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699章 天乏症
    武林中文网 .,最快更新女村长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
  
      “没谈拢,我报价一千万入股,占60%的股份。那小子狮子大开口,要我们投一个亿占10%的股,被我一口回绝了。”刘洋的语气有些郁闷。
  
      “那你打算怎么做?”周宇轩问道。
  
      “看他们的态度,显然是想在这行业长期发展,以后一定是我们很大的劲敌。不过他们是一家新店,资金方面也而不是很充裕,我准备趁着他们羽翼未丰,直接把他们饭店拖垮,等他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想办法把他们配方套出来。”刘洋说出了自己计划。
  
      “按你的想法做,需要什么支持直接联系总部,一定要保证咱们店铺在本地是小龙虾龙头的地位。”周宇轩说完便挂了电话。
  
      刘洋闻言嘴角也露出一道残忍的笑容,扭头看着旁边的张绍高吩咐:“现在回去,布置下打折活动,打折的力度一定要狠,可以做零利润经营,然后做活动,我就不信这样还有人去别家小龙虾店!”
  
      ……
  
      徐方回到家后,便打开电脑开始搜罗网上的信息,看看哪个地方租房比较靠谱,现在的店铺已经承载不了更多的顾客。
  
      每次找房子,都需要各种各样的麻烦。哪怕上次徐方租这个房子,也是运气到了才得以租到。
  
      今天徐方看了一天,也没找到太合适的地方。
  
      租的不行,徐方只能从卖房的地方入手。这一看,还真被徐方看到了。
  
      “北二环百花街精品门面房一套,面积三百六十八平,价格面议!”
  
      看到这个房子,徐方顿时心动了。这么大的地方,而且地点还是上下两层,这样的地方正适合开饭店!
  
      只是再看看周围的楼房价格,徐方的心就凉了半截。
  
      虽然是二线城市,但这种商业区的商铺,每平米的价格也达到了两万每平。这么大的面积,买下来接近八百万呢。
  
      徐方没这么多钱,要不白梅欠的钱早就还上了,但这并不妨碍徐方找这个人谈一谈。
  
      深吸口气,徐方顺着上面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一道很有质感的女声传来:“喂,你好,请问您哪位?”
  
      “你好,我叫徐来,我在网上看到您的售房信息,在二环百花街,不知这套房出售了没有?”徐方问道。
  
      “还没,你有意向买房?”那边的人问道。
  
      “对,不知方便看房吗?”徐方问道。
  
      电话那边停顿了片刻才道:“现在才刚下午四点,你有时间没?”
  
      “有啊。”
  
      “你多久能过去?我十分钟就能赶到。”
  
      “我二十五分钟差不多。”
  
      “那就四点半,百花街见,我叫张彩琴,你到了打我电话就行。”
  
      “好嘞。”徐方说完挂了电话。
  
      帆帆马上放学,白梅已经去接孩子了,徐方打辆车自己朝百花街赶去。
  
      四点二十出头,徐方便到了百花街,找到张彩琴的电话打了过去。
  
      “你到了吗?”那很有质感的女声传来。
  
      “到了,你的店在哪儿呢?”
  
      “你现在身边有什么店吗?”张彩琴问道。
  
      “正对着我的店有一家麻辣烫。”
  
      “你朝南边走,走个一百五十米左右,这边有个空店就是了。”张彩琴说道。
  
      徐方说马上就到,挂了电话朝南走去,走了没两分钟,徐方就看到了张彩琴说的那家地方。
  
      到了这个地方,徐方也打量了一圈,确实是空店,里面甚至连张桌子都没有,外面的玻璃落地窗上贴着“此房出售”的字样,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区,这个空荡荡的店显得格外的突兀。
  
      店门口站着一名女人,不到四十,身材偏瘦,短发,脸比较小,看着很漂亮,但一身职业装,让浑身上下透露着精练的气息,站在那里让人有一种退避三舍的冲动。
  
      “您就是章姐吧?”看到站在门口的女人,徐方上前打着招呼。
  
      张彩琴看了眼徐方,本以为来的人怎么着也得四十岁,但看着年轻的徐方,她眼里也有些惊讶与怀疑。
  
      “你就是徐来?”张彩琴问道。
  
      “是我,来看看您的房子。”徐方温和笑道。
  
      看着徐方从容淡定的模样,应该不是闲的蛋疼找事的,张彩琴点点头,客气道:“徐先生跟我进来看看吧。”
  
      说着,便带着徐方朝店里走去。
  
      进去之后,入眼就是一层,一层几乎没有阻拦,就一层空间,让徐方看着有些发直:“张姐,这地方以前做什么的,怎么这么空?”
  
