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偷香> 第995节 千丝万缕
  单飞略有扬眉,亦意识到甄柔的不同。以往的甄柔虽是光彩照人,却不过是个青涩刁蛮的少女。那种少女对于不经世事的少年有着独特的吸引,但她的那种刁蛮也只有冲动的少年才能百般包容,换个成熟的男人看来都是大皱眉头。

  如今的甄柔却是截然不同。

  甄柔不但如花朵怒放般的明艳,还是尽数收敛了刁蛮,这样的一个女子,就算老头子田元凯看了都是拂须微笑,很有赞叹之意,好像忘记了当初想劝单飞甩掉甄柔的念头。

  看到单飞望来,甄柔盈盈一笑道:“单哥哥,这几年来,我一直在等着你,我知道单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她说的不过是寻常言语,落到旁人耳中却是着实情深意重。

  单飞看了眼脚下微泛光彩的流年,喃喃道:“你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是啊。”

  甄柔抿嘴轻笑,一举一动均带着优美的风姿,“若非如此,我亦不会努力做了许多改变。我做了这些改变……”

  她说话间含情脉脉的看着单飞,并没有说下去。可无论是谁听到,都知道甄柔改变是为了哪个。

  痴痴望着单飞半晌,甄柔像似想到了什么,轻声道:“听家父说,单哥哥此番前来,是要打听芯儿的事情?”

  单飞的目光缓缓从流年上收了回来,微笑道:“烦劳甄姑娘了。”

  田元凯听出单飞的称呼客气中带着疏远,不由皱了下眉头。他不是偶到甄府的,这般日夜兼程的赶到许都,除了对单飞着实惦念外,还肩负着“特殊”的使命。

  单飞离开的这几年,北方的形势着实有着翻天覆地的改变。袁氏的势力彻底的被肃清,当年袁氏的臣子旧部没空为没落的袁氏哭丧,而都是积极的为着自身的未来谋划。

  树倒猢狲散,猴子都明白的道理,人不可能不知道的。甄氏用最古老、也最有效的联姻手段抱住了曹操的大腿,随后甄逸又是积极的向张飞燕、田氏示好。

  张飞燕、田元凯都是明白人,知道甄逸向他们示好更多是因为单飞的缘故。甄氏毕竟是北方名门,自东汉起能兴旺多年,自然有自身卓越的手段。

  甄宓是曹家的儿媳,曹丕又是最有希望继承曹操权利的人。田元凯为了家族着想,自然对甄氏的联手要求多加考虑。一来二去,田元凯慢慢觉得甄逸为人不差,亦听出甄逸对甄柔和单飞分开的遗憾,他已忘记了晨雨,可哪怕就算记得,在田元凯想来,一个优秀的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是以看出甄逸的恳求,不等甄逸开口,田元凯就主动想当次月老。

  这事要成,在田元凯看来,本是多方共赢的局面。

  田元凯就是因此开始操心单飞的终身大事,可见单飞不冷不热的态度,不由暗自挠头,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甄柔却是没有丝毫介意的样子,含笑道:“单哥哥客气了。”她坐在单飞身旁,看着堂外的斜阳,开口道:“其实芯儿不是家父亲生的。”

  单飞略有意外,不由看了甄逸一眼。

  甄逸立即道:“这件事少有人知,司空以往恐怕亦不知晓,因此我在听到丁夫人的请求时略有意外,不知道应不应该提及此事。好在这里都不是外人,倒不怕详细的说说。”眼下堂中只有甄逸、甄柔、田元凯还有单飞和曹丕几人。曹丕被父亲当作了外人本有点不舒服,终于在此间找回了久违的温暖,一旁道:“岳丈说的极是。”

  甄柔应道:“芯儿是家父捡来的孤儿。单哥哥一定奇怪,家父为何将一个捡来的孩子认作自己的女儿。”

  单飞的确有点儿意外,客气道:“还请甄姑娘解释。”

  甄柔轻声道:“事情略有些复杂,若单哥哥有暇,我恐怕要从甄氏当年和单哥哥家先人的事情说起呢。”

  单飞略有扬眉,琢磨着其中的关系。

  田元凯笑呵呵道:“有什么忙的,甄兄已在准备晚宴,眼下说不完,可以边吃边谈。吃饭还是说不完,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慢慢说也是没有问题。”

  甄逸、曹丕附和的笑,显然觉得这老头子的建议可行。

  甄柔抿嘴一笑,“倒也不用那么久。”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了单飞,甄柔道:“单哥哥,你可知道甄氏和单家先祖之间的瓜葛?”看出单飞略有茫然,甄柔善解人意道:“不要说你不太清楚,我本来也不清楚的,不然以前也不会那般横蛮的对你呢。”

  幽然叹了口气,甄柔又道:“这几年来,家父终于将以往的事情对我说了,我才知道……我和你……”

  她又没有说下去,曹丕补充道:“看来柔儿姑娘和单统领是真的有缘了,而且姻缘早早的就定了下来。”

  众人又应景的笑了起来。

  单飞暗自皱眉,倒不好当众卷了所有人的面子,耐着性子道:“甄芯应该是年纪尚小,如何会和甄、单两家的先人有了关系?”

