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767章 不错的包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第767章 不错的包

  徐方没有拒绝,虽然崔秀荣家里不富裕,但从崔秀荣做包的工艺来看,她对针线之类的活是很有能力的。。。包没做完,但徐方已经决定用她了。

  就算最后做出来的包不好看,没法达到做名包的水平,大不了到时候徐方再留一些钱就是了。

  崔秀荣做菜的手艺还不错,有川省特有的味道,虽然就两道菜,但徐方吃着依旧很香。

  “徐老师,您不是老师吗,怎么还做包呢?”饭桌上崔秀荣好奇问道。

  徐方被问的一愣,随即笑道:“我是个兼职的老师,一般不讲课,个人时间比较多。学生们学习,主要靠专职的授课老师。”

  “哦,原来是这样。”崔秀荣心里默默加了一句,要是老师都你这样,估计学生也学不出什么头绪。

  吃过饭后,天‘色’也‘阴’沉起来。

  一道雷声传来,顿时下起了雨。

  崔秀荣把灯打开继续做包,徐方则坐在‘门’前,看着窗外下起的大雨,心情难得平静。

  这个小村子远离闹市,四处鸟语‘花’香,恬静优美。和大城市的勾心斗角不同,和商战的风云变幻不同。这里,就是一个村子。

  看雨,听雨。

  渐渐地,徐方直接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徐方终于睁开了眼睛。睁开眼后,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毛’毯。

  崔秀荣还在桌子前,也不知做了多久包。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了。

  “你醒了?”看到徐方玩手机,崔秀荣笑道。

  “嗯,不知不觉睡着了,你做的怎么样了?”徐方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你看看。”崔秀荣把包扬起来给徐方看。

  “我看看。”徐方有些欣喜,拿过包在手里看了看。

  其实徐方看的主要是线头,看着紧密结实、整齐美观的线,徐方心里长舒了口气。

  崔秀荣使用的双环线,这样的做工很结实,哪怕断了一根也能保证包不破。线绷得很紧,这样保证了包的结实度。而这个活不轻松,在给线打结的时候松紧很难控制。崔秀荣能处理的这么好,已经难能可贵。

  而包的款式,和自己网上找出的图如出一辙,崔秀荣的手艺可见一斑。

  总的来说,非常出‘色’。

  “怎么样,还行吗?”崔秀荣问道。

  “非常不错!”徐方真心赞叹道。

  “这种牛皮得抹油,不过我这没有,要是想用你出去得买点油抹上。”崔秀荣提醒道。

  “你还知道这个呢?”徐方惊讶问道。

  “用牛皮做东西肯定得涂,只要和针线有关的东西我们都做过。”崔秀荣笑道。

  徐方心中了然,此刻他已经知道了崔秀荣的手艺,接下来就要聊聊待遇了。

  深吸口气,徐方问道:“秀荣姐,你想出村子工作吗?”

  崔秀荣闻言一呆,随即摇摇头道:“没想过。”

  “村子里这日子过的这么苦,为什么没想过出去呢?”徐方好奇问。

  经过这一天的相处,崔秀荣跟徐方也熟络起来,说话也没了隔阂,叹口气道:“我知道村子穷,一直呆在村子里种地没个发展。但外面……外面我不敢出去,也不知自己能干什么。在家里虽然很穷,但好歹能吃口饭。”

  徐方知道,崔秀荣不敢走出这一步。

  他也不着急,慢慢引导道:“要是告诉你做什么,你愿意出村子吗?以后去城里生活,孩子上学回家也方便。”

  听到孩子放学回家方便,崔秀荣眼睛一亮。‘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虽然她自己不敢走出村子,但为了孩子,她可以无所畏惧。

  皱了皱眉,崔秀荣叹了口气:“谁不想去城市里住漂亮房子、过好日子,但去了大城市也未必有好日子。珍珍她爸就去了大城市,过的很苦,最后连命都没了。”

  徐方知道珍珍家里的情况,温和道:“秀荣姐,日子过的好不好,跟选择的工作相关。收入高,生活水平就高。收入低,生活水平就上不去。”

  “是这个道理,但我们这样的人,去了也是做最下等的人。”崔秀荣摇了摇头。

  徐方目光灼灼地看着崔秀荣,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秀荣姐,我这次找你来,也是想请你帮我做一些包。上班的地点就在青云是,孩子上学的那个城市。包吃住,每个月工资底薪五千,做的包按件提成,每个月做包超过十个,每个提成三百块,怎么样?”

  “这么多?”崔秀荣闻言惊讶起来。

  “嗯,以后如果生意好了,收入还会再涨。”徐方笃定道。

  “徐老师,您说的真的假的?”崔秀荣急忙问道,她记得外面的工资都很低,她男人在工地上累死累活,一个月才三千多块钱。

  “我大老远跑来骗你有必要吗?”徐方反问一句。

  崔秀荣想想也是,自己一穷二白有什么好骗的。

  犹豫了下,崔秀荣才道:“我能再想想吗?”

