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743章 少主的称呼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743章 少主的称呼

  这男人明显不怕李材东报警,徐方都怀疑这人到底知不知道法律是什么。

  出了门,徐方叫道:“我有车,我有车。”

  听到徐方的话,男人才松开了徐方。徐方走到车位,将车发动后,招呼着男人坐上来。

  “在哪儿?”徐方问道。

  “朝北走,那边有个壶身公园,旁边有个旅馆,到了我指给你看。”男人坐在车上,长长松了口气。

  要去救谁徐方不知道,这男人实力、名字、来自何方,所有信息徐方都不清楚。但这男人不说,徐方也没问,这男人一直皱眉不知想着什么,一路就沉默着。

  开车半个多小时,便来到了壶身公园。男人指着道,没多会就在一个宾馆停了下来。宾馆看着不大,但看着挺干净。而且在公园不远处,周围空气也好。

  跟着这男人进了一间房,徐方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一名小男孩。年纪七岁左右,此刻脸色如同金纸,没有半点血色。

  生机,已然不多!

  “小娃子,能帮我给少主看看吗?”这男人眼里全是焦急,哪怕他已经身受重伤,但此刻对自己却是一点也不关心,显然躺在床上这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我看看吧。”徐方点点头,走过去坐在床边,手搭在这男孩脉搏上,一丝真气就朝男孩体内探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方脸上表情也愈发复杂。足足一刻钟,徐方才松开了手,掀开男孩盖的被子,这男孩并没穿衣服,胸口正中间,竟然有一块黑色的掌印!

  徐方瞳孔猛地一缩,行医这么多年,对这样的情况他还第一次见。

  “小娃子,怎么样?有办法吗?”男人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徐方沉吟片刻才道:“这孩子主要的伤势,全在这黑掌印上,这掌印应该被人打上去的,而且还有毒。孩子身体本就脆弱,被这么一拍就有严重的内伤。而毒素顺着内伤快速扩散,又到了四肢百骸,现在已经命悬一刻。想治愈,很难。”

  听到徐方的话,男人有些着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呐,我回去怎么交代,少主要是出事,我干脆死了算了。”

  徐方听这男人说着少主的事情,心里也很是好奇,如果不是这男人实力够强,徐方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少主?这是什么地方的称呼?难不成是什么隐世宗门?

  这男人着急的模样,也让徐方看的有些烦,快速道:“前辈,虽然你少主命悬一刻,但我能保住他性命。”

  听到徐方的话,那男人顿时一喜,眉头瞬间一扬,模样看着有些滑稽。

  快速冲到徐方面前,这男人着急说道:“小兄弟,求你出手救治下,我云家欠你一份人情!我云乘风以后也听你差遣!”

  “我尽力试一试。”徐方说着,从兜里取出银针盒子。

  体内医诀运转,徐方手中银针就快速封在了黑手印周围的大穴。这个黑手印毒素最多,务必要封住这些地方,避免毒素瞬间浸染内脏,不然毒素全部迸发,这孩子妥定活不成了。

  将周围大穴封住后,徐方快速行了一套“排针”,排针,可将体内的毒素杂质全部排出。

  刷刷刷。

  在徐方熟练的动作下,不多会男孩身上就布满了银针。

  当银针全部落下,徐方的手开始逐个捻动银针,体内医诀顺着银针慢慢渡入男孩体内,半小时后,终于将最后一枚银针捻动完毕。随即徐方轻轻朝一根银针上一弹,所有银针此刻同时颤抖起来。

  一旁的云乘风瞪大眼睛看着这神奇的景象,想要惊呼又怕打扰到徐方,此刻张大了嘴巴没敢发出半点声音,模样虽然狰狞但又更滑稽了几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约莫五分钟,一些银针上开始朝外渗出黑色的液体。

  虽然之前徐方行针和捻针的时间比较长,但这颤针的时间徐方却没用多久。约莫颤了三分钟,徐方便将银针全部收了回去。

  “这……”云乘风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少主,不明白徐方的路数。

  徐方将银针全部收好,跟云乘风解释:“你家少主体内全是毒素,必须要让排毒的速度超过毒素蔓延的速度,才能让它的症状不断减轻。而且因为他年纪太小,没法承受长时间的治疗,只能分成几次,一点点的把毒素排除。”

  云乘风看着床上的男孩,虽然没有醒,但实力到了他这种层次的高手,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家少主的呼吸,比之前断断续续要平稳了几分。

  发现这个之后,云乘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喜色,身体一晃,竟然一头朝地上栽去。

  也亏得徐方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云乘风,将他扶到旁边的床上躺着,徐方手搭在他脉搏上,开始检测他体内的情况。

  虽然能感觉出来云乘风身受重伤,但这家伙一直强忍着,徐方也不知他的情况。这次一探测,徐方顿时诧异起来。

  这男人受的内伤比那男孩要重多了,体内脉络几乎全部受损,全靠一股精纯的力量巩固脉络的运转。估计之前也是因为少主受伤心急,现在的他看到少主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原本提着的一口气便开始懈怠,已经超负荷的身体也做出了本能反应,立刻进入了休息状态。

  叹了口气,这人为了这男孩,竟然能付出这么多。只是不知道他俩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人的实力这么高?这究竟是什么境界?

  虽然对这人身体怀疑,但医者仁心,徐方也快速给这男人治疗起来。

  中午的时候,这男人便醒了过来。感受到身体比之前要轻松一些,虽然受伤依旧很重,无法动用太强的武力,但脉络竟然隐隐修复通畅,只要予以足够的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云乘风猜测是徐方给他治疗了,当即抱拳道:“多谢小兄弟了。”

  “别客气,医者行医,都是分内的事。”徐方摆摆手不以为意,看了眼那孩子才说道:“你们最近就住这里?”

  “对,其他也没处可去。”

  “我住的那边比较安静,不如去那边租套房子,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少主。”徐方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