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610章 有人图谋
另一辆出租车上;
  
  “亮哥!咱们跟丢了!”寸头男子语气有些慌张。
  
  “他母亲的,那个司机开的也太快了吧!拍电影呢!”脖子上有纹身的中年人骂骂咧咧的,他语气火爆,接着说,“我说你是怎么开车的!这都能跟丢!”他把矛头指向了司机,语气很不友好。
  
  “哎,你怎么说话的,我跟不上怎么了,我也尽力了,再说了人家以前可是开赛车的!你让我怎么跟人家比!”司机反驳道。
  
  这句话直接让几人没了脾气,还坐在车上干嘛,下车呗,三人怒气冲冲的下了车,司机还以为这几个人不想付钱,谁知道为首的光头大汉,直接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给了他,司机一见钱就乐了,赶紧说道,“这个,我们这里只要来这里玩,就会住到方特大酒店,我相信你们要找的那两个人,肯定在那里!”
  
  光头大汉听到这句话后,如获至宝,赶忙上了车,让司机给他们拉到了方特大酒店,这才下车,司机本以为这才光头大汉还能给他个毛爷爷,但是这次他错了,三人下车迅速,拉开车门就跑,根本就没有给钱的意思,司机想要去追,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自认倒霉。
  
  “你好,小姐,我们住房。”光头大汉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前台小姐。
  
  在办理开放手续的时候,光头大汉不经意的随口问了一句,“姑娘你们刚才看到有一对男女,进来没有?那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手机在这里没信号,打不通,我们急着找他呢。”
  
  前台小姐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有,他们刚开完房,十分钟之前刚刚出去。”
  
  纹身男赶紧问,“他们去哪了?”
  
  另一个前台小姐微笑着说,“人家去哪里玩,我们怎么会知道。”
  
  听到前台小姐这话后,纹身男也不再去问,既然对方已经在这里住下了,那么随时动手都可以,暂且先不用着急。
  
  下午六点半,徐方跟林香雪游完之后回到了方特酒店,刚一进房间徐方就迫不及待把林香雪推倒在软床上,林香雪也不害羞,回应的很激烈,一番奋斗后,徐方借口自己下楼买东西,出了房间,他走出房间,来到酒店公共厕所内掏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拨打过去;
  
  “喂,你找我?”声音嘶哑透露着一丝警惕。
  
  “我在海南三亚,方特酒店,现在遇上一些麻烦,我被盯梢了!对方来了三个人,看样子不简单,显然这次是直奔我而来。”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七点半我到酒店对面的咖啡厅等你。”说完后,电话里传出忙音,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徐方看着时间,七点十五的时候,他跟林香雪说要去对面买咖啡,林香雪也要跟他一起去,不过被他随便找了个理由,留在了房间里,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对面的温馨咖啡厅内,在一处角落里,他看到一个人,正喝着咖啡,虽然已经好多年不见,但是背影依然是那么熟悉。
  
  徐方面无表情的走到角落边,挪开椅子坐下,他笑着看了一眼对方,对方也笑着看着他,这时候服务员过来,徐方点了一杯咖啡,服务员离开后,徐方才开口;
  
  “你还是老样子。”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来海南了?”那人声音低沉的问,他肤色黝黑,模样属于在普通不过的了,就算丢到人群中,相信也不会有人,多看他两眼。他脖子上挂着条大金链子,穿着休闲鞋,上身是黑色t恤,下身穿着牛仔裤,这是徐方在部队里的战友,因为曾犯过事情,被逐出部队,一直躲着追查这才来到海南的,徐方跟他是生死战友,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用多说,只要某人说句话,自己的命随时都可以拿去的那种,他现在的名叫做;无名。
  
  “说来话长,不过的事情确实棘手,不然我自就会解决的。”
  
  “晚上我会办好的?”
  
  “恩。”徐方点头,服务员这时候端来了一杯咖啡,徐方尝了一口,味道很苦。
  
  说完这些话后,无名结了账,然后出了咖啡厅,徐方坐在座位上看着他那消瘦的背影,也许谁都想不到,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究竟是谁。喝完茶后,徐方回到了酒店,林香雪开了门后,一脸埋怨的神情,“哼,自己出去,不带我,今晚你别睡老娘的床。”
  
  “呦嘿,媳妇,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要是不让我睡你的床,那我可去睡别人的床了。”徐方笑道。
  
  二人在拌嘴的过程中,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走到了532房间门口,他伸手轻轻敲了敲房门,里面传出一个粗犷的声音;
  
  “谁啊!”
  
