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幕僚长的胜利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幕僚长的胜利

  李牧和蔚澜在克里的房间里待了几分钟就出来直奔机场,人还没到机场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回了白宫,幕僚长顿时感觉彻底松了口气,心情也格外舒畅。

  李牧的行为证明,自己对他以及整件事情的把控是完全正确的,自己分析对了李牧的态度,也选择了一个最好、最省力的解决方案。

  周围其他的幕僚以及顾问都对幕僚长的英明决策大加称赞,本以为会让大家焦头烂额、手忙脚乱的一个突发事件,结果幕僚长只是在空管上稍作文章就完美解决了。

  一位总统顾问忍不住赞叹道:“幕僚长这一招真的是太厉害了,轻轻松松就解决了整件事,克里大老远从华盛顿飞过去,结果只跟李牧见了五分钟的面,现在恐怕要郁闷死了吧!”

  幕僚长哈哈大笑道:“来回飞七八个小时,只为见李牧五分钟,克里恐怕现在最恨的就是李牧了。”

  说着,幕僚长又道:“对了,你们要盯紧李牧,确定他到机场、确定他上飞机、确定他起飞,有什么最新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明白!”

  一人问他:“幕僚长,我们什么时候派人去华夏跟李牧接洽?”

  幕僚长说:“我现在就去跟总统阁下汇报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推荐的人选,去华夏见李牧的事情比较敏感,派白宫的人去不合适,如果总统在白宫体系之外有更好的人选就最好不过了,以私人的身份过去,代替总统传达一下他的意向。”

  随后李牧在美国的一切动向,都在白宫的监控范围内,白宫隔着数千公里,几乎没有任何延迟的掌控着李牧的一举一动。

  下午六点,李牧抵达机场,通过VIP通道快速安检;

  六点二十,李牧乘坐机场转为高端商务用户准备的商务车,快速前往公务机停机坪;

  六点三十,李牧登上这些天来一直租用的那架公务机;

  六点四十,舱门关闭并推出,进入排队起飞序列;

  七点整,飞机在洛杉矶机场跑道上腾空而起,一路向西飞行,目的地燕京。

  李牧的飞机起飞之后,白宫的智囊团们便彻底松了这口气,差不多同一时间,克里一个人表情寂寥的从洛杉矶那家酒店出来,CIA特工给他的表情拍了一个大大的特写,随后传回白宫,克里那颓丧孤单的模样,被白宫的一位幕僚用彩喷打印机打印了出来,做成了面具戴在脸上,一时间成为整个幕僚团的笑料。

  布什总统听说了幕僚长处理这个危机的全过程之后,对他的操作方式大为称赞,用他的原话说,这是极具智慧的解决方式,是典型的四两拨千斤。

  总统的夸赞,是对幕僚长来说最大的赞誉与奖赏,随后幕僚长说出了自己的下一步规划,道:“总统阁下,从李牧这次针对基恩家族的事情上可以看得出来,李牧现在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已经非常大了,而且他在信息传播上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相信克里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不远千里去跟李牧见面,所以我觉得,我们为了保险起见,也应该争取一下李牧的支持,无论是谋求这届连任,还是在连任成功后谋求更大的发展,李牧都是一个非常优质的合作伙伴!”

  总统赞同的点了点头,笑道:“李牧这次跟基恩家族的争辩,好像对基恩家族的影响非常大?”

  幕僚长点头道:“保罗·基恩还在负隅顽抗,他为了给他的儿子开脱责任,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出去,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他自己他头上,还找了个硅谷的说客去跟李牧传话、希望能够跟李牧握手言和,不过我得到消息,李牧已经明确拒绝了他。”

  总统哈哈一笑:“要论资本实力,基恩家族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已经可以进入除了四大家族之外的一线家族序列,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这些年的努力又要化为泡影了,得罪了李牧、闹出这么大的丑闻,还想成为一线club的成员,已经是痴人说梦了。”

  幕僚长赞同的说道:“没错,基恩家族想更上一层的愿望怕是已经泡汤了。”

  说着,幕僚长想起什么,又道:“对了,总统阁下,我之前听说,保罗·基恩之所以彻底激怒了李牧,是因为他去机场拦停了李牧的飞机,并且登上飞机对李牧威逼利诱了一番,结果没想到反而把李牧给惹毛了。”

  总统摇头笑道:“保罗·基恩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蠢,为了给他儿子积攒一些履历资本不惜去得罪李牧,他也不想想,李牧用不到两年的时间成为互联网巨头,这么有能力的人,又怎么可能被他所掌控,要是李牧的东西这么好抢,李牧也不可能有今天这种成就。”

