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719章 您开个价吧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去之后,吕半彤让一名保姆给徐方沏茶。

  徐方看着客厅内也没旁人,好奇问道:“你家人呢?”

  “我家就我和我妈,还有林嫂。”吕半彤看出了徐方的好奇,语气低沉道:“我爸在我小时候就走了,我妈一手把我带大,这也是为什么我需要人参的原因。”

  听到吕半彤的话,徐方再次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我会尽力的,要不咱们现在去看看吧?”

  “行,有劳徐总了。”吕半彤说道。

  这是二层小别墅,房间内装修的很明亮,简洁温馨。

  一层是会客厅、厨房和一间卧室,应该是保姆住的。二层则是卧室、书房。

  带着徐方来到一个房间,房间挺大,有一个阳台。此刻窗帘拉开,屋里很亮。

  这间房间的装修风格比较典雅,一张欧式的床上,此刻躺着一名妇人。妇人脸上虽然有岁月的痕迹,但因为生活条件不错,皮肤白皙紧致,并没有普通妇女那般人老珠黄。

  此刻的女人躺在床上,眉头紧皱。现在燕京的秋天虽然多了几分凉意,但绝对谈不上冷。但床上的女人却盖着厚被子,似乎还有些不满意的样子。

  看到有人进来,这女人努力睁开眼睛:“小彤。”

  “妈,这是徐大夫,给您看看身体。”吕半彤急忙说道:“您就躺着别动。”

  听到有人来看病,床上的女人艰难地摆摆手:“算了,我这身体就这样,活不几天。你别到处给我找医生,有找医生这时间,不如找个男朋友,最好在妈闭眼之前能找个好人家,这样妈下去了跟你爸也有个交待。”

  听着女人这么说,吕半彤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妈,您会好的,您放心吧。”

  “因为我这病,耽搁了你多少。爱情、事业,哎……”妇人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累了。

  徐方看着这妇人的脸色,温和道:“阿姨,我给您把把脉。”

  在徐方靠近妇人的时候,妇人忽然感觉身体有些舒服,睁开眼好奇看了眼徐方,随即点点头道:“嗯。”

  徐方将妇人神色尽收眼底,心知应该是自己竞拍到那枚珠子的原因。虽然自己把珠子包了起来,但那珠子的灵气太过浓郁,很难藏得住。

  把妇人手腕拿出来,体内医诀运转,真气如丝如线,一点点渗入女人的身体。

  几分钟后,徐方才松开妇人手腕,长舒了口气。

  “徐总,怎么样?”吕半彤急忙问道。

  “夫人体内中了寒毒,导致气血淤积,经脉全部堵塞。彤姐,阿姨的身体用至阳至烈的大补之物是不行的,经脉堵塞没法吸收太猛烈的药,反会因为药效太猛冲坏脉络,到时轻则内脏受损,重则爆体而亡。”徐方深吸口气道。

  “那怎么办?”吕半彤着急问。

  “只能一点点清楚经脉内淤积的杂质,化开之后慢慢调理就可以。”

  “您能治吗?”吕半彤眼里很是紧张。

  “可以。”徐方点了点头。

  听到徐方肯定的回答,吕半彤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此刻她振奋道:“徐总,还请您出手相较。”

  “彤姐,治疗的时候得您出去一下。”徐方郑重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吕半彤犹豫了下,才深深看了眼徐方:“我不吱声也不行吗?”

  “不行,医者父母心,彤姐你就放心出去吧,治疗时间大概四十分钟,之后您可以进来看看。您可以趁这个时间去准备点药材,我给你写副方子。”徐方说道。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四十分钟。而且徐方是那么大的老板,如果治疗出了问题肯定要受刑事责任,没把握的事情徐方应该不会出手治疗吧?这样安慰了下自己,吕半彤才让徐方写好药方,转身出了房间。

  徐方将门反锁住,看着躺在床上的妇人说道:“夫人,你全身脉络曾经长时间冻结过,体内气血堵塞的厉害,治疗的话需要全身针灸,治疗的时候可能要得罪了,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留的。”

  吕半彤的母亲叫温静容,听到徐方的话,温静容脸也一红。虽然自己年岁不小。但徐方这么一个青年要看完她的身,她想想也有些臊得慌。

  要是几岁的小孩还好,但被这么一小伙子看,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

  打量了几眼徐方,才发现这小子也没强迫她,就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仔细看了几眼,这小子长相还算不错,眼神很清澈,身子挺精壮……呸,想哪儿去了,温静容的脸又是一红。

  似乎是因为徐方身上带着神秘珠子的原因,徐方站在她身旁就让她感觉舒服一些,这也让温青容对徐方多了几分好感。

  想了想,温青容才小声道:“待会小彤要是问起怎么治疗的,你要帮我保密啊。”

