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067章 委屈的混混
开摩托艇时,徐方就在电话里叫好了车。
  
      到了山脚,徐方拉开车门:“二环,广渠路。”
  
      在徐方催促下,二十分钟就到了秀兰大酒店。
  
      “小方,你可算来了!”
  
      看着迎上来的欣姨眼圈微红,徐方阴沉着脸,问:“欣姨,怎么回事,你详细跟我说说。”
  
      欣姨毕竟见过场面,深吸口气道:“今天下午,我让雨菲带着人,一起做最后一次培训,结果一群混混就闯进来不断叫喧,原本准备好明天用的酒水,直接拆了就喝,我们想拦都拦不住。然后吵闹着要让你再炒一次菜,不然就不走。我们报警他们跑的比兔子还快,跟提前得到消息似的,已经第三次了。警察已经警告我们,如果再虚假报警就全部拘留。”
  
      徐方心里有些好奇,自己酒店才刚开业,肯定没得罪谁,究竟是谁来针对自己?
  
      “徐总,会不会是明月楼的人?”一旁赵雨霏脸上有些内疚。
  
      “等他们再来就知道了。”
  
      徐方眼种寒光一闪而过,开业前一天来闹事,酒店还二十多名员工,一旦事情没法解决,公司的形象在员工心里就崩塌了。
  
      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敢来搅和老子赚钱,就是和老子过不去。
  
      “小方,他们二十多人,都挺壮实的,咱们不要准备下?”欣姨问。
  
      “不用,尽管让他们来。”
  
      在欣姨几人担忧中,不到十分钟,就有二十多人浩浩荡荡朝这边走来。
  
      “妞,过来,给哥几个来点啤酒,顺道炒几道菜。放心,哥给钱!”为首一黄毛,进门就嚣张道。
  
      徐方眯着眼睛打量这群人,二十三人,为首这个黄毛,身材比较健壮,胳膊上纹着张牙舞爪的龙,就差在脸上写着“我不是好人”。
  
      “对不起,今天不营业,想吃饭的话明天再来,我们欢迎。”欣姨冰冷道。
  
      “嘿,不营业?那有什么关系,不都已经喝三次了吗?我们自己拿就是?”黄毛嘿嘿笑着。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欣姨也来了火气。
  
      “想干什么?当然是你了,我们兄弟们都想!那小子,你想不想?”黄毛随手指着徐方问。
  
      徐方笑着走出来,点头道:“这么漂亮的美女,谁不想?”
  
      黄毛不禁一愣,自己只不过随口一说,这家伙竟然还真敢接茬?睥睨着徐方,当看到徐方这一身文化衫、大裤衩,估摸不是这公司的,笑道:“兄弟有种啊,哪个工地的?”
  
      “哈哈哈……”身后那群人,立刻发出一阵哄笑。
  
      “我是这酒店的,暂时负责这酒店安保,我们张总说了今儿不营业,你们还是回去吧。”徐方悠悠道。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黄毛盯着徐方,语气阴森。
  
      “看这打扮,应该是个混混。”徐方认真的打量黄毛。
  
      噗!
  
      酒店的工作人员,闻言差点笑出声。这人虽然穿的破烂,但这幅硬气的模样,确实很让人解气啊!
  
      黄毛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小子说话太不上道,眯着眼睛看着徐方,从怀中取出一根烟就要点上:“小子有种,不过这嘴该抽……”
  
      “对不起,酒店内不许抽烟。”徐方手一伸,将黄毛的烟一把打掉。
  
      众人有些傻眼,这小子是谁,怎么比道上混的还横!
  
      “小比崽子,找死!”当着自己兄弟的面,接二连三被扫面子,黄毛脸有些挂不住,怒骂一声,扬手就朝徐方打去。
  
      “啊!”欣姨和赵雨霏一惊。
  
      徐方双眼一眯,身上气势一变,如同过江猛龙,同样一巴掌朝黄毛扇去。
  
      “啪!”
  
      后发先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黄毛的身体如同陀螺般转了三圈。
  
      黄毛确实有些懵逼,不是自己先打人的吗?怎么最后挨揍的是自己?
  
      妈的,竟然敢打老子!意识到自己又丢了面,黄毛心头暴怒,正要好好教训下徐方,忽然身体一轻,脚丫子就离了地。
  
      “放老子下来!”黄毛怒吼一句:“都愣着干什……”
  
      没等他说完,却是徐方一嘴巴子。
  
      啪啪啪……接二连三清脆的打脸声,在酒店内回荡。
  
      “敢来‘秀兰’闹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徐方怒骂一声。
  
      “草!”黄毛怒极,一抬腿朝徐方踹去。
  
      “咔!”徐方腿一抬,精准踢在他膝盖,只听一道骨裂的声音,接下来就是黄毛一声惨叫。
  
      “这条腿,给你长点教训,以后见到老子客气点!”
  
      徐方冷笑一声,一抬腿又朝黄毛左腿踢去。
  
      同样一道清脆的骨裂,徐方的声音传开:“这一脚,算是你刚对欣姨不敬!以后走路瞪大眼睛,看到欣姨绕路走!”
  
      咔!
  
