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泥潭
  如果没有《最后的武士》这档子事儿,汤姆·克鲁斯还真是一个李牧非常喜欢的演员,其实上辈子李牧一直很喜欢他,有颜值、有演技、又有一种敢打敢拼的精神,确实是许多明星需要学习的标杆。

  但是这辈子,地位不同、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视角也不同,导致他看《最后的武士》这部电影,也有了更深入的体会,感悟到了这部电影更深一层的用意,这时候李牧再来看这个问题的时候,汤姆·克鲁斯就已经在他的对立面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牧为了摧毁这部电影、摧毁武士道精神在世界范围内的正向传播,牺牲一个汤姆·克鲁斯,在他看来已经是无关紧要,而且汤姆·克鲁斯并非无辜受牵连,作为一个明星,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理应比民众更了解历史,他理应知道日本在二战中间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他更应该知道,他所推崇的武士道精神,是促成那些战争暴行的罪魁祸首。

  在这种情况下,还去拍这样一部电影,他本身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哪怕将来他的演艺生涯就此断送,李牧对他也没有丝毫的怜悯,更没有半点愧疚。

  聊过汤姆·克鲁斯的事情,李牧与斯皮尔伯格等人又重新聊起了《飞虎队》的相关事宜。

  对《飞虎队》来说,明天的发布会异常重要,如果这场发布会能够通过影片阵容、故事背景以及真实历史去吸引并打动观众,那么这部电影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这时候,斯皮尔伯格一脸认真的说:“我邀请到了陈纳德先生的女儿,是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她明天也会出席我们的发布会,她的年纪太大了,我原本只是希望她允许我们拍摄这部电影,但是没准备邀请她参加发布会,但特别凑巧的是,她去年刚因为自己父亲的历史而专程去了一趟华夏,用她自己的话说,去了华夏、了解过华夏当年在抗战中所遭受的艰苦与磨难之后,她才真正理解她父亲当年的做法,所以她也十分激动她父亲的事迹能够被拍成电影,更是坚持要出席这次发布会,她说她要亲口告诉美国人,她的父亲当年参与的那场华夏抗日战争究竟有多么的残酷。”

  李牧没想到陈纳德的后人竟然也会参加发布会,当即激动的说道:“那真是太好了,能不能安排我提前跟她老人家见一面?”

  斯皮尔伯格说道:“老人还没到洛杉矶,不过她儿子的家距离洛杉矶没多远,她先去了她儿子家里做客,明天一早他儿子开车陪她一起过来。”

  李牧点头道:“那就麻烦你做好接待工作,一定不要让老人家身体出现任何不适。”

  说着,李牧又问:“陈纳德还有其他的后人吗?”

  斯皮尔伯格说:“他的第二任太太还在世,而且也一直生活在美国,我跟她也有过联系,不过我没有邀请她参加发布会。”

  李牧这才想到,陈纳德当年在华夏娶了一个华夏女性,没想到老人家还在世,一听说斯皮尔伯格没有邀请她参加发布会,他便诧异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斯皮尔伯格说道:“陈香美女士是华夏裔,我觉得如果她出席发布会,来口述那段美国人援助华夏人抗战的历史,对西方人的说服力不够,我也担心万一有人拿这个做文章,攻击你的真实目的夹杂着政治和种族意图,但是如果换做陈纳德的女儿,那对西方人来说,可信度以及可接受度都会高出不少,被别人抓住话柄的机会也少了许多。”

  李牧思忖片刻,轻轻点了点头,斯皮尔伯格的考虑是对的,虽然自己没有明说自己在种族以及政治上的宣传意图,但是他这么聪明的人必然是有所感知的,如果这时候确实应该避免被人抓住把柄,哪怕历史是真实的,过渡粉饰或者过渡解读都有可能引起排斥,这种时候确实是应该稍加掩饰,如果明天的发布会除了自己之外,全是美国人,那么对西方人来说,说服力也就大了许多。

  基本上定完了明天发布会的具体细节之后,李牧让酒店准备了一些香槟、软饮和甜品,几人便在他这间豪华套房最大的会客厅里搞了一个小型的酒会,大家多半都是在闲聊一些有趣的话题,人不多,所以氛围控制的刚刚好最舒适。

  聊了许久,斯皮尔伯格找到机会私下里端着一杯香槟来到李牧跟前,低声说道:“李先生,有点事情我想私下跟你聊聊。”

  李牧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聊天的汤姆·汉克斯以及莱昂纳多,心想斯皮尔伯格有什么话,还要躲开这两人以及安妮·海瑟薇,不过还是点点头,对他说:“旁边还有一个小书房,我们去那里聊。”

  “OK。”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旁边的小书房,其他几人虽然看到了,但是也都没有太过在意,进了书房之后,斯皮尔伯格把门关上,用比较低的声音,一脸郑重的对李牧说:“李先生,我这次来之前,有一位非常杰出的友人特地跟我联系,说是想在你离开美国之前,私下里跟你见上一面。”

  李牧诧异的问道:“你说的这位友人是谁?我认识或者听说过吗?”