  “没问题,想好了再告诉我。”徐方也不着急。

  “去了要是珍珍找不到我怎么办?我能跟珍珍说一声吗?”崔秀荣问道。

  徐方微微一笑:“学生每周周末有几小时的自由时间,到时候我带你去见见珍珍,然后可以带她去你工作的地方转转,告诉她以后怎么回家。”

  崔秀荣心里快速算计,石步村真的太穷了,做什么都不方便,一年的收入也就两三千块钱,去了吃喝根本没什么存款。徐方给的待遇很丰厚,是让她脱离这个穷村子的一条明路,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能很难再走出村子了。

  简单的想清楚后,崔秀荣就决定了:“徐老师,我跟你走!”

  “成,那你收拾一下吧,家里的‘床’铺都不用带,把贵重物品带上就行。咱们那有‘床’褥和生活用品。”徐方提醒道。

  “好。”崔秀荣点点头,看了看外面还下着大雨问道:“咱们什么时候走?今天走不了吧?外面一下雨,可能开不了车。”

  徐方这才想到这村子去现成都是泥土,来的时候就坑坑洼洼的,现在出去估计更麻烦。

  “我看雨快停了,多久路能干?”徐方问道。

  “要是天好两天就行。”崔秀荣说道。

  “行,村子有住的地方吗?”徐方问道:“我估计暂时也回不去了。”

  “住我家啊,珍珍的房间现在没人。”崔秀荣说完脸有些红,她一个寡‘妇’留一个陌生男人在家,传出去确实不太好。

  徐方也没拒绝:“行,那就麻烦你了。”

  “不碍事。”崔秀荣摆摆手。

  “对了,村里还有谁能做这种包?要手艺很好的,手艺差的不行。”徐方问道。

  听说徐方还要人,崔秀荣立刻振奋起来,她一个人背井离乡出去多少有些忐忑,如果有几个人作伴那就好多了,当即说道:“有两个跟我差不多的,还有一些做工稍微差点,但也还好。”

  徐方也不知做多少包合适,笑了笑道:“这样吧,等明天一早,你把那两个做工跟你差不多的叫来,问问愿不愿意去闽南省工作,要是愿意也做一个包试试。要是做的好可以一起带走,要是走的不好就算了。做包不让他们白做,不管做的好不好都有二百块的手工费。”

  听到徐方这么说,崔秀荣笑道:“行,估计为了二百块的手工费她们也愿意过来试试。”

  当天晚上,崔秀荣把中午剩的‘鸡’‘肉’又回锅热了下,煮了锅米饭两人开始吃起来。中午的‘鸡’‘肉’全炒了,倒是没吃完剩了不少。

  一般剩菜更入味,放了一下午的‘鸡’‘肉’再次回锅,味道比中午还好几分。

  吃过饭后也才六点,徐方问道:“秀荣姐,你们晚上都做什么?”

  崔秀荣苦笑道:“村里人一般睡觉都早,不到十点几乎都全睡了。有的人在家看电视,我家没电视,有时候去别人家看到八点多就回来。”

  “睡得着吗?”徐方问。

  “睡不着也得睡啊,开灯还‘浪’费电。”崔秀荣苦笑道:“下雨外面也没法溜达,你要睡不着,我带你去别家看会电视?”

  看着崔秀荣已经刷好了碗筷,徐方心里有些心疼,笑道:“待会来我房间一起看吧,我这手机能看电视。”

  “真假的,手机还能看电视呢?”崔秀荣惊讶问道。

  “那必须的。”徐方得意道。

  两人都洗漱完毕,时间才七点。崔秀荣已经给徐方收拾好了‘床’铺,川省的‘春’天虽然不冷,但也不算热,加上下了雨,崔秀荣给徐方加了个薄被。

  屋里不大,徐方和崔秀荣干脆就坐在了‘床’上。徐方找张椅子放在将手机放在‘床’脚,手机平放在上面,然后打开了虚空投影功能。

  随即徐方在半空中一拉,虚空的投影顿时放大成了五十寸,画面也很清晰。

  “嘿,还真神奇。”崔秀荣虽然今天看到了虚空投影,但看到的毕竟只是图片,没想到还能放视频看。

  “想看什么?”徐方打开一个影视软件问道。

  “我也不知道,随便找个电影看吧。”崔秀荣说道。

  徐方想想也是,电视剧估计崔秀荣看不完,电影倒可以看个有头有尾。他平时看电影也不多,干脆让崔秀荣挑。

  崔秀荣好奇在投影上点了一下,随即电影就播放起来,崔秀荣感慨一句神奇,便和徐方一起看了起来。

  当电影开始后,一段比较‘艳’的镜头就开始播放起来。

  崔秀荣的脸瞬间红了。