  幕僚长点了点头:“是啊,据说他当时还带了一名参议员装样子,结果李牧一点都没买账。”

  “参议员?”总统忍不住问道:“是怎么回事,给我介绍一下。”

  幕僚长便道:“可能是想跟李牧彰显一下自己的政治实力吧,所以他带着一位参议员一起拦下了李牧的飞机。”

  总统的表情一下子难看了不少,脱口骂道:“这头蠢驴!如果被李牧攻击他公权私用,那对我们这一届政府的声誉都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幕僚长说:“李牧没有曝光参议员的事情,应该是他也有所考量吧。”

  总统说道:“正是因为他还没曝光,所以我才骂保罗·基恩,如果李牧曝光了这件事,我杀了保罗·基恩的心都有。”

  说罢,总统又道:“你去直接联系基恩家族的负责人,告诉他,如果保罗·基恩带着参议员拦李牧飞机的事情泄露出去,基恩家族将彻底被共和党除名,我不管他用什么样的方法,必须给我确保这一点,否则我饶不了他!”

  “好的。”幕僚长道:“我待会就去跟托德·基恩通个电话。”

  作为整个白宫的幕僚长,他对美国绝大多数的大型家族都有很详细的了解,这些家族在竞选的时候能够提供竞选所需要的金钱和人力,别的不说,就竞选经费来说,基本上全要依赖这些大家族帮忙,不过这并不妨碍总统在这些家族里的绝对地位,能惹得起总统的家族本来就没几个,而且还都是四大家族的核心成员。

  幕僚长又道:“总统阁下,我们接下来跟李牧的合作,你觉得让谁去华夏跟他沟通会比较好?”

  总统略一迟疑,开口道:“我有一个大学同学,非常适合做这件事,我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能不能替我拍一趟华夏。”

  ……

  十二个小时之后,李牧乘坐的飞机在燕京国际机场降落,因为时差的原因,李牧在落砂机当地时间的晚上七点起飞,在燕京落地的时候正是华夏时间的第二天晚上十点。

  由于在飞机上休息的也并不是很好,十二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所有人都有些疲惫,李牧便和蔚澜一起回了紫云山庄的别墅,准备趁着这股倦意,赶紧再好好休息一番,好好睡一觉明早起床,连时差都不需要倒了。

  回别墅的路上,一脸疲累李牧对蔚澜说:“明天我就去见一下陈泽,跟他沟通一下伯父的事情,我跟官员很少打交道,找他取取经,然后就去一趟沪市,争取把伯父的事情搞定。”

  李牧落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帮爸爸解决问题,这让蔚澜心里格外温暖,只想像个被呵护的小女人一样把头埋在李牧怀里,只是碍于有司机和保镖在,她只是非常感激的道了谢,然后问他:“我跟你一起去吧,这件事情的很多细节我比你清楚一些。”

  李牧摇了摇头,道:“求人办事这种事儿,最好谁欠人情谁露面,既然我要拿人情换这件事情,那我自己去就再好不过了,否则如果我带着你去求人,对方如果答应帮忙,他不但会觉得我欠了他人情,还会觉得你也同样欠了他人情,所以不如我自己直接跟他面对面沟通,这样等事情解决之后,他绝不会自以为你也欠了他什么。”

  蔚澜觉得李牧说的话有道理,如果真是李牧带着自己在饭桌上或者茶桌上跟对方聊及爸爸的事情,当场搭进去的人情确实是两份的,不如他一个人去来的简单直接。

  于是蔚澜便道:“那我陪你一起去沪市吧,办正事的时候我不跟你一起去就是。”

  “行。”

  回到紫云山庄,李牧洗了个热水澡,虽然浑身倦意,但却怎么睡也睡不着,虽然距离昨天在好莱坞搞的发布会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他脑子里依旧盘旋着那些老兵的模样,当初他就有要做一个针对老兵的慈善计划,只是当时没找到能够完全托付的人,现在是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伏在李牧怀中的蔚澜感觉出李牧一直没有睡着,抬头看了看他的侧脸,开口问道:“在想什么呢?”

  李牧说:“在想昨天在美国的时候就开始琢磨的一件事。”

  说着,李牧又道:“我想搞个类似老兵不死的福利项目,专门用来资助全国范围内那些生活遇到困难的抗日老兵,你觉得怎么样?”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