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种族意识
  李牧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美国警察认了出来,当对方惊喜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李牧出于礼貌,只能放下车窗对那名警察问了声好。

  对方看见李牧的面孔、确定了是他本人之后,激动的说:“真不敢相信,真的是你李先生!我的儿子一直把你视为偶像,我也一直教导他要把你当做榜样、将来像你一样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杰出人才,没想到竟然有机会跟你真正面对面,如果我回家之后告诉他我遇见了你,他一定不敢相信……”

  李牧微笑询问:“你的儿子多大了?”

  “十岁!”那警察道:“他现在正在课余学习计算机,他的梦想就是像你一样,成为一名杰出的互联网工作者。”

  李牧谦逊的微微点头,道:“请代我转告他,如果他能够坚持下来,牧野科技的大门一定会为他敞开,希望将来的某天,他能够成为牧野科技的一员。”

  “太好了!”警察激动不已的如孩子般握拳欢呼一声,随后试探问道:“我车里有执法用的相机,可以拿过来跟你合个影吗?您放心,照片洗出来之后,我只会给孩子看,不会展示给其他人看到。”

  “OK。”李牧爽快的点了点头,随后才道:“抱歉,我们的车刚刚出了一点状况,所以才临时停车,你看是不是能……”

  那警察立刻摆摆手,同样爽快的说:“这不算什么,只要司机往后开车的时候多加小心就可以了。”

  说罢,警察看着蔚俊,一脸严肃的说道:“嗨伙计,你要知道你车里坐着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年轻人,为了他的安全,你的车技一定要好好练练了,你明白吗?”

  蔚俊急忙点头道:“警官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警察点点头,将证件通过车窗递还给了蔚俊,笑道:“不过你还得稍微再停一会,我拿了相机、拍完照一路护送你们去市区。”

  蔚俊还没来得及说话,警察便已经快步跑回了自己的警车里,随后从警车中取出一台数码相机又快步跑了回来。

  李牧如约下车,让蔚澜帮忙给自己和那警察拍了一张合照,拍完照之后,那警察立刻对李牧说道:“谢谢你李先生,你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李牧微微点头示意,随后和蔚澜上了车,蔚俊也松了口气,发动汽车驶离现场。

  重新上路,蔚俊叹了口气,道:“美国的警察有时候真是没办法,他们的执法权很大,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可大可小,在美国,如果遇到较真的人,什么都有可能,不小心超速,或者不小心闯个红灯,遇到好说话的警察,可能警告几句就过去了,但是如果遇到那种较真的,搞不好被拘留一天、罚几百美元,然后交几百美元保释金,过段时间法庭再判72小时社区服务,这些都太正常了。”

  李牧笑问:“交通违章还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是啊!”蔚俊点点头,笑着问道:“你们猜,如果你在美国违章停车会怎么样?”

  一旁的蔚澜问:“不会也要被起诉吧?”

  蔚俊点点头,笑道:“严重的话会被起诉,而且是真的要到庭接受审判,不过大多数情况都是判处罚金,然后再加一定时间的社区服务。”

  说着,蔚俊感慨道:“说实话,美国人实在是太喜欢上法庭了,在这里谁一年不出几次庭,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生活在美国,大事上法庭,小事也上法庭,屁大点小事还是上法庭,要不说这个国家最赚钱的行业就是律师。”

  蔚澜笑道:“以前我还觉得,将来咱们全家都在美国生活呢,听您这话,您还挺嫌弃这地方……”

  蔚俊叹了口气,道:“人家都觉得美国好,我是在美国越过越不适应,其实美国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的好,在这里生活的华夏人,大多数心里都没那么痛快,尤其是种族歧视,这种东西虽然表面上大家都在抵制、都在反对,但这种思想在美国的社会中还是普遍存在的,有色人种在美国多多少少都会在生活中受到一些区别对待,这些有可能不是源自法律和政府,但却源自社会的基层。”

  “还是拿警察来说吧,有些警察个人就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前段时间一个黑人小伙子因为拒绝接受警察的检查,被执勤的警察开枪打死了,开枪打人的警察在法庭上说当时自己感觉生命受到威胁所以开枪,可是那个小伙子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不过法庭依旧认可了他的解释,并把他当庭释放了,听说他被释放之后直接就回到警察局继续上班,虽然很多黑人在抗议,但也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蔚澜惊呼一声道:“这么过分?!”

