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140章 快叫徐叔叔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140章 快叫徐叔叔

  “谁找我?刚在后厨做饭呢。”一青年手中举着托盘,大刺刺的走了进来。

  一旁周攀跟在旁边,目光紧张的盯着托盘,生怕发生了意外。

  这一路可把周攀担心坏了,这可是“晚春花刀”啊!

  如此珍贵一道菜,这小子就愣哈哈的端,也不怕把菜颠坏了。

  要不是怕影响徐方端菜,周攀都想直接给他个大嘴巴子让他悠着点。

  此刻听到徐方说话,周攀小声提醒:“瞎叫什么,哪有人叫你。”

  饭桌上孟杭看到徐方也是一愣,随即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强忍着笑意,惊讶问道:“哟,这不是晓妍男朋友吗,怎么跑后厨去了?”

  “孟叔感觉我做饭好吃,就让我去后厨搭把手。”徐方笑眯眯的解释。

  众人的目光,也落在徐方身上。

  长相还过得去,身上穿着白大褂,活脱脱一年轻的厨子。

  “小杭,这真是晓妍男朋友?不许开玩笑啊。”孟欣嗤笑一声。

  孟杭也笑了笑:“昨儿晓妍亲口承认的,这还有假?”

  “小子,你是干啥的?”大伯孟浩眼中有些戏谑。

  “现在主业是村医,有时候卖点海鲜,也做餐饮生意。”徐方老老实实回答。

  “噗!”

  “哈哈!”

  一屋人哄笑起来,甚至有人嘴里的饭都喷了出来。

  “哎!”孟楚生也长叹口气,甚至连训斥徐方的心情都没有。反正都丢人了,听天由命吧。

  对众人嘲笑,徐方不以为忤,抬头看向孟老爷子,笑问:“孟老哥,这一别就是六年,身体还这般硬朗啊。不过这才刚见面,你就质疑我和晓妍火锅店的经营能力,这可不厚道啊。”

  众人闻言一愣,这小子疯了?怎么和老爷子说话呐!

  正丈二摸不到头脑时,就见孟老爷子一个哆嗦,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嚯”的一声站起来,激动的走到徐方身边,惊叫道:“徐老弟!真的是徐老弟!你啥时候来的?”

  “昨天来的,坐下慢慢说。”徐方温和笑道。

  “好,好,坐下说,诶?”孟追风有些激动,随即眼睛一瞪,又叫道:“徐老弟,你刚刚说啥?晓妍和你合伙开的火锅店?”

  “不错,已经合伙开两个月了,早知道是孟老哥的孙女,股份就多给些。”徐方笑道。

  “不用,已经很多了,”刚坐下的孟老爷子,再次“嚯”的一声站起来,照着大儿子孟浩脑袋就是一大嘴巴子:“你这畜生,都他妈快五十的人了,脑子活狗身上了。徐神医开的店,一天净利润四十万很多吗?说四十亿我都信!老子都信你还敢不信,信不信打断你狗腿!”

  “还有你,小兔崽子,你妹妹和徐神医做生意,你丫和你爹一个德行,一肚子坏水!我抽死你丫的!”

  “还有你们仨姐妹!”孟老爷子胡子一翘,瞪着自己三个女儿训斥:“教导你们多少次,不要抱着妇人之见找茬,晓妍开这店多有前途!我草你们老母,一个个不省心的!”

  “还有你们这群狗东西,鳖孙玩意王八犊子的……”

  孟老爷子此刻真是发飙了,男的过去就俩大嘴巴子,女的就点着额头训,这连打带骂一圈,老爷子也累的有些喘。

  孟浩几人差点疯了,老爷子,刚刚你还训斥晓妍吹牛,现在开始打我们撒气,你还讲不讲道理?

  “爸,这徐神医是……”孟浩有些欲哭无泪,这都多少年没被这么打过了?谁知道这次连打带骂把自己训个狗血喷头。

  “什么徐神医,叫徐小叔!”孟追风恶狠狠瞪了孟浩一眼,才解释道:“徐老弟,就是六年前救我一命的神医。当年要不是他救我,老头子我能活到今天?当年要不是徐老弟出谋划策,咱们孟家的产业,现在至少缩水三分之二。你们这群混账,狗东西,回头我再一个个收拾你们!”

  听到孟老爷子的解释,众人全都懵比了。

  与孟晓妍合作的人,竟然是老爷子的救命恩人,甚至是整个孟家的恩人?最后还是孟晓妍的男朋友?

  这次大家抨击孟晓妍,无非是想让老爷子对孟楚生这一脉失望,然后将多余的资源分出来。

  谁知道这个点上,孟晓妍竟然能祭出这么个大杀器?

  别说是孟浩他们愣了,就连孟楚生也彻底愣住了。

  卧槽,让老子不待见的家伙,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小方……”

  没等孟楚生叫人,就见孟老爷子一拍桌子,又“嚯”的一声站起来,快步走到孟楚生身后,一个大嘴巴子又抽了过去:“你这小兔崽子,怎么叫你叔呐?你叫徐神医小方,是不是叫你爹小风?”