  “当当当。”无名没有回话,依然敲着门。
  
  “谁啊?敲什么门!”纹身男不耐烦的喊着,依然是敲门声,纹身男有些气愤的走到门外,拉开门,看到一个模样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身形瘦弱,好像风一吹就能刮到一样,黝黑的脸上,露出淳朴的微笑。
  
  “干什么?”纹身男看着无名问。
  
  “修水管。”无名脸上带着微笑。
  
  “水管?”纹身男狐疑道,不过还是让无名进来了,纹身男关上房门,就在这时候,无名突然一个扫腿,纹身男被绊倒在地,又是一脚,重重的踢在他脑袋上,他感到自己头部受到了钢铁重击一样,瞬间便没了知觉。
  
  “啊!”光头大汉跟寸头看到无名居然出手了,瞬间便反应过来,光头男子拿着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朝着无名摔出,无名头一歪,躲了过去,寸头咬着牙,大喝一声,拳头直奔无名脸上而去,无名向后一退,躲过了拳头,抬脚踹在寸头男子的腿上,他一吃痛,哼了一声,借这个机会,无名胳膊肘,重重打在他的脑袋上,“咣”的一声,寸头男子倒在地上,抱头惨嚎,鲜血顺着他的脑袋直流。
  
  光头大汉见到情况不妙,手正要伸向怀间,无名眼疾手快,几乎是下意识的窜到光头男子身前,右手一抓他手腕,左肘击打在他下巴上,光头大汉直接躺倒在地,吴明看到他腰间是一把匕首,他当兵习惯性的认为,光头男子这个动作是要拔枪,无名抽出光头男子腰间的军匕,丢在一旁。
  
  正在跟林香雪看电视的徐方,这时候手机振动一下,他看到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事妥了”
  
  徐方收回手机,继续看着电视,他知道无名的能力,一切的事情会在明天水落石出,他的身份不太适合去审那些人,第二天早上,无名找到他;
  
  “是谢家派来的,他们是为谢家办事的,这次来就是为了要你的命,还有......”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徐方已经猜测到了是什么。
  
  “那三个人你怎么处理的?”徐方比较关心这个。
  
  “已经成植物人了,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又开口说话的机会。”无名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丝毫没有一点情绪起伏变化。
  
  “谢家!这次我要让他们彻底失去跟我对抗的资本!”徐方语气森然。
  
  在游玩三天后,徐方建议回到青云市,林香雪没有反对,二人乘坐飞机,当天中午就到了青云市国际机场,来接他们的是孔朝玲;
  
  “谢家这两天真在蠢蠢欲动,制造舆论给我们秀兰集团带来负面影响。”孔朝玲细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谢正飞这样做是在自掘坟墓!”徐方看着窗外缓缓吐出这句话。
  
  到了集团内,徐方开始打电话邀请人了,他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庄泽;
  
  “喂,庄总,您这会在哪里呢。”
  
  庄泽笑着说,“哎呀,徐老板,我正在政法学院学习呢,许多事情都要去亲自处理,可忙坏了。”
  
  “哈哈,还有能让庄总忙的事情啊,我这不刚从海南回来吗,咱哥俩好久不见了,那天喝两杯怎么样?”徐方开始邀约了。
  
  “好啊,这个星期六我们放假,到时候你来省会,我做东!哈哈。”庄泽爽快的答应了。
  
  徐方一听这话,心下高兴,“行啊,星期六不见不散哈哈。”愉快的挂上电话后,徐方深出了一口气,在国内经商的不跟政府做好关系,想要发展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徐方有幸认识到一位未来的大人物,他怎么能不好好维护这条线,以后对付谢家,庄泽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三天后,省会迎宾大酒楼,外边车水马龙,里面生意火爆,食客络绎不绝的进入其内,要是来的晚了,恐怕就占不到位置了。
  
  在酒楼内部,一处三十平方的包间内,徐方正挨着庄泽坐在他身旁,周围都是一群年轻人,模样都超不过三十岁,这些都是庄泽的同学,基本都是一个年龄段,庄泽喜欢交朋友,豪爽大方,很快就在学校内结交了一大群人,其中在坐的这些,那个不是家中极有权位的荀贵,徐方能够坐在这里,说明他自己本身,也具有一定让人交好的资本。
  
  “徐老板,我们可都庄泽说过你的辉煌历史啊,今天有幸见到你本人,果然英俊不凡。”一个脸上挂着笑意的年轻人,恭维着徐方。
  
  “哈哈,就你小子嘴会说,徐方,我给你介绍。”庄泽开始介绍在坐的几人。
  
  “龚正,省法委书记家的公子,现在在国土局上班。”
  
  “李耀,他老爸是咱们省的公安厅,厅长,现在青云市当副局。”
  
  “刘年华工商局......”
  
  “......”
  
  这一系列介绍下来,徐方大为吃惊,这一桌人的身份可不得了,可以说自己未来很多事,都要找他们帮忙,有这么好的机会去结交,不去牵绳搭线怎么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