  蔚俊无奈一笑,道:“是挺过分,但是也没有办法。”

  李牧听完倒是颇为感慨,他从16年重生回来,那个时候的全球信息交互已经非常的便捷顺畅,所以他了解过许多发生在美国的种族歧视案件,光是警察开枪射杀有色人种的事情就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起,华人在这里想要得到整个社会的尊重和认同其实并不容易。

  这时候,蔚俊说道:“就拿刚才那件事来说,如果换一个对黄种人有意见的警察,又没有李先生这个名人在车上,对方很可能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的离开,往最轻了说也会毫不犹豫的给我开一张罚单,往重了说没准会把我先抓回去拘个24小时,然后再起诉我。”

  “起诉?”蔚澜不解的说:“这么小的事情,至于起诉吗?”

  蔚俊点点头,道:“美国的社会治安有两套差异极大的标准,一套是把事情尽可能往小处理,一套是尽可能往大发展,而这种执法权又大部分都在白人手上,所以有些时候就会被戴有色眼镜的人利用,像我刚才说的那种极端的例子虽然不多见,但是被区别对待的事情还是很常见的。”

  顿了顿,蔚俊又道:“这种事情在美国其实还挺多的,黑人、黄种人在这里或多或少都会被区别对待,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华人,相信都或多或少的接受到这种源自种族歧视的恶意,包括我。”

  “有时候在超市买东西,排队结账被白人小伙子插队,提醒他一句,对方却出口成脏,直呼你是该死的华夏佬,动不动就把‘滚出我的国家’这样的口头禅挂在嘴上,你说这算啥大事吗?不算,但是咱们听了心里能舒服吗?有时候憋的心里难受,真想跟那些小王八蛋打上一架,可是我这身板儿,别说跟美国小年轻打架,就连美国同龄人我也打不过,老美都是吃牛肉长大的,说实话身体素质比咱们好不少,而且又酷爱健身,一般情况下还真打不过他们……”

  一提到美国的一些内里深层的东西,蔚俊就好像打开了话匣子,唏嘘感慨的说道:“我跟很多移民美国的华夏人聊过这个问题,美国是很好,经济、科技、文化都很发达,但是它并不完美,相反还有许多隐藏在光环之下的弊端,其实,相当一部分人在美国过的并不那么如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酸,他们也想回去,只是国内的亲戚朋友都觉得他们移民美国是一件非常幸福、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以至于给他们培养出了移民美国就高人一等的虚荣心,现在让他们回去,就等于让他们走下神坛,他们的面子上过不去。”

  说着,蔚俊忽然想起什么,对李牧说道:“对了李先生,现在许多在美国的华夏高材生,似乎都在你的影响下,准备回国发展了,听说光是加入牧野科技的人就不少,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十几岁就跟父母移民来了美国,也入了籍,在耶鲁读的博士,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说他儿子已经被牧野科技录用了,正准备去燕京呢。”

  李牧点点头,道:“牧野科技有一个海外人才回流的计划,来努力促进和加快海外的人才回国发展,将来在这方面投入的精力也会越来越大。”

  蔚俊好奇的问道:“那像我朋友的儿子那种已经加入美国籍的,也在你们的计划内吗?好像已经转过国籍的人,想再转回华夏就很难了吧?”

  李牧摇了摇头,笑道:“这个计划不是政府支持的,所以不受国籍限制,而且我自己也并不看重国籍,我看重的是种族。”

  说着,李牧解释道:“说实话,我这个人并没有种族歧视,我一直觉得全世界所有的人种都是平等的,但是,虽然我没有种族歧视,不代表我没有种族意识,恰恰相反,我是一个种族意识极强的人。”

  “古人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对这一点极其赞同,所以我追求的,是让所有华夏民族的儿女凝聚起来,齐力让这个民族变得更强大,无论他人在哪里、无论他加入了哪国国籍,只要他身上流淌着华夏民族的血液,并且愿意为这个民族的富强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那他就是我们未来将要争取的对象!”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