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现代言情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 番外:幸孕小日子 6
  直到她在易崇昭的陪同下将一切检查做完,拿着孕检单子下楼,坐上车准备回家,也都没有看见那两个人。

  就好像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她平静的生活里水过无痕一般。

  聂然也渐渐地将这件事抛置于脑后,毕竟随着三个月一过,聂熠暑假的结束重新回归读书生活后,她的肚子就如同吹气球一般变大。

  作为新手爸爸的易崇昭每天准时下班回来就是洗干净手摸聂然的肚子玩儿。

  相比较这位准爸爸,聂然这位准妈妈就淡定很多了。

  无论是当初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还是后来孕吐,到现在体重直线上升,肚子里的孩子的胎动,她的反应一直都非常的淡定。

  这让易崇昭一度怀疑,是不是聂然并不喜欢这个孩子。

  当然他也只是胡乱想想罢了。

  随着热辣的夏季过去,凉爽的十月也逐渐变冷。

  等到窗外隆冬腊月时节,聂然身子已经变得越来越沉,易崇昭为了能够照顾到聂然,每天都尽量准点回家,陪她吃饭,然后陪她出去外面走走,等到了晚上就给她按摩有些浮肿的双腿,生怕她睡到一半会退抽筋,然后疼醒。

  当天晚上易崇昭做完了工作进了房间,就看聂然正躺在床上看书,卧室内只有她身侧的一盏台灯的光照着,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她身上,透着温暖和沉静。

  易崇昭刚才还在为工作上而烦恼的心绪瞬间平和了不少。

  他先去洗了个澡,然后上了床,很是自然而然地替她拿捏着腿,一下又一下,力道适中得让聂然只觉得舒服得想困觉。

  只是突然间她浑身一僵,眉心蹙起地睁开了眼。

  易崇昭感觉到她那细微的变化,顺着她的目光盯着她的肚子,问道:“是不是它又踢你了?”

  “没事,已经习惯了。”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易崇昭和她在一起这些年,她脸上那一丝一毫的表情他都清楚的很,知道肯定是肚子里的那个幅度大了,让她有些不舒服了。

  只是看她除了皱眉,没有丝毫为人母的喜悦,反而随着月份大了的缘故,晚上睡不好而导致脸上还带着被折腾得困倦的表情。

  在暖黄色的光晕下看上请精神有些糟,不知怎么了他心头一跳,不怎么了就脱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怎么喜欢小孩?”

  “为什么这么问?”聂然疲懒地睁着眼,睨看了他一眼。

  易崇昭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突然这么问,大概真的是被这个孩子的来临给激动坏了,脑子抽抽地说:“因为我感觉你好像很平静。”

  聂然听闻了不禁轻笑了一声,随后将那本书合了起来,放在一旁,“家里有你这么一个不平静的就够了,我要是再不平静,那就乱套了。”

  “……”

  这番话让易崇昭顿时清醒了过来。

  的确,这些日子他太过紧张他们娘俩,要是聂然有任何的慌乱,估计他真不知高该如何是好了。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有些愧疚,明明聂然年龄比自己小一轮,也同样初为人母,既要压下生理上的不适应,还要镇定冷静着,着实不容易。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时,就听到这时候聂然的声音响起,“我很喜欢它的。当然,如果它能早点出来,我就更喜欢了。”

  一开始易崇昭听到她声音柔和地说了一句喜欢,心里那叫一个妥帖,可后来听到她说早点出来这四个字,当即不知道哪根神经线又抽了,连连摇头,“那不行,那不行,早点出来就成早产儿了!这可不行!”

  聂然回过神:“……”

  她的话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她只是觉得不卸货睡觉很不舒服而已!

  为什么会扯到早产儿上面去?

  人家都说孕妇会一孕傻三年,结果……为什么他们家完全颠倒了?

  孕妇没傻,孕妇的老公先傻了?

  聂然真是懒得他再说下去,索性躺平盖被直接闭眼睡觉。

  而身边的准爸爸大概是被早产给吓到了,居然直接下了床。

  “你干什么去?”聂然听到他下床的动静,不禁艰难地翻身朝他望了过去。

  结果就听到易崇昭满是严肃地站在床边,回了一句,“我再去查查看早产儿,你先睡吧。”

  what?

  查早产儿?

  他是不是在逗自己啊?

  “不是,你……”

  然而,聂然的话还未说完,就看易崇昭已经走出卧室,顺势把门给关上了。

  “……”

  她觉得现在才应该去网上查查,遇到一个神经兮兮的准爸爸该怎么办?