  他这是常理推断,心想丁夫人为曹冲办冥婚、求让曹冲和甄芯合葬,甄芯的年纪就绝不会太大了。

  “按照常理,单哥哥说的不错。”甄柔轻声道:“但这件事真的有点不可想象。单哥哥,你可知道,你外公巫潜神通广大,曾对甄氏有过救族之恩?”

  单飞很早以前曾听赵达说过此事。赵达当年说了,甄氏族长因为感激巫潜的相助,这才希望和巫家结亲。不过巫潜只有一女,也就是巫灵儿,对甄氏没什么感觉,巫咸就说巫灵儿若有儿子的话,定会娶甄氏的好女子为妻。

  这也是他单飞和甄氏纠缠不清的源头所在。

  不过单飞那时对自己家族的事情不算热切,倒也没有刨根问底,今日听甄柔旧事重提,暗想很多事情真的注定要面对的,躲是躲不过了。

  甄柔看出单飞不算了然的样子,温柔道:“我知道单哥哥是施恩不望报的人,这点儿和你外公很是相似,不过甄芯一事和你外公当年的行事很有干系,因此单哥哥若不反对,我就将这事儿说说了。”

  看单飞没有否决,甄柔微笑道:“无极甄氏起源于光武帝时,到如今已有二百年之久。”

  要是朱建平这般叙说,单飞说不定早掐住他的脖子了。看甄柔陪着小心的样子,单飞倒不好动粗,只能皱眉表示不耐。

  甄柔立即道:“中原每个这般的大户人家,族墓必定很有规模。”

  单飞目光微闪,对甄柔所说的“族墓”二字很是留意。

  甄柔继续道:“比方说潼关杨氏,自汉高祖以来就多是修缮族墓,在杨震以后,更是穷尽心力的完善墓地,听说当今主簿杨修之父杨彪时不时的仍修葺族墓呢。”

  单飞不想甄柔突然提到了杨修,沉吟不语。

  “还有河东关家,一直隐秘的经营墓室,祖上素来都是以卫墓为荣,不过到了关羽之时,多年戎马倥偬,倒疏于管理自家的墓室。”甄柔又道。

  单飞微微的吸气,有些讶异的看着甄柔,那一刻有如看着陌生人一般。

  他突然想到了白莲花。

  当年再见白莲花时,他亦有了眼下这般讶异的感觉,因为在他看来,甄柔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压制住心中的不安,单飞不由又想到关羽曾经的言语——刑天被黄帝所杀葬在常羊山,随即复活再被黄帝毁了不死之身,又葬在河东龙门,而关家祖上,一直得以卫护刑天的墓地为荣。关家祖上本来一直潜行修道,这才会为关羽起字“长生”,关羽最终不信长生,改字以云长立世。

  这件事本是极为隐秘,却被白莲花扒了出来。

  白莲花如何会突然知道这件事情?当初单飞并没有深想,后来却觉得自然而然。

  龙宫天塔内,曹棺突然变成了刑天!或者更准确的说,曹棺有了刑天的记忆!

  而根据女修所言,是有“宵小”为刑天效力,才为刑天留存了记忆!如果他单飞没有想错,是河东关家为刑天留存了记忆,方式就是守墓。

  当然了,这种守墓方式并非常见的守灵,其中只怕另有玄机,就如卜邑为刘武建造七星坟,却是为了和单鹏沟通般。

  白莲花是白狼秘地的人,刑天虽是神农手下猛将,却助蚩尤逃命,对白狼秘地而言,刑天关系重大。白狼秘地记得刑天、亦记得为刑天出力的人,因此白莲花才知道关羽的隐秘。

  可甄柔为何会刻意提及此事?

  自从甄柔进入堂中的时候,单飞就发现流年有了异样,那种异样和他遇到郭女王时并无二致。甄柔言语优雅,温柔可人,单飞心中却不自觉的升起了警惕之感。

  甄柔如同换了个人般。

  这几年来,她如何会有这般截然相反的改变?

  难道……甄柔也变成了蛊毒?

  单飞心头剧烈的跳了下,甄柔还是温情款款道:“单哥哥,无极甄氏自然难和潼关杨氏、河东关家相提并论,不过多年的经营,族墓的规模还是非比寻常。如此一来,卫护族墓自然需要一些人手。不想有一日,那些看墓之人突然有了异样,这也就是甄、单两家结缘的起源!”

  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