      “以前是个咖啡馆,隔间都是用东西拦起来的,别看这地方空旷,但这样才适合改装,你想改造成什么样的风格,省的拆了。”张彩霞说道。
  
      徐方闻言也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通往二楼的楼梯靠近西侧,楼梯布局的很雅致,走上去之后,二层和一层差不多,也是很空旷的地方。
  
      “徐先生,您对这地方还算满意吗?”张彩霞脸上挂着微笑问道。
  
      这店没什么值得看的,一目了然,就是上下层。
  
      “有地下室吗?”徐方问。
  
      “有,地下室没任何装修,比楼上的地方小点,其他也没什么。”张彩霞解释道。
  
      徐方大概想象了一下,也没下去看,点点头道:“这个地方确实不错,想怎么做直接改造就行了,不知张姐打算怎么出手?”
  
      “你是直接全款还是需要银行贷款?”张彩霞问道。
  
      “有什么区别吗?”
  
      “要是能直接全款,我就给你算两万一千元每平。要是贷款的话,价格每平两万二。”张彩霞应该是个怕麻烦的人,直接说出了二者的区别。
  
      徐方闻言翻了个白眼,我买房是贷款还是全款,无非是钱到你口袋的时间早晚几天而已,至于逼着让人直接全款吗?
  
      不过贷款的话,徐方也买不起,温和问道:“张姐,其实贷款的话我也拿不出首付,我想问问您这地方租吗?我可以直接付五年的房租。”
  
      “租房?你逗我?”张彩霞眼里精芒一闪,看着徐方的眼神有些冷。
  
      “真不是逗你,我需要这么一个店,但看了看周围的租房信息,没你店这么好的,你这套房很符合我的要求,如果你愿意出租的话,价格可以谈。”徐方真挚道。
  
      “滚!”张彩霞指着门口,看向徐方的眼神充满鄙夷与冷漠:“希望以后不要出现在我视线,也不要去浪费别人时间!”
  
      “喂喂喂,你骂人是不对的。”徐方突然被人指着鼻子骂,一时也有些尴尬。
  
      “再不走你信不信我让你出不了这个店!”张彩琴指着徐方,正要再发飙几句,忽然脸上一片苍白,额头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药……药……”张彩琴虚弱的说了几声,眼睛忽然向上一翻,身体晃了几下就朝地上栽去。
  
      “姐,姐啊,不带你这么碰瓷的,不就是不买你房子吗,我租也是不少钱呐。”徐方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要倒地的张彩琴,嘴里念叨着不要碰瓷的话。
  
      徐方自然不会认为张彩琴故意碰瓷,看着脸色青白红不断变换颜色的张彩琴,徐方简单的慌乱过后,并没有着急去报警。
  
      张彩琴的情况愈发危急,脸色身上全是汗珠,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身体竟然开始了哆嗦。
  
      情况很危急!
  
      徐方瞪大眼睛看着张彩琴,眼神却充满了空洞,此时此刻,他脑海里有无数种信息忽然汹涌奔腾,不断冲击着徐方的脑袋。如果不是徐方意志力坚定,恐怕此刻已经抱头满地打滚了。
  
      “天乏症,家族遗传病,虽然遗传的概率只有10%,但一旦患上,很难活过三十岁。这女人的年纪明显过了三十,显然是吃过不少灵丹妙药,才把一条命延续至今。但给她治疗的人医术也没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只治的了表面,治不了根本。一旦病情彻底爆发,一刻钟内没有及时治疗,便是鬼神出手也无可奈何。天乏症,脾气大,忌情绪激动……”
  
      当这段信息涌入徐方脑海,徐方也有些瞠目结舌,感情这女人发病还真和他有些关秀。
  
      “能碰到我,还能让我恢复部分记忆,你运气真好。”脑袋已经没那么疼的徐方,此刻看着昏迷的张彩琴有些感慨。
  
      此刻救人要紧,没有银针,也没时间去找,徐方快速解开她的衣扣,手伸进张彩琴的衣服里,手上用力在她周身大穴上开始按压、推拿、揉捻!
  
      简单几个动作,徐方脑门上也见了汗。但徐方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依旧继续着自己的救人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方身上的汗一滴一滴的落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再看看张彩琴,原本不断变换的脸色,此刻也趋于平静,急促的呼吸也变得有力悠长。
  
      当徐方正给张彩琴最后一个推气渡血的动作时,张彩琴好巧不巧地睁开了眼睛,偏偏徐方还没看见……
  
      此刻的徐方,手从她小腹的地方起一路向上,最终达到了那俩澎湃的团儿上。
  
      手上了高地,徐方的心里一漾,那美妙的感觉,竟然让他忍不住多抓了几下,随后才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呼吸。
  
      真累!
  
      没等徐方好好休息几下,忽然就感觉一道黑影朝他脸上招呼过来,徐方心里一惊,一个滚地葫芦躲开,一抬头才发现了满脸怒容的张彩琴,一双眼睛盯着他如欲喷火。
  
      看清爽的就到【顶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