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双保险
  蔚俊的案子很有意思。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华夏政治案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最终以什么局面收场,完全取决于操作方式。

  毕竟与政治挂上了钩,只要挂上政治,这中间的弹性就会变得很大。

  所谓弹性大,就是如果风向不对,或者触碰了不该触碰的利益关系,极有可能往最严重的极端发展,但是如果能够规避掉其中的敏感,甚至直接不追究责任也不是不可能。

  能够左右弹性大小的,除了事件的政治力量主导者之外,就得是有足够影响力的第三人,只要影响力足够、又愿意为这件事付出人情面子甚至关系网,那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以李牧目前的能量以及影响力,如果真出来保一个蔚俊,肯定没有什么大问题,不敢说让蔚俊所有的责任一笔勾销,但保他不用受牢狱之灾是肯定没问题的,不过李牧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那是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帮蔚俊的,已经很多了,且不说自己还为蔚澜准备了万盈地产的股份,甚至准备在将来把自己所有房地产的产业都交给她来打理。

  李牧帮蔚俊保住了相当一部分资产,也帮他在美国的股市上赚取了大量的利益,无论是对蔚俊来说,还是对已经成为李牧女人的蔚澜来说,他们也都觉得李牧为他们做的已经足够多,多到即便蔚澜再希望父亲能够平安回国,也从未想过跟李牧开口、求李牧帮忙。

  但是,刚才透过后视镜与蔚澜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李牧才真正明白,这个女人最需要的,不是自己给她多好的规划、多好的将来,她最需要的不是物质,而是情感。

  在那一刻,李牧才意识到,蔚澜一个人在国内为万盈打拼,其实真正为的不是钱,而是自己,但是自己所能给她的感情本身就有先天的缺陷,她与亲人之间的感情又有后天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对蔚澜来说有些过于残酷。

  在这种情况下,尽可能为她弥补这两种感情,就成了自己对她最大的责任。

  眼下自己每天在各地奔波,往后就算尽量多抽时间陪她,但也是力有不逮,在这种情况下,让她父母安全回国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从李牧买蔚澜别墅的那一次开始,蔚澜对李牧一直都处于一种感激的状态中,关于李牧,她所要想的永远是如何还他的情,所以也就从来没对李牧产生过任何的要求,即便是自己爸爸的案子,她也从来没想过让李牧帮忙。

  但是,今非昔比,蔚澜成了李牧的女人,先前李牧没考虑到蔚俊的事情,现在既然考虑到了,就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蔚澜这个时候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顾不得爸爸在公路正中心停车,追问李牧道:“我爸爸的案子能怎么操作?!”

  蔚俊也一脸殷切的看着李牧,期待着他的答案。

  李牧便道:“回国之后我找人帮忙牵线,跟沪市负责政法的领导见一面,先在私下见面的时候提一嘴这件案子,看看能不能卖一个人情,如果不能,再想其他方案。”

  说到这里,李牧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没有这个面子,我相信陈泽出面的话肯定没问题,到时候找他帮忙。”

  陈泽的父亲身居高位,手里实权也大,蔚俊的案子对他来说,肯定不是什么问题,以自己跟陈泽的关系,这个面子他一定会给,有他做后备,就相当于是给这件事情上了双保险。

  听到李牧这么说,蔚澜一下子就放心了,李牧虽然在政治层面没有亲自深耕,但毕竟全球这么大的影响力在这里摆着,只要他肯出面,这件事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而更让她安心的是李牧不但愿意出面解决,甚至还给出了备选方案,陈泽的政治资源是明摆着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李牧解决不了,把陈泽也拉进来,天大的事都能搞定了。

  蔚澜一下子泪流满面,蔚俊虽然不认识陈泽,但是也听蔚澜说起过,一听李牧甚至愿意把这位公子都搬出来帮自己解决问题,蔚俊几乎瞬间就在心底认定,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带着老伴儿,回国跟女儿团聚了!

  蔚俊正激动的想向李牧道谢,这时候车后忽然响起警笛声,一辆警车出现在左侧,副驾的车窗放下,一个男性白人警察冷着脸冲蔚俊喝道:“靠边停车!”

  蔚俊一下子回过神来,一拍脑门:“哎呀坏了!”

  美国街头的巡逻警察很多,而且管的很宽,就拿巡逻车里的警察来说,有汽车超速、汽车违停、汽车违规,他们都会拉着警笛冒出来,让司机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而且美国警察配枪执勤,执法权限很大,一般情况下,在路上违规被警察盯上,都是个不小的麻烦事。

  蔚俊不敢违抗警察的命令,急忙将车开到路边停下,那警察将车停在蔚俊的车前,随后便从车上走了下来,右手握着腰间手枪的枪把,做好随时掏枪的准备。

  “出示你的驾照!”那警察还没到跟前,大嗓门已经嚷嚷了起来。

  蔚俊只好将自己的驾照准备好,放下车窗等待着警察上前,那警察来到跟前之后,并没有立刻接过蔚俊从车里递出来的证件,而是大声质问道:“你知不知道行车道不允许无故停车?我盯了你至少二十秒钟,二十秒钟的时间里,你没有任何继续行驶的意图,你喝酒了吗?”

  蔚俊连连摇头,解释道:“警官,实在抱歉,我刚才是听说了一件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的喜事,所以心情有些失控,实在抱歉!”

  那警察皱眉看着蔚俊,片刻后才从他手里接过驾照,看过之后没有归还证件,而是看着蔚澜,问道:“女士,麻烦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说完这话,又瞥见后排座坐了一个男人,便开口道:“后面那位乘客,也出示一下身份证件。”

  李牧和蔚澜都只有护照,于是便只能将护照递了过去,警察先是看了看蔚澜的证件,随后又翻开李牧的护照,当看到LIMU这四个英文字母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而当他仔细观察李牧护照上的照片时,整个人顿时惊喜的脱口喊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