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209章 年近尾声
<="ads_c">_id="u1662291";<="ads_c">_id="u1749449";<="ads_c">_id="u1749455";

    秦老爷子两眼一黑,差点背过气,指着徐方破口大骂:“你这败家子!”

    “那啥,我也是雕刻好了送的人,她们应该妥善保存了。”徐方有些汗颜,没想到老爷子对宝石竟然有如此偏好,早知来的时候,去哪儿搜刮点好玉石来。

    “这还差不多,以后有什么不认识的材料,可以拿给我看看。”秦老爷子有些不满:“这晰折玉我还没雕过呢。”

    徐方眼睛一亮:“师父,我那还一块,质量和这玉葫芦差不多,我明天带给您。”

    “还有?”秦老爷子登时一喜,急忙道:“还等啥明天,现在就去,咱俩一起。”

    张莲白了老伴一眼,怒道:“小方才刚来,不能让他歇息会,等明天怎么了,整天就知道摆弄那点破玉。”

    张莲在家里还是很有地位的,只是一瞪眼,秦鼎立刻就怂了:“小方啊,明天拿也行。”

    徐方对老爷子的心情很理解,笑道:“下午得去趟沈市长家,还得回去那点东西,到时我顺便把玉石带来。”

    “这样好。”秦老爷子一乐,像他这种爱雕刻的人,对好材料有着天生的狂热,已经做好今晚开始雕刻的准备,如果徐方今儿不给他送来,恐怕今晚都睡不踏实。

    张莲也了解秦老爷子的脾气,只是啐了一句,也没多阻止。

    下午两点,酒足饭饱,徐方就离开了。

    接下来两天,徐方把能见的人都见了一圈,这个年也差不多过去了。

    大年初六,法定节假日最后一天,国内大部分人都已做好上班的准备。

    中午,赵红艳和柳海连,前后脚的给徐方打电话,说今晚会回岳海村。

    挂了电话,徐方有些失神。这俩妞都回来了,郑秀兰啥时候回来?这么多天了,这女人连个电话也没来,究竟在忙什么?

    正沉思间,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叮铃铃——

    徐方精神一震,当看到号码,心又失落起来,按了接听键笑道:“孙大哥,啥事啊?”

    “哈,之前过年,一直没时间,今儿把山鸡苗给你送去,你现在有时间吧?”孙永爽朗的声音传来。

    “有空,尽管来就是,多久能到?”

    “半小时后到九龙山码头。”孙永给个准信。

    “好嘞,我让人过去接你。”徐方道。

    和孙永聊完,徐方给雇来开船的哥们打电话,让他接应一下孙永。

    叮铃铃——

    手机刚放下没一分钟,铃声再次传来,看着上面的号码,徐方按了接听笑道:“荷姐,什么事?”

    “小方,乡亲们把干贝都带来了,我正称重呢,咱啥时候给大家结钱?”王雪荷清脆的声音传来。

    徐方听后立刻道:“先给乡亲们称重,然后让大家准备下,吃完饭后推板车去海边,咱们鸡苗又来了。等大家放好鸡苗,到时就结账了。”

    “好,我跟大家说声!”荷姐立刻道。

    挂了电话,这次才算安定下来。

    一小时后,徐方站在三楼朝大海眺望。偶然一扭头,就看到村民陆续朝海边赶去。

    徐方苦笑一声,照渔船的速度,到岳海村还得半小时呐。算了,趁这个时间,给大家发酬劳得了。

    等村民去得差不多,徐方骑着平衡车到了岳海村的码头,看到徐方过来,村民笑着跟徐方打招呼。

    看荷姐也在,徐方走过去小声问:“单子带了吗?”

    “在这呢。”荷姐取出一个本子,上面写着每户干贝斤数,看着周围的人离她挺远,压着嗓子道:“小方,你给乡亲们结账就行了,我那钱就不要了。”

    徐方好奇问:“咋了?”

    “大家开始猜我是不是收了你钱,虽然没当面说,不过别人议论的时候,恰好被我听到了。要让别人知道一斤干贝我赚三块五,到时闲话肯定多。而且这次干贝太多了,那么多钱我可不敢要。”荷姐急忙摆手。

    徐方看了看单子,十六万斤左右。每斤荷姐赚三块五,这一下就能赚五十六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让别人知道她赚了这么多钱,以后闲话肯定要说的。

    不过荷姐和他,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的女人,如果不给她点赚头,哪怕荷姐没意见,他心里也不舒服,当即道:“荷姐,也就这次做的干贝比较多,以后每天最多需要一千多斤。”

    荷姐摆摆手道:“那也太多了!”

    考虑了下,徐方道:“这样吧,我待会跟大家说,我本来打算给你两块钱斤,但你不要,我就给村民们算一斤两块。然后告诉他们,我给你发工资,每月四千五。这样大家不仅不会再猜测,反而会感谢你。不过这样你赚的就少了,一斤也就赚三块钱。只要咱俩口径一样,谁也不知道!”

    荷姐摇摇头,郑重道:“那也太多了,一斤我最多赚五毛,多了我不要!”

    村里人就这样,质朴淳厚,知足常乐。有时候给的太多,反而心里不踏实。徐方考虑了下说:“这样吧,这次你也怪辛苦,给你三万的酬劳,接下来两三个月就没啥活,以后每天大概能做一千多斤干贝,一斤给你算一块钱。以后要是感觉少了再跟我说,我再把钱给你提提。”

    “不少了不少了,一定不提!”这结果已经大大出乎她的预期。

    村民看徐方和荷姐叽叽咕咕的,一个个也很好奇。以徐方的耳力,自然听出有人议论,荷姐究竟收了徐方多少好处。

    徐方心知如果今儿不把事说开,以后荷姐在村里,肯定会遭更多人议论,拍拍手吸引村民的注意,振声道:“乡亲们,跟你们说件事,荷姐之前帮过我大忙,干贝制作这活我才承包给了她,每斤我给她算两块钱,她赚五毛。以前扇贝少,则钱收也就收了。不过刚才荷姐说不能要大家的血汗钱,以后的干贝,就按两块钱一斤给大家算吧。”

    原本还议论荷姐的村民,听后不禁有些惭愧。一瞬间,大家对荷姐的好感大增。

    “小方,这怎么行,雪荷好歹也帮我们称重,也不能白劳动吧?”张婶立刻出来打抱不平。

    “对啊小方,雪荷家里还有娃上学,不能白忙活,要不就按一块五算吧。”张大爷也说了句。

    “嗯,我跟荷姐商量了下,每个月给她发四千五的工资。虽然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飛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