  孟楚生感觉眼泪在眼眶打转,看着怒气冲冲的老爹,弱弱说了句:“爹,这不是晓妍女朋友吗,我叫他叔叔,我叫晓妍是叫闺女还是婶婶?”

  孟追风听后也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拍徐方肩膀,道:“徐神医,原来你和晓妍勾搭上了,行,你俩的事儿我准了,不过这辈分也得改一改,以后你跟晓妍,一起叫我爷爷。”

  徐方闻言猛翻白眼,这都哪扯哪啊!

  不过内心更崩溃的,还是周攀。

  这他妈什么情况,自己竟然拿着孟家的乘龙快婿当厨子,还使唤来使唤去,让他一连做了十六道菜?

  我是不是明天要写个辞职信了?

  “徐少爷,我……我……”周攀琢磨着道歉,但此刻却有些语无伦次。

  “没事,周叔让我去搭把手,管你啥事?回去吧老周。”徐方温和笑道。

  “诶,好嘞。”周攀如遇大赦,立刻拐回去。

  联想到徐方之前的话,孟追风也瞬间明白了,又一次起身,直接冲着周楚生走去。

  “你这狗东西,徐神医上门,你让他去当厨子?你这么牛比怎么不上天呢,我孟追风怎就有你这个儿子……”这一下又是劈头盖脸好一顿臭骂。

  孟追风脸都绿了,我滴个祖宗,我哪知道这小子这么大来头。我要知道他是您救命恩人,还不得把他当佛爷一样供着?

  徐方看差不多了,笑道:“行了孟老哥,今儿你生日,这大喜的日子就别发火了,之前我给你说的养生之道都忘啦?”

  “行,都听徐老弟的。”孟老爷子点头同意。

  这一下,大家的口风全变了。

  “晓妍,你那火锅店,看着发展挺不错啊,不如来咱们浦海开店,这边人多,发展潜力更大些。”大姑梦莎笑道。

  “就是,想开分店还不赶紧回家,咱们家里都帮持一把,比你们在外面打拼速度快多了。”二姑也热情洋溢起来。

  三姑孟钗温雅一笑:“小姑最爱吃火锅,晓妍,回浦海吧。”

  就连大伯孟浩,也昧着良心客套了句。

  “行了,都别扯犊子了,以后发展有什么难题,要钱还是要销路,都尽管跟老哥提。”孟老爷子说了句,也好奇问起徐方现在的情况:“老弟,你现在究竟在做啥?”

  徐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现在在做餐饮生意——秀兰集团,下面暂时有两个产业,一个是秀兰大酒店,一个是秀兰火锅。秀兰大酒店是我与别人开的,秀兰火锅是晓妍和我们集团合作。收益上,晓妍说的很中肯,没有任何夸大。发展前景,比晓妍说的甚至要再乐观些。”

  众人闻言不禁一呆,之前孟晓妍说这事,大家还很是怀疑,但徐方说出来,可信度就大了许多。

  毕竟当年救了老爷子,如果真贪钱的话,留在孟家也能享一生荣华富贵。这样的人不贪财,自然没理由在这方面撒谎。

  “六年前徐老弟在生意上,就有独到的见解,现在能取得这种成就,真让人佩服。对了老弟,你看看我们孟家,还有什么要指点的吗?”孟老爷子谦虚问道。

  “昨天和轩哥聊了聊,他对家族企业的创新很有想法,不如大家听听他意见。”徐方直接将话头扔给孟轩。

  孟轩自打徐方出现后,就一直浑浑噩噩的,突然听到徐方叫他轩哥,立刻一个激灵。偷偷看了眼徐老爷子,发现对方并没生气,才悄悄松了口气。

  “小轩,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孟老爷子笑问道。

  “我说的这些,都是徐……呃……”尴尬的看了眼徐方,孟轩此刻也不知该叫什么。

  孟楚生看自己儿子笨嘴笨舌的,正想提醒下,却发现自己也想不出合适的称呼来叫徐方。

  “就叫我徐方吧,我与老爷子的交情,和大家一码归一码。”徐方笑道。

  “那我就说了,我的想法还是徐——徐方给我点拨的,我感觉很有发展前景。”

  听到是徐方给出谋划策,大家也都竖起耳朵。这被老爷子吹捧上天的家伙,究竟有几斤几两?

  谈到生意,孟轩嘴也顺畅起来:“咱们孟家布业,一直做的布匹原生产,技术含量虽然不低,但产品的等级却很低,甚至沦为比较低级的产品。一米一级质量的纯棉缎布,咱们才卖20元每米,要是能做成窗帘、床单、床套,每米的价格,就能翻五倍朝上。而这些制作工艺不难,很适合我们发展……”

  孟轩娓娓而谈,将徐方昨天和他说的,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