  斯皮尔伯格微微一笑,说:“是美国民主党的克里先生,他也是民主党下一届的总统候选人。”

  李牧顿时惊讶不已。

  克里他听说过,200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他和谋求连任的布什总统竞选,虽然被许多西方国家人民以及媒体看好,但最终却没能赢得大选。

  眼下这个时候,距离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克里这时候主动想见自己,那么不用想也能猜得到,克里是希望拉拢自己,将来利用自己在互联网行业的巨大影响力以及在全球范围的信息投放能力,来帮助他赢得竞选。

  参悟透了这一点,李牧开口问斯皮尔伯格:“克里先生这时候想见我,应该是为了明年的总统大选吧?”

  “聪明!”斯皮尔伯格一点也并不惊讶李牧能够参透这其中的动机,他非常坦然的说道:“整个好莱坞都是民主党的铁杆,所以我们也一直都在为民主党的竞选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克里先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如果你跟他见面的话,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

  说到这里,斯皮尔伯格顿了顿又道:“其实你也不用对他民主党候选人的身份太在意,就当是普通的新朋友先接触一下,其他的事情,放到以后再说。”

  李牧点了点头,果然如此!自己现在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开始让总统竞选的候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不过,李牧的心里没有激动,反而忽然有些忐忑。

  他没想到,自己发展到现在,影响力竟然已经变得如此深远,连美国总统大选的候选人都开始试图招揽自己这股非同一般的互联网力量,这也意味着,自己已经开始具备改变世界的能力。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在互联网领域改变世界还好说,因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积累以及对未来的把握,能够确保自己hold住自己带来的变革,但是如果自己把这种影响力投入到他国政治,尤其是美国这样世界第一的大国,那将来的整个世界局势恐怕都会发生变化。

  如果没记错的话,克里在2004年的大选上,与布什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双方在竞争中都调动了自己全部的资源、自己所属党派也都倾全力而动,在这种情况下,天平的两端极有可能是一百吨和一百吨零一百克的差距,如果这时候,自己带着牧野科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杀进这个战场,那么自己就有可能在整个大选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如果自己真帮克里竞选,用牧野科技的资源来为他宣传、拉票,克里获胜的可能性极大,但问题来了,自己是否真的要蹚这趟浑水?

  诚然,如果自己真帮助克里竞选,一旦他当选,自己将来在美国一定能够收获大量的政治利益,任何资助竞选的人都是在做一场二选一的赌博,赌赢了自然会加倍获得奖励,这在美国总统竞选里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但是那样一来,问题也出现了,如果2004年布什没能连任、克里上台,那么未来的美国政治格局就与李牧上辈子所知的历程发生巨大的变化。

  多了一个克里,天知道奥巴马还有没有机会上台?如果克里上台之后搞得不错,那么2008年就算奥巴马出来竞选,也不可能阻止克里的连任,那么只有到了2012年,才会有下一届总统诞生,到那个时候,美国总统会是谁?希拉里?奥巴马?还是另外一个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的某某某?

  对李牧这样一个重生者来说,最好的局面,是改变自己能把控的、顺从自己无法把控的,这样一来,才不会把自己重生回来最大的金手指,也就是对未来发展的熟知浪费掉。

  如果自己帮助克里竞选,那么从2004年往后,一直到2016年,李牧一切关于美国政坛的记忆恐怕都会彻底失去意义。

  若是从保险起见的观点出发,李牧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搅和进美国大选的泥潭。

  可是,换一个观点出发,如果李牧有足够的把控能力,能够Hold住这一切的话,那么插手进来,就像是自己插手进互联网行业一样,一定能够从中获得数不清的长久利益。

  想到这里,李牧甩了甩头,既然找上门来了,自己也不用太纠结,先见一见再说,如果自己实在感觉蹚不起这趟浑水,那就置身事外;如果明年自己真有这个实力,直接杀进美国政坛也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