蔚澜都有些不敢相信。

  任何一个行业,即便是再火热、再暴利的行业,也绝对不敢说十年时间里,可以让资金放大一百倍,这样的利润率,足以让所有的商人疯狂。

  李牧虽然不是房地产出身,对房地产的发展细节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是他很清楚房地产在未来十年内在华夏的发展趋势,一亿资金进来,十年做到几十亿也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十年之后国内房地产行业里会诞生一大批百亿级的富翁,十亿级别的富翁就更数不过来了。

  蔚俊、蔚澜父女两人虽然都被李牧的结论所震惊,但是两人的内心深处都对李牧的话毫不怀疑,蔚俊在回过神来之后甚至感慨:“听李先生这么一说,我真是有点不甘心这么早就在美国养老啊!我这个年纪,在商场上还算是壮年,应该再战它十年才死而无憾!”

  蔚澜说:“爸,别动不动就把死字挂嘴上,工作有工作的价值,退休也有退休的乐趣,您如果实在觉得现在的日子太无聊,也可以用手上的钱在美国炒炒房产,搞开发就算了,太累。”

  蔚俊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片刻后轻叹一声:“算啦,现在让我炒房,等于是让赛车手转行开拖拉机,我也就是念叨两句,你别往心里去。”

  蔚澜忽然有些心酸,她知道爸爸的心底所想,对他来说,美国的生活再轻松安逸,也不如回国打拼,到了他这个年纪,钱和安逸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真正想要的,无非就是回到那个熟悉的战场上,阵前冲锋、横刀立马。

  不过蔚澜心里也很清楚,爸爸牵扯的案子还在审查,作为犯罪嫌疑人,他如果现在回国,恐怕立刻就会被控制起来,直到正式开庭审判,以他这个年纪,如果再回去遭受牢狱之灾,身体肯定扛不住,而且谁也不敢保证审判的结果到底如何。

  蔚俊现在的情况非常尴尬,如果他现在回国自首,那么虽然判决结果有可能会从轻,但也必然先被刑拘一段时间再等审判,而且审判的结果不可控,谁也不知道法官到时候会给一个怎样的判罚。

  如果是判三缓三这样的象征性判罚倒好说,起码判了之后人就可以恢复自由,但怕就怕万一开庭审判的时候判个几年有期徒刑,那到时候再想逃出来可就是痴人说梦了。

  蔚俊也有着相同的担心,所以他一直不敢回国,只想等着判决结果出来再看情况,如果判自己缓刑,自己就回去自首,如果量刑过重,那就干脆再也不回去了,反正自己这样的经济犯,不可能被发红色通缉令,只要人别回国,就可以安然一辈子。

  父女二人各有心思,便都沉默了起来,车里的氛围一下子有些凝固,蔚澜扭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想起自己明天就要随李牧去洛杉矶,然后离开美国、离开父母,心里格外失落。

  一家三口只有在海外才能团聚,可是自己下次再来美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透过右侧的倒车镜,蔚澜能够看到李牧模糊的面孔,坐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英俊帅气,有着冠绝世界的能力与魄力。但是蔚澜心里也很明白,两人此刻一前一后的座次,就极好的代表了两人的将来,自己虽然可以陪在他身边,但终归还是不能像正常恋人那样在人前恩爱亲昵。

  与父母是这样,与爱人还是这样,这种感觉让蔚澜对未来的生活产生了些许绝望。

  蔚澜透过车外的后视镜看着李牧,李牧的余光不小心透过两层车窗与一面镜子,和蔚澜四目相对,眼神交汇的那一刻,蔚澜的目光如触电般逃开,但李牧依旧从她的眼中,察觉到了她内心深处的那份落寞。

  这时候,李牧忽然开口,轻描淡写般对蔚俊说:“对了蔚叔叔,过几天回国,我抽空去见一下沪市检察机关的领导,看看您的案子能不能给个靠谱的解决方案,如果他们愿意取保候审,并且承诺判缓,那您就不妨和阿姨一起回去,如果还想做地产,您可以选择加入万盈,也可以重新组建自己的班底,如果需要资金,我之前给蔚澜的承诺可以提前兑现。”

  李牧话音刚落,蔚澜一下子回过头来,一双晶亮的眼睛睁得老大、带着惊喜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蔚俊也回过神来,一脚刹车把车刹停,透过倒车镜看着李牧,激动得浑身颤抖……

  两双激动到不敢置信的眼睛盯着自己,李牧选择了与蔚澜的眼神对视,看着她微微一笑,认真说道:“我什么时候拿正经事开过玩笑?”

  嘴上这么说着,李牧的心里却有一句对白没有说出口:“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让你伤心绝望?”

  蔚澜听不到李牧内心的独白,但当她与李牧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便知道李牧是认真的,这一刻,她的眼睛不由一酸,眼泪在刹那间滚滚而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