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 第757章 把你气吐血
  徐方休了挺长时间的年假,但各大手机工厂里还有不少工人还在上班,加上过年不少快递都已经停业,等徐方回来之后,手机库存已经达到了三百万部。

  徐方也没压着,直接将这三百万部手机一股脑推向了市场。

  三百万台相对来说能缓解下顾客迫切的需求,徐方也没刻意压着,每天生产的库存,都会在次日放岳海村官网发售。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虽然雪兰手机的市场依旧火爆,但随着手机生产速度地提升,国内原本十分紧张的需求也少了几分迫切。

  如今雪兰手机对外发售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千万台。

  如果不出意外,一个人只会使用一台手机,微博的影响力虽然大,但如果有了乖博这个替代品,谁会再准备一个手机专门去用微博?

  随着雪兰手机的用户越来越多,根本不需要乖博刻意去宣传,微博的用户已经越来越低。

  本来微博的日活跃用户能达到七千万,巅峰时期甚至破过两亿。

  如今微博的日活在乖博的冲击下,狂跌到了两千万,而且下跌势头愈发猛烈。

  微博里的知名博主都跑路了,这个平台产生的优秀内容也越来越少,对用户的吸引力自然越来越低。

  天龙企业,此刻气氛一片低迷。

  天龙大厦,高层一间会议室,企业高层开始了一次会议。

  “纪董,现在企业已经这样了,咱们股票从每股270元,直接跌到了每股138元,而且势头还有持续跌落的趋势。如果咱们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企业倒闭。”副董事长苦着脸说道。

  纪飞鸣此刻有些不耐,拍着桌子怒道:“倒闭倒闭,我不知道会倒闭?咱们开会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找到解决的办法吗?大家都想想有什么办法解决问题。”

  一旁的总经理小心翼翼道:“纪董,咱们当初主动和秀兰集团过招,所以对方才在手机上给予咱们牵制。不如您联系一下秀兰集团,问问对方怎样才能在手机上解除对咱们微博的限制。”

  “对啊纪董,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一人说道。

  纪飞鸣听到总经理的话,顿时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这个想法他之前就有过,但很快就被他打消了。本来他企业那么大,向来都是别人求着他做事,甚至一些达官显贵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什么时候捏着鼻子求别人?

  印象中装孙子这种事,好像是十年前的时候了。

  虽然很想拒绝,但看着大家渴求的眼神,纪飞鸣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引起的,如果他挖的坑自己不填,估计以后很难再服众了。

  “成,我现在就联系!”纪飞鸣心里一苦。

  听到纪飞鸣的话,其他人面色一喜,如果能谈妥,虽然微博的处境还会很艰难,但好歹不会越过越惨啊。

  “有徐方的联系方式吗?”纪飞鸣问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发现彼此眼里的无奈。

  最终还是秘书说了句话:“纪董,能联系到秀兰集团董事长的秘书的,我打电话问一下?”

  “行,辛苦了。”纪飞鸣点点头。

  秘书没有怠慢,直接打给了小何,电话通了后,秘书快速道:“何总您好,我是天龙企业纪董事长的秘书,纪董想和徐董沟通一下,您方便把徐总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电话那边的小何闻言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公司最近反扑地很猛,对方应该要妥协了,也没有点破,客气道:“您稍等,我跟徐总沟通一下。”

  “好的。”

  小何挂了电话后,犹豫了下给徐方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徐方温和的声音传来:“小何,你找我?”

  听到徐方的话,小何笑道:“徐总,天龙企业的纪飞鸣想跟您通话,要把您的联系方式给他吗?”

  “哦?找我?没问题啊。”徐方正无聊呢,随口应了句。

  “好的。”

  挂了电话没多久,徐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徐方按了接听后笑道:“喂,我是徐方。”

  电话那边的纪飞鸣听到徐方的话,心里愈发郁闷,强忍着恶心,客气和徐方打着哈哈:“徐总好,我是纪飞鸣,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不知徐总最近有时间没?我有些合作想跟徐总聊一聊。”

  徐方听着纪飞鸣的话,心里有些鄙视。纪飞鸣给他打电话的目的,徐方心里跟明镜一般,你求我就好好求,什么叫谈合作?

  你跟老子打马虎眼,那我就跟你就事论事,徐方皮笑肉不笑道:“我觉得咱们的企业间没什么合作可以谈吧?你们企业要卖了?我拿手里也没用啊。”

  听到徐方的话,纪飞鸣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强忍着骂娘的冲动继续说道:“徐总说笑了,你我都是敞亮人,咱们也都别卖关子。徐总,你说个解决办法,怎样可以在雪兰手机上解决对微博软件的限制?”

  这边的徐方惊讶问道:“我为什么要解除?”

  徐方流氓般的作态,顿时把纪飞鸣噎住了,虽然没和徐方面对面交谈,但他却感受到了来自徐方的侮辱。为什么要解除?你特么这话让我怎么接?

  不过作为天龙企业的董事长,纪飞鸣的智商很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才分析道:“我承认乖博很厉害,但使用微博的用户也很庞大。如果雪兰手机无法使用微博,相信对手机地销量会有一定影响。不如解除这个合作,咱们公平竞争,怎么样?”

  “但凡可以放在明面上的竞争都是公平竞争,我觉得秀兰集团一直都很公平。”徐方无所谓道。

  “您说个条件吧,怎样可以?”纪飞鸣强压着火气问道。

  “怎样都不可以。”徐方这丫嘴欠的很,不挂电话也不说脏话,就这么一句一句拒绝你。

  “好!”纪飞鸣咬着牙说道:“那咱们改日再会!”

  说罢纪飞鸣将手机朝地上一摔,只听啪的一声,手机就摔在了墙上。不过电话的质量似乎还不错,这一摔竟然没摔坏,甚至把扩音都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