  当天晚上大约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易崇昭回卧室的,那时候聂然半醒半睡着,她向来就浅眠警醒,再加上怀孕到后期睡眠质量更差,所以易崇昭上床的时候她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怎么了?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易崇昭一看到她翻身,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弄醒她了。

  而事实上,他的动作已经降得非常低了,实在是聂然睡不好,要是放在平时,聂然不一定会完全清醒过来。

  “没有。”聂然翻了身,很自然而然地缩进了他的怀里。

  “我冷。”易崇昭看到她的动作,眉眼间一片柔软,但是又惦记着自己刚从书房过来,不禁又想推开她几分,毕竟她要是感冒了可不行。

  聂然眉心蹙了下,但最后也缩回了手,躺在了旁边。

  屋内一时间静悄悄的,不知是不是易崇昭在身边的缘故,还是真的太累了,聂然竟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身边早已没了人。

  聂然惊讶自己居然就这样睡过去了,连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年末一过,就是要迎二月的新年了。

  想当初去年的时候聂然和易崇昭两个人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可转眼不过一年的时间,她和他竟然结了婚,现在肚子里还有了一个孩子。

  不得不感叹,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不过这其中最高兴的应该就是李宗勇和杨奶奶了,他们两位老人家许久没有好好在家过过年了。

  以前李宗勇工作忙,过年更多的还是在工作,现在卸任下来,每天过得优哉游哉的,也难得小孩儿心性的期待起了这第一个一家团聚的新年。

  而杨奶奶就更不要提了,自从家里唯一一个亲人去了部队之后,过年这件事似乎就和她绝缘了,后来杨树死了,她更是没了盼头,不过好在现在聂丫头和小易将她这个老婆子带了过来,倒让她的晚年生活添了点乐趣,不至于那么的凄凉。

  所以这两个老人家对于这第一个新年格外的热衷,什么都是亲力亲为的很。

  就连放了寒假回家的聂熠最后都为了这一个新年被他们两个老人家拉过去做起了差事。

  家里大大小小的都在为了新年忙碌,只有她这么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最是悠闲,每天除了吃和睡之外,就剩下在家里的小院里走动。

  易崇昭则每天忙完部队里的事情准点下班回家,别的活儿他也不干,也插不上手,就拾掇着婴儿房。

  什么小木床啊,玩具木马啊,还有地板上贴上的软垫,包括悬挂在床上的那些小玩具,每一个都是他亲手给挂上去的。

  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个孩子有多么期待和喜爱。

  终于,他们一家人团聚的第一个新年来临了。

  所有人都围聚在桌前,桌子上放着许多的菜肴,中间放了一个鸳鸯锅,其中一边是清汤锅底,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样子,周边一圈的人围坐在桌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和乐的笑容。

  说实话,这是聂然从不曾感受过的。

  一家人。

  这三个字从易崇昭的口中或者是在她心里也想过无数遍,但是无从未有一刻如此淋漓精致地体现出来。

  大概是节日的缘故吧。

  聂然和易崇昭还有聂熠三个人作为晚辈起身向坐在那里的两位长辈敬酒,嘴里说着各种新年快乐的吉祥话,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的很。

  因为今年聂然怀着孕,怕受到惊吓,所以易崇昭没有买什么烟花之类的东西,而且小区里也禁止放。

  只不过到底是第一年,易崇昭想了想,最后买了一些仙女棒回来,说是给聂熠玩儿。

  可聂熠早就已经是个半大的小伙子了,哪里还会玩儿仙女棒这种东西……

  那时候李宗勇和杨奶奶早已各自回到房间休息,聂然也因为大着肚子被易崇昭搀扶着回房,可怜他一个小伙子在饭后拿着仙女棒在门外燃了很久,冻得鼻子通红,然后才冻冻索索地回到了房间去,好在他年轻也没感冒。

  等到年一过,易崇昭的休假就结束又重新去上班了,聂熠则等到寒假结束也订了机票回了学校,家里又重新剩下两个老人外加一个孕妇。

  日子也就这么随散的过着,直到天气逐渐回暖,温度适宜之际,聂然的身子已经很是沉重了,就连易崇昭也不得不尽量提早下班回家。

  其实他本来想把工作带回家做,这样也能方便照顾聂然,毕竟万一要是生了,家里两个老人真的没办法搀动聂然。

  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工作的内容都属机密,因此把工作带回家是不怎么可能的事情,以至于最后他只能尽量加班加点地把工作都给做了,然后挤出时间留在家里陪着聂然。

  然而再怎么挤,部队始终需要他坐镇。

  这不,当天下午他被于承征给叫走了,说是有文件需要他亲自批示。

  聂然知道他工作忙,自然不会强留下他,易崇昭也是确定她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这才离开的。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易崇昭刚一走,她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不对劲了,总觉得有点闷闷的钝痛感。

  由于不强烈,她也没打电话惊扰了易崇昭,而是让杨奶奶去把那些早已打包住院的东西全都准备好。

  杨奶奶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可能是要生了,连忙上楼去准备。

  而李宗勇听了之后也紧张的一同去收拾。

  等到他们两个人全都弄好以后,聂然感觉自己的阵痛越来越明显,原本想要自己开车去医院的念头即可打消,她可不想神志不清地上路,到时候害人又害己。

  于是立刻让李宗勇叫了易崇昭留下来的勤务兵开车,一路朝着医院开去。

  等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下她宫口的情况,结果还没开到三指,就给了她一张病床让她自己在那里熬着。

  聂然一听连三指都没开,就知道有的可以熬了,索性不打电话给易崇昭耽误他工作,反正等他下班过来也一样。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没打电话给易崇昭,病房外的李宗勇担忧的不行,早就一个电话打过去了,等聂然在那里疼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就看到易崇昭从病房外扑了进来。

  ------题外话------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本来说好星期三,不过后来想想还是更了吧,明天给你们更小包子昂!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