      徐方再一用力,左胳膊又被捏断:“这条胳膊,算你在秀兰第一次闹事,给你的教训。”
  
      咔!
  
      “这条胳膊,是你第二次闹事!咦,没拆的了?不过你现在是第四次来,还差两次你说该怎么办?”
  
      徐方的声音很温和,却让人不寒而栗。
  
      黄毛身后的小弟们,原本想冲上来援助黄毛,但看徐方这么凶悍,一时竟被徐方气势所慑。
  
      黄毛心里的脾气,也早已消失的干净。虽然他是一个混混,但在道上混的时间不短,一个照面,就知道今天碰上了硬点子。
  
      “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看这条腿也不错。”徐方目光饶有深意的扫了眼裤档。
  
      黄毛吓得魂飞魄散,这要是被废了,以后自己人生可真就废了,当即求饶道:“别别别,有话好说。”
  
      “那你说,你想怎么补偿?”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能不能先让我上医院?”四肢尽断,黄毛疼的冷汗涔涔。
  
      “没事,我是个医生,不就是胳膊腿断了吗,我给你接回去!”徐方说了句,就是咔咔咔咔四声。
  
      “啊!”黄毛又是一道惨叫,不过感觉胳膊又重新恢复行动能力,才算松了口气,颇为忌惮的看着徐方,黄毛问:“今儿我认栽,你说你想要什么?”
  
      “你放心,不该要的我不会要。说吧,为什么来秀兰闹事?”徐方悠悠问道。
  
      “这……”黄毛面露难色:“这事儿我要说了,以后怎么在道上混?”
  
      咔!
  
      徐方手一探,黄毛刚被接上的左胳膊,又被徐方折断,目光森寒的看着黄毛:“老子问一句,你他妈就说一句!”
  
      身后那群混混,此刻有些心惊。妈的,混社会他们可见过不少狠人,但这么折磨人的,还真是没有。此时一个个背后发寒,还好刚来的时候自己没冲动,不然倒霉的该是自己了。
  
      黄毛疼的险些哭出来,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声音带着哭腔道:“我说,是冯爷让我来的。”
  
      “什么冯爷,说清楚点!”徐方有些不悦。
  
      “就是冯爷啊。”黄毛有些傻眼,这还要怎么解释?
  
      “是冯朝吗?”赵雨霏突然问了句。
  
      “是是是。”黄毛点头如鸡琢米。
  
      徐方看着赵雨霏脸色一变,心知那冯朝本事应该不小。不过就算他本事再大,今日之事,徐方都不愿善了。
  
      “他为什么要找我?”徐方追问一句。
  
      “我也不知道啊。”
  
      咔!
  
      徐方一用力,右胳膊再次折断。
  
      黄毛险些晕过去,眼泪终于忍不住,哭道:“我真不知道啊。”
  
      “行,我知道了,欣姨,这几人今儿喝了多少东西?”徐方问道。
  
      “大概六七十瓶吧,有饮料有啤酒,还打碎了几瓶红酒。”
  
      “一瓶就算你一万,一共算你70万,这价不贵吧?”徐方笑眯眯问道。
  
      黄毛眼睛一翻,险些晕过去。一瓶可乐一万?妈的咱俩谁才是混子?
  
      “没这么多。”黄毛苦着脸道。
  
      “支持银行转账,这是卡号!”徐方将黄毛的胳膊又接上,取出一张卡递了过去,好心提醒道:“又不是你一人喝,你这群兄弟喝了几瓶,让他们麻溜的把钱付了。刚才你挨揍他们也不吱一声,现在这点小忙也不会不帮吧?”
  
      徐方这句话,让那群混子心里一苦。黄毛哥被打,他们一个个都没上,他心里肯定有疙瘩了吧。万一被黄毛哥记恨上,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当下一个个急忙表态。
  
      “我这有三万。”
  
      “我这有四万。”
  
      “我这两万七……”
  
      没两分钟,徐方手机就收到了二十多条短信,全是银行转账信息。
  
      徐方数了数,笑道:“七十二万,七十万是赔偿费。两万块是哥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当学费了。滚吧,以后想闹事了,欢迎来秀兰。”
  
      听到徐方的话,众人如蒙大赦,二十多人浩浩荡荡朝外跑去,还欢迎再来?有这么侮辱人的吗。
  
      “这事,今天谁也不许朝外传!”黄毛恶狠狠的盯着手下。
  
      “黄毛哥放心,打死我们也不说。”
  
      今儿这群混子,心理面积估计超过了太平洋。堂堂一群混子,竟然被一个民工打了一顿,还被讹走了一笔巨款。这事要传出去,估计道上他们是没脸混了。
  
      等那群混混走后,店内员工立刻发出热烈的掌声。
  
      上次也就厨师见过徐方,这里的服务员还不知徐方是谁,一些小妹美目打量着徐方,心也砰砰跳了跳。这家伙虽然穿的烂了点,但长得却不赖,也不知有对象了没有。
  
      “今晚辛苦大家了,明天的安排你们记住就行,没事就都回去吧。”欣姨朝众人挥挥手。
  
      等众人都离去后,徐方看了眼愁眉不展的赵雨霏,疑惑问:“雨菲,你认识那个冯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