  徐方闻言心里一乐,这女人还不好意思了,同时他也清楚,温青容是同意他治疗了。

  “放心吧,待会彤姐要是问起,我就说在脑部和胳膊针灸了几下。”徐方说了一句,又歉然道:“得罪了。”

  说着,在温青容羞赧中,徐方掀开了她的被子。

  似乎很怕冷,温青容打了个寒颤。

  徐方看着温青容,只穿着一件睡衣,没有犹豫,将衣扣全部解开,没多会,温青容就“坦诚”出现在了徐方眼前。

  哪怕是徐方,此刻也不得不感慨温青容保养的很不错。细润的皮肤,竟让很多小姑娘都比不上。那俩个规模宏大的团儿,此刻也晃悠着,让徐方看着心砰砰直跳。

  心里暗道一声医者父母心,徐方温和说道:“放松,别怕冷,马上就不冷了。”

  说着徐方体内医诀运转,取出银针后,一根根银针就朝温青容周身大穴刺去。

  没多会,温青容身上就多出了八十一根银针。

  努力让自己目光不在温青容身上停留,徐方手开始逐个捻动银针,真气也顺着银针一点点朝她体内探去。

  “银针捻动,真气入体,会一点点冲开之前经脉上的堵塞。这中间会有些酥麻,您要忍住了。”徐方交待了一声。

  温青容也感觉体内如同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到处钻。

  痒、酥、麻,三种感觉同时袭来,滋味可不好受。

  虽然不舒服,但原本那种很冷的感觉却逐渐的消失。最后,她竟然感觉不冷了!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温青容心里也无比惊喜,强忍着身体的不舒服,心里对徐方也多了几分感激。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酥麻难受的感觉也开始消失。

  噗噗噗——

  她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原本堵塞的地方被一点点冲开,温润的感觉也随之流遍全身。

  半个多小时后,徐方才将这些银针全都收了起来,长长松了口气。

  “现在经脉全都冲开了,药方我已经给了半彤,以后按时吃药,长期调理,身体便可恢复到健康状态。”高强度的治疗,让徐方也有些疲累。

  感受到自己身体确实轻松了不少,吕半彤也很是振奋,此刻的她竟然有力气直接坐起来。

  而这一下,本就不着片缕的她,那两个瓜团儿更晃了。

  徐方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去,不得不说这女人保养的真好,徐方的目光一时竟然没移开。

  似乎感受到了徐方的目光,温青容的俏脸也有些红。不过到了她这个年纪,竟然还能吸引到徐方这样的小伙,她心里羞涩的同时也有些欣喜。

  美目扫了眼徐方,才发现这家伙那地儿展现出了动人心魄的弧度。

  看着那夸张的弧度,温青容也有些怀疑是真是假,鬼使神差下直接握了上去。

  随即,两人都愣住了。

  温青容内心砰砰直跳,自己丈夫走的早,虽然这些年她也经常约一些男人,但她心里也知晓廉耻,那种情况也很少发生。此刻感受着手心传来的跳跃感,她竟然有些润了。

  心里正想着要不要进行下一步,就听到了徐方的声音:“姐,你现在太虚弱,待会得好好补补,最近不能有任何剧烈的运动。”

  听到徐方的话,温青容心里一惊,也冷静了下来。随即美目扫了眼徐方啐道:“没大没小,之前还阿姨呢,现在就叫姐了。”

  “看着太年轻了,叫阿姨叫不出口。”徐方笑道。

  温青容心里美滋滋的,但脸上还正色道:“当着小彤的面得叫我阿姨,听到没。”

  “知道了。”徐方笑了笑,开始给温青容把睡衣给穿上。

  “以后还想看姐吗?”温青容忽然问道。

  徐方闻言一愣,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闹了个大红脸,看的温青容咯咯直笑。

  等一切收拾妥当,徐方才打开房门。

  吕半彤早就在外面等候,看到房门打开,急忙冲了进来,着急问道:“徐总,怎么样了?”

  “幸不辱命。”徐方温和道。

  吕半彤也看到了坐起来的温青容,眼里也充满了浓浓的惊喜:“妈,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温青容爱怜地摸着吕半彤的脑袋,柔声道:“这两年真是苦了你了。”

  “女儿不苦。”吕半彤看着自己母亲好了,一时喜极而泣。

  半晌,等两人都平复下来后,吕半彤才意识到徐方在一旁看着呢,急忙道:“不好意思,让徐总看笑话了。”

  “不碍事,我给你开的药方就是以后调理的药,前三天每日一副,之后隔三天一次。”徐方说了出来。

  药方上有详细的煎药过程,并不复杂,吕半彤道了声谢正色道:“徐总,这次诊金